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历史中有几段名人恋爱让人难忘,文坛有胡兰成与张爱玲,戏台有孟小冬与梅兰芳。孟小冬是民国初年赫赫有声的京剧女老生,她与梅兰芳的爱情故事在当年可说是轰轰动动。听听这对爱不成的恋人故事,也看孟小冬女中豪杰的傲骨。(推荐阅读:女孩女人,都请好好爱自己

对孟小冬的印象,就是电影章子怡和黎明主演的梅兰芳这出戏了。

孟小冬出生于梨园世家,是京剧着名的老生,有“冬皇”之称。她和梅兰芳的恋情,据一位研究梅兰芳的专家、也是一名律师的李伶伶的说法,“梅孟之恋是由戏生情,因情入戏,成就一段民国绝恋。”

梅兰芳同样出身于梨园世家,一九一三年在上海演出《穆柯寨》而一举成名,一九一九年首度到日本演出,当时曾有评论“有此双手,其余女人的手尽可剁去。”当年他与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并称四大名旦,他红的程度,据李律师形容:“当年梅兰芳的出场费是天价。”有着“南北第一着名青衣兼花旦的美称”,演出广告中盛赞他“貌如子都,声如鹤唳”。相反地,孟小冬则是京剧着名的老生,嗓音苍劲醇厚,她与梅兰芳刚好阴阳角色颠倒,戏迷们莫不期待两位首席一起唱“对儿戏”。所谓对儿戏,也就是指两人在戏中饰演分量不相上下的人物。

一九二五年,两人终于在戏迷的殷殷期盼下合作演出《四郎探母》,隔年合演《游龙戏凤》,两人颠鸾倒凤,轰动剧坛,让所有的戏迷们莫不期待他们俩是一对佳偶。据说,他们俩确实因此互生爱慕,梅党有意撮合,但梅兰芳当年有两位平妻王明华和福芝芳,梅党建议梅兰芳金屋藏娇。 一九二六年,《北洋画报》刊登两人身着戏装和旗袍的照片,分别写着“将娶孟小冬之梅兰芳”、“将嫁梅兰芳之孟小冬”。一九二七年,两人在媒人的见证下成婚,但梅兰芳的平妻福芝芳不认这段婚姻。


梅兰芳与孟小冬

一九二七年九月,在梅宅发生了一件血案。一名自称为孟小冬未婚夫的粉丝企图刺杀梅兰芳,却导致《大陆晚报》经理张汉举被杀身亡,而那名粉丝也当场被后来赶到的军警枪杀身亡。这场血案引发流言蜚语,据称梅兰芳因该事件与孟小冬渐渐疏远。

杜女士聊起这段往事,她说:“我记得那是一位大学生,他死亡后,孟小冬睡觉时,总说有个影子坐在她床边,所以从不单独一个人睡觉,总要我或妈妈陪她,不然就找佣人陪她睡。”听到这里,我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因福芝芳的原因,孟小冬始终进不了梅家,这始终是孟小冬的心结。一九三○年梅兰芳的大伯母去世,依习俗梅家媳妇应该都要披麻带孝接待宾客吊唁,因此孟小冬就剪了短发,带朵白花来到梅宅,以此宣示自己是梅家媳妇的身分,但被福芝芳命下人把“孟小姐”挡在门口,引起了纷争。关于是不是梅家媳妇,关键的是梅兰芳的态度,很遗憾的是,梅兰芳叫孟小冬回去,没让她进梅宅守孝,这件事彻底伤了孟小冬的心,孟小冬一气之下离开梅家,并提出离婚,在《天津大公报》上刊登离婚启事,留了两句话给梅兰芳,“以后要演戏,要比你梅兰芳好,要嫁人,我要嫁一个一跺脚,地都要跟着颤,他绝不比你差。”那时的孟小冬才二十四岁。(同场加映:

孟小冬在离开梅兰芳后,据野史说她一度绝食、皈依佛门,让众人都认为她将一蹶不振时,坚毅的孟小冬竟出乎意料的,一九三八年以一介巨星的身分重新拜师学艺,向艺术泰斗余叔岩拜师,成为余门唯一弟子。

一九四七年,杜月笙六十大寿,以赈灾名义邀请南北京剧名角在上海义务唱戏,当时上海中国大戏院盛况空前,所有的人全关心着孟小冬和梅兰芳是否在阔别多年后同台演出。但十天戏,孟小冬只演两场《搜孤救孤》,孟小冬在演出前公开表示这是她最后一次唱戏,引起哗然,众人抢票。两人并未同台也未碰面,据说梅兰芳守在家里从广播中听孟小冬唱戏。之后孟小冬正式退隐,不再登台演出。


孟小冬与杜月笙

一九四九年,孟小冬在杜月笙及姚玉兰的邀请下,一起来到香港并住进杜公馆。一九五○年,与杜月笙结婚,但隔年一九五一年八月十六日杜月笙病逝香港,享年六十三岁。之后,孟小冬于一九六七年,再度在姚玉兰的邀请下,自香港迁居台湾,一九七七年病逝台北,享年六十九岁。

坦言之,透过杜美如的访谈,回望林桂生、露兰春、李志清、孟小冬及姚玉兰这五位女人的爱情故事,我不禁暗叹镜花水月,花起花落,绚烂的人生终成坟土荒草,轰轰烈烈又如何?传奇又如何?

