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驻站作者九万在当天的希腊公投现场,为我们留下了希腊人看待财务危机的真实角度,精彩报导!


Syntagma 地铁站提款机排队人潮,几乎每台提款机都是这种阵仗。

2015年6月28日,我从香港起飞,莫斯科转机,降落在雅典。那个晚上机场的提款机大排长龙。来机场接我的 R 说因为银行说要关门到下下星期一,所以大家都急着领钱。

“搞不好很多人都专程从市中心来机场领钱哦,因为到处都大排长龙,或都被领光了只剩下机场的有比较多钱给观光客领。”R说完后哈哈大笑。

希腊是个土地面积很大的国家,全国人口仅一千多万,但光是雅典就占了六百万人左右。我来的这个星期因为开始资金控管了,在希腊的银行有户头的人一天只能提领60欧元,而政府为了替人民节省开销,这周雅典包括周围地区所有的大众交通运输都免费。

R 家住在离雅典约45分钟车程的 Porto Rafti,来到希腊的第二天,我跟来自日本的寿司一起去了卫城博物馆等 R 做完根管治疗再来跟我们会合。博物馆很新也很高级,但是馆藏稀少的可怜。我和寿司驻足在没有头的阿佛洛迪斯女神(Aphrodite,也就是维纳斯)前面,馆内的一位人员主动朝我们走来,说这是复制品、那也是复制品,真品都在大英博物馆里。我们虽然一直都知道这件事,可是从她口中说出这段话透出的是深深地无奈。

在历史上,希腊不断的被入侵、占领、重组,而这几年的经济危机固然对希腊人民冲击不小,但也许以某个角度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了。

雅典的卫城满载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客,“所以妳看到远方那个黄色大建筑了吗?那是国会。另一边的古城是民主诞生的地方,那里就是民主将要死亡的地方。”我们三个人站在卫城向下俯瞰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听着 R 说。

离开卫城后,我们在国会前的Σύνταγμα (Syntagma Square) 看到一些记者和摄影师还有零散的警察。R 说市中心今天会有抗议,但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这次不会像三年前一样有催泪弹。“而且现在太热了(摄氏28度又干燥到底哪里热!)又快要siestas, 集会应该晚点才会开始。”唔,所以连抗议都是希腊 style 吗?我心想好像在很历史上的一刻时来到雅典,一边觉得自己赚到了免费交通,一边又觉得这是因为希腊的困境才得到的体验,感觉矛盾。

2015年7月1日这天早上希腊被 CNN 宣布破产了,我问 R 接下来呢?“大家互相残杀?当然没怎样啊,就还是一样过日子,只是提款机前的队伍更长了。”R 指着电视上的新闻。“我不知道 CNN 在那边倒数,说我们要是凌晨一点没有付款给 IMF(国际货币经济组织)就是正式破产的意义何在,他们是智障吗?有事吗?我们两星期前就说我们付不出钱来了...啊吃早餐吧。”R 烦躁的说。

R 的哥哥说,也许破产是好事。对反对接受欧盟开出的条件的希腊人来说,他们宁可破产、离开欧元区重新开始,也不想留下来成为金钱的奴隶。(推荐阅读:欧元区:经济的走向

来到希腊以前在网路上阅读了一些希腊财务危机的文章,大部份都在抨击希腊人就像是欠了一屁股债还摆烂的屁孩,但实际上生活在雅典的希腊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呢?沙发主 H 说,七年前,希腊的基本薪资还有700欧左右,但如今只剩下450欧(约台币15k。)

“政府对我们画大饼,说改用欧元会对希腊的经济更好,但实际上采用欧元只是在帮有钱人,加深了这里的贫富差距。”在希腊还不到一个星期就就已经听到好几个不同的人说讨厌欧盟、不喜欢德国、宁可离开欧元区。希腊的媒体也是被控制的,R 跟 H 都说,新闻大都被影响过,不断的提倡留在欧元区的必要性,于是对有些只看电视的希腊老人来说,他们觉得想要离开欧元区的人都在无理取闹;在圣多里尼岛当警察的 T 也说,破产的话希腊会陷入混乱,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心如此认为。

2015年7月3日是希腊全民公投的前两天,所有满18岁的希腊人都规定要参与投票,爱琴海航空也提供了折扣机票让不在希腊的希腊人回家投票。而当晚在 Syntagma 有一场向欧盟开出的新条件说不的集会(OXI(发音:噢洗),也就是No),不到七点就已经有人潮开始聚集。

然而集会还没正式开始,我就在远处听到了几声巨响及闪光,也看见有人在奔跑。“是警察在丢闪光弹,一开始就这样好像不太好。”H 说,示意我往另一端走,幸好情形很快就镇定下来。在场有很多的小朋友、摊贩、也有乐团演唱。后头有一小群支持留在欧元区的人围在一起跳舞唱歌,但是没有人起冲突。我和H约九点半离开 Syntagma,方圆一公里早已聚满了人,大家都很高兴有很多人支持 OXI,脸上都挂着笑容,新闻说当晚广场聚集了三万多人!但隔天再回到 Syntagma,周围干净的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推荐阅读:【国际头版学英文】五分钟看懂!希腊公投向纾困案说 No

7月5日星期天,OXI 是离开,NAI 是留下,才开票一个多小时票数便明显的拉开距离,国会前的希腊人已经在开趴,乐得手舞足蹈了。对说 OXI 的人来说,这是一大胜利,也是宁可破产也不向资本主义低头的骨气。 "Ελευθερία ή Θάνατος(不自由毋宁死)" ,直译成中文就是‘自由或死亡’,不管全世界怎么说希腊现在是在自掘坟墓,这句着名的希腊国家格言充分的解释63%的希腊人民对于这次财务危机的态度。

圣托里尼的沙发主 W 是一半印度人、一半巴基斯坦人,17岁便到希腊念书,现在留在这工作的他问我知道为什么希腊会这样吗?“因为他们真的很懒,还有很多人会贷款去度假,希腊要振作起来一定是条很漫长的路。”尽管如此,即使他们可能已经预见了比现在更苦的生活,但大家都为这个国家的民主感到骄傲。“希腊不愧是民主的发源地。”寿司转述着日本网友的言论。


在R家看开票

“欧元让希腊人失去了自己。”有人这样说 ——  现在这个决定会让希腊更好或更糟,没有人知道,但无论如何,希腊人以民主共同决定祖国的下一步,也许旁观的我们摸不着头绪,但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的国家不在意外界的眼光,要用自己的方式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