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最具代表性的乐团,第一个一定想到五月天。陪伴我们走过青春,当〈拥抱〉的旋律响起,每个人都能哼唱几句。

一整天,都是五月天

身为一个现代的创作者,你必须学会叫好还要叫座,要具备艺术性还要兼顾市场性,这是你的功课,也是你的使命。

拿到五月天 CD 那天,我一个人开着车,走雪隧往宜兰乌石港去,并没有停留,沿着滨海公路又直接开回台北。车窗外是今年冬天盛产的阴雨天,一幕幕灰蒙蒙的海景掠过眼帘,车里头是不断重覆播放的五月天,一首首带劲的摇滚乐冲刷耳膜,这是他们出道十一年的第8号作品。

专辑名为《第二人生》,以二〇一二的世界末日说为主轴,将意念延伸到词曲创作、封面设计甚至售票演唱会,明日、末日两种版本,不只是噱头,封面、曲目、歌词甚至 MV 情结都大有不同,真是张有料又有梗的专辑。才第一次听,却发现里头包括〈星空〉、〈OAOA〉、〈诺亚方舟〉、〈我不愿让你一个人〉……有好几首歌我已经可以跟着唱了。

不得不佩服唱片公司的行销宣传,原来早在专辑发行前,这些歌就透过电影、广告、演唱会和偶像剧,悄悄侵袭我们的耳朵。事实上,打从十一年前那 场以初出道的新人之姿,挑战不可能的万人演唱会打响名号开始,五月天,一直都是最擅于行销包装的乐团。(延伸阅读:五月天:拥抱,奔向更美的未来

在 KTV 包厢,五月天的歌,我们每个人总能跟着哼唱个几首……喔不对,是好多好多首。简单的合弦,朗朗上口的旋律,贴近人情生活的题材和歌词,让五月天不得不地,成为一种通俗的流行。

记得几年前还常听到,身边一些搞地下乐团的朋友,对这样的行销包装和通俗流行无法接受,甚至感到作恶,他们说五月天不算摇滚乐团,充其量只能算流行乐团,哎,每次听,我都想偷笑。当五月天一飞成为台湾的天团,我那些朋友还被埋在地底下,当五月天唱给全世界听的时候,他们还是只能唱给自己听。(同场加映: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首五月天:女也 Herstory 唱出我们的故事

所谓地下不地下,摇滚不摇滚,有没有独立精神,这些都是很主观的认定,并没有客观评断的标准,而摇滚乐真正的本质是要被听见,然后才能影响人心,所有的创作都是这样的道理,不是吗?

通俗与脱俗,流行与前卫,出世与入世,一定得选边站吗?谁说的。仔细去听五月天的每张作品,你会发现,除了主打歌之外,总会有几首带有实验、冒险和冲撞的歌曲;你会发现,在成名走红之后,批判性和哲学意味反而越来越浓烈;你会发现,真正在背后支撑的,不是面面俱到的行销宣传,而是一路坚持的热情和理想。通俗、流行和入世,让全世界得以听见五月天的脱俗、前卫和出世,听起来矛盾吊诡,却真切而巧妙地发生着。


(photo credit:neverbutterfly,CC@Flickr

主流与另类间的界线越来越模糊,不必等到世界末日,自然有崩解消失的一天。一切都起因于创作的本质,在表达自我、影响人心,而前提是你必须先被听见、被看见。当创作者体认这个道理,并且付诸实践,无论另类不另类,在被注目聆听的那一刻,他就成为主流,他就是世界的中心,于是他能让更多的人被感动,被影响,让创作发挥最大的能量和价值。

这一、两年的国片复兴运动,靠的是生活化的取材,偶像明星的票房加持和到位的行销计画,电影工作者不只认真拍片,也开始努力让更多观众看见他们的创作。华裔设计师吴季刚投入平价时尚的时装设计,不为别的,就是希望能让更多的消费者穿上他的创作,体验他想传达的东西。(延伸推荐:拍诚实的电影,易智言:身为创作者,我想为社会发声

身为一个现代的创作者,你必须学会叫好还要叫座,要具备艺术性还要兼顾市场性,这是你的功课,也是你的使命。老天给予你如此独特的创作天赋和生命素材,你要懂得感恩分享,用它感染更多人的心灵!

“再见,那么多名车名表名鞋,最后我们只能带走,名为回忆的花园,如果要告别,如果今夜就要跟一切告别,如果你只能打一通电话,你会拨给谁⋯⋯”我大声唱着,阿信这几句写得真好,车子在北海岸奔驰前进,脑海里想着这些事,转啊转地,一整天,都是五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