在这些故事中,我竟生男人有情有义,是对着自己的弟兄,女人的有情有义,则是对着自己的亲密爱人之慨。林桂生耗尽年华扶持老公黄金荣打下江山,并未换来情义的对待,纵使不论男女之情,或论夫妻之谊,竟是连袍泽之义都无。在黄金荣选择为露兰春背叛发妻时,林桂生转身离去的身影,如此潇洒却也如此悲凉,虽是出身烟花之地,但身段尽是豪气干云的江湖女子,真是令人钦佩。

在这五位女子中,我最欣赏孟小冬,并非她的两个叱吒风云的男人梅兰芳和杜月笙,而是她那身傲骨与坚毅,令人折服。她虽出身梨园世家,但靠一己之力闯荡戏坛,年纪轻轻即因扮演老生而有冬皇的美誉。若以现代演艺圈观点,孟小冬真是聪明,少女之姿扮演老生,阴阳颠倒、年龄反差,在戏坛上就是话题,必然脱颖而出。(推荐阅读:

但孟小冬与梅兰芳的这段情,我没看明白的是,究竟她真的爱上了梅兰芳,或是少女对爱的憧憬?还是整个社会氛围推波助澜的结果,让她也迷惑了心?戏迷对梅兰芳和孟小冬的想像,或者是孟小冬自己对梅兰芳的想像,都是非常浪漫的画面。想想,《游龙戏凤》里的正德皇帝和凤姐间的调情,多么挑逗人心,谁不期待他们修成正果?就像《步步惊心》这出戏的四爷雍正皇帝和陈若曦,当扮演这两角的吴奇隆和刘诗诗宣布恋情时,“步步惊心”的戏迷奔相走告,举杯同庆,一时之间媒体版面纷纷大肆报导这件喜事,或者说,就如同五、六年级生的戏迷盼着琼瑶戏里秦汉和林青霞成为佳偶的情境是一样的。

说真的,就连我现在稍稍想像梅兰芳和孟小冬颠鸾倒凤地演出《游龙戏凤》时,内心就想兴奋的大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那就像期盼着中华少棒将要结束球赛前一刻,全场满垒,憋着气期盼着击出那支奔回本垒板的全垒打一样的心情,就是在电视机前大喊:“全垒打、全垒打!”所以当梅兰芳和孟小冬果真修得正果,众望所归时,就如同真的全垒打的那一刻心情,简单说,就是疯了。

所以看戏的人都有疯了的心情,戏中人又怎能把持?尤其孟小冬正值菽麦不辨的年纪,又怎可能不迷惑?至于梅兰芳是否也真爱孟小冬,或者说也晕了。坦言之,我倒不这么确定,尤其野史提到了梅党的撮合,还有平妻福芝芳踩煞车的状况,都让我怀疑梅兰芳决定金屋藏娇,究竟是梅党权衡利弊得失的结果,还是真爱上了孟小冬。因为据野史所载,梅兰芳因血案事件引起舆论挞伐,用现代人的说法,负面新闻缠身,以致他与孟小冬渐行渐远,加上没让孟小冬为大伯母守孝这件事,都让人觉得梅兰芳绝对没孟小冬爱得义无反顾。梅兰芳在爱情里,有更多“权衡大局”的脉络,这究竟是梅兰芳和孟小冬的个性使然,或原来就是两性对爱情的反应不同,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姚玉兰的婚姻观,我认为和孟小冬是极大不同的,孟小冬敢爱敢恨,爱的轰烈,恨的也精彩,尤其那两句话:“以后要演戏,要比你梅兰芳好,要嫁人,我要嫁一个一跺脚,地都要跟着颤,他绝不比你差。”还将离婚启事登报,都看出孟小冬的刚烈性格。

反之,姚玉兰对爱情的态度,显得温吞了。或许母亲小兰英家教甚严,让姚玉兰几乎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即便决定是否嫁给杜月笙,可能也只是服从小兰英的意志,而且就杜美如的说法,可能还是为了逃避严厉的妈妈,因此姚玉兰嫁给杜月笙这件事,似乎并无太多情爱,至少不是孟小冬爱梅兰芳的方式。婚姻对姚玉兰而言,便只是“搬家”而已,杜月笙是一位能庇护她,也是为她遮风避雨的依靠,这便能解释她为何愿意撮合姊妹孟小冬和自己老公,因为杜月笙就是家,他能庇荫自己,自然也能给自己的姊妹孟小冬一屋半瓦。当然,姚玉兰是真喜爱孟小冬,才愿意为她谋画着归宿,更别说杜月笙也恋着孟小冬,因此姚玉兰的撮合和成全,也符合姚玉兰的服从性格,简单说,就是一位贤淑大度的妻子。

我觉得比较有趣的是,无论是姚玉兰、孟小冬,或露兰春,都在结婚后中断了演艺之路,这与现代女星结婚后多数息影的现象相仿,例如彭雪芬、林凤娇、张清芳或凤飞飞等。究竟是婚姻不允许女人继续抛头露脸,还是什么特殊考量,令人玩味。(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