辞职旅行,必须面对放下事业追逐的渴望,暂忘家庭的牵绊,学着走出太习惯的舒适圈,把重心再次拉回生活之上。

你有想过弃业去旅行吗?进入职场迈入第六年,还记得当年第一份工作,是利用政府的22K实习方案,让我离开中南部家乡,到台北打拼,一头栽进媒体业,就这样过了五年,虽然这期间早就摆脱了22K,尽管工作安稳,衣食无缺,但内心却还是出现了一股声音,“我需要抛弃工作去旅行了”,不是那种利用五天长假渡假,也不是花一年到异国打工渡假,而是真真切切地,背起背包,狠狠地出走,感受全新的世界。

所以我花了60天,走遍了欧洲七国,比起美丽景致,我在旅途中经历的两段故事,遇见两个女人,我才明白,比起荣华富贵,人生还需要,追梦的勇气。

Imogen,来自瑞士的女护士,我遇见她,是在法国巴黎郊区小镇 Étampes 的小酒吧里,她当时刚结束在附近表演学校进修课程,隔天就要回去瑞士,她告诉我,她在瑞士一小时薪水换算成台币可以有两千元,一天工作八小时,就可以赚一万六千元,若固定周休二日,一个月赚30万元,就可以让她再回到这个小镇,待上三个月学表演。我实在不懂,她为何要放下如此优渥的薪水,来到这穷乡僻壤,就只为了学习那赚不了什么大钱的艺术表演。

我记得她是这麽说的,“在瑞士,不管做什么都跟钱有关系,想要在那里生活,就得够 rich,简单说瑞士就是一个‘rich country’!”但是光有钱这一生就足够了吗?况且在瑞士赚得多,税金也缴的高,她几乎要拿出薪水的一半缴税,加上瑞士物价高,生活全都被钱绑住,所以她选择不买车、不买房,压低物欲,把钱都存下来到巴黎学表演,租间小公寓,过着双城市生活。(推荐阅读:拿到高薪之后,我们真的就会快乐吗?

护士只是一份帮助她实现表演梦想的工作!因为全世界的艺术工作者大都难逃同样的命运,就是拥有满腔热血,却只有微薄薪水,比起拥有财富,Imogen 更需要的是心灵的富足。和她聊天完之后,又陆续认识了她的同学,因为当天是他们的结业 party,大家都在讨论着,下一步要往哪走,有人要去伦敦边打工边争取表演机会,而 Imogen 则是要回去瑞士当护士,赚取下一次学习表演的学费。

“工作不应该只是为了钱。”后来我离开了巴黎,前往伦敦旅行途中,读了一本书叫做《北欧式的自由生活提案》,作者本田直之深入瞭解北欧生活后,发现欧洲几个幸福感较高的城市,共同特点就是重视居住环境,而近几年来,欧洲几个主要城市也跟台北市一样,出现房价不断攀升的情况,因此许多欧洲人也开始兴起了“双城市生活”模式,平日住在市中心小公寓,周末就到适合自己生活型态的地方居住,大多人会选择住在郊区,除了租金、房价较便宜外,也是希望拥有真正地充实生活,而这个充实代表的是心灵的富足。(推荐阅读:学会丹麦的六个幸福基因,台湾会更好

后来我又辗转旅行到了德国柏林,我遇见了来自义大利罗马的“超级阿嬷”卡蜜拉,会叫她阿嬷不是没有原因,因为她满头白发,且已经66岁,但从她俐落的短发,还有主动交朋友的态度,却又让我觉得叫她 grandma 似乎又太老了。深入了解后才发现,她在罗马从事金融业工作,只要有假期就会当背包客,到邻近国家旅行,住青年旅馆,“只有这样,我才能证明自己的心还在跳动。”

她说,她工作了40多年,将四个小孩拉拔长大,现在小孩都有自己的生活,而她也将自己的积蓄,拿去巴黎买了一间小公寓,“我一直很想在巴黎生活,即使我的家人、工作都在罗马,但我就是喜欢巴黎的氛围,现在只要我一休假,搭两个多小时飞机就可以到巴黎的家,在那里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我迫不及待要开始过全新的生活。”从她说话的眉宇间,看得出来她是真正的快乐。(推荐阅读:

人因梦想而伟大,即使在我回到台湾,重回职场后,我开始试着为梦想而工作,将赚来的每一分钱,拿去学习任何自己感兴趣的新事物,心也跟着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