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女最初源于生理上的无知,接着则是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大小情境,最后提到厌女情结背后更严重的自厌时代。

上野千鹤子女士的《厌女》是一本诚实的书。

还带着点典型的日本压抑感,这十年左右,日本文学小说开始翻拍成电影,凑佳苗的《告白》、《赎罪》在台湾上映时也算卖座。这类型电影与小说中总不脱死与罪,复仇与厌恶的不断循环,许多的日本电影无论悲喜剧,也终究带有这样的氛围,《厌女》这本书则直接将这样的特点一刀剖开,向世人展示。台湾女人与日本女人的处境有些不同,日本企业女性要轮值打扫、添茶的文化,在台湾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不论何地的女性,对于女性要温柔、优雅大方的择偶条件(甚至还要兼顾美丽),一定都翻过不少白眼,这些女人们共有的经验,都在这本书里被诚实的一一点名了。(同场加映:“日本女人随时都要带妆”背后的日本礼貌哲学

女性厌恶并非起源于日本,各地的社会学与人类学者都有大量的研究,可以说自近代女权运动兴起后,女性厌恶(或称厌女症)的历史也有了更多的关注。

人类学之父弗雷泽(James George Frazer)一九一〇年出版了《金枝》这本书,除了开启后世对神秘学、人类心理的讨论,也有许多篇章深入的介绍了古代女性经血的厌恶情结和禁忌。像是古代印地安人认为女性在经期时是危险的,可能污染一切她们接触过的事物,于是会把经期时的女性隔绝起来,直到经期完全结束。在这一类的传统信仰中,许多原始民族认为血带有一个人的灵魂,经血也包含了那位流出它女子的灵魂,而一个男性的灵魂怎么能接触甚至变成另一个女人?那时期对女性的厌恶,更多是来自生理上的无知,但是即使健康教育已经相当普及了,现代男性想到经血时的反应却不一定有很大的差别。

《厌女》一书中,谈论了更多心理上的厌女症,不只针对单纯的男性,它将男性也分了阶层(从剩男、好色者、皇室到父亲),也花费了相当的篇幅讲女性之间的厌女症,发生在女校的、母亲与女儿间的、女性自我厌恶等。厌女症在本书中、或是说当代日本社会中已是一颗成熟饱满的青春痘,里面满满的液体只需要一个小孔就能流泄而出。

谈谈《厌女》中不同族群的厌女症,男性之间的厌女症,不论是追求鱼水之欢的好色情场浪子还是一事无成的大龄宅男,上野千鹤子女士都认为并不脱离一个权力结构,是一种专属于男性之间互相认可的关系,书中也不只一次的提到这段话:

男人得靠其他男人才能“变成男人”,也就是只有在取得其他男人的认同后,男人才能“变成男人”。女人顶多只是男人“变成男人”的一种手段, 或是一种报酬。

正是这样的一层关系,让女性也成为某种工具,不管是好色的男人或是得不到女人的宅男,都要藉由得到女性来取得被认同的快乐。而皇室的厌女症若改说成“重男轻女”会更容易理解,不同于我们熟知的中国皇室传统,在日本皇室中的内亲王(相当于公主)若不与皇族男子结婚,就只能放弃贵族身份或是进入斋宫侍奉神明。当然由内亲王出任的斋宫会得到“斋王”这样高贵的称呼,只是这确实是皇室中的另一种厌女症。

女人之间是存在厌恶关系的,相信就算是没有阅读本书的女性,也都不会否认。但这本书中除了点明了女性想瞒着男性的那些互厌,比如说母亲与女儿的角力、女校间的平衡与竞争外,还有一个很有趣的观点是“旁观者”的出现。旁观者就是观察者,他们总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清高感,像是脱离了无产阶级的白领黑人,可能就常听到“黑人是如何如何,但你是例外喔 ”这样的话语,一个女性若是被男性说“妳跟别的女人比起来真是理性”,就也得到了观察者的身份。

前不久时间,日本女星上户彩演了部日剧叫《昼颜──平日午后三点的恋人们》,跟美艳迷人的女演员吉濑美智子一起主演,讲的是两个主妇的偷情故事,但是一个嫁给了有钱的杂志社老板还生了两个女儿,平日出入开的都是名车;另一个则是嫁给了一般企业的低阶主管,还经常被婆婆质疑生不出孩子的原因。两个主妇彼此遮掩、引诱对方来到跟自己一样的偷情关系中,却有了不同的结局,奢华惯了的主妇虽然情人无数,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庭,但上户彩演的那个看来清纯、无害的主妇却是义无反顾的逃离家庭、离婚、破坏了自己原有的生活。(推荐阅读:日剧《昼颜》里的女性情欲:人妻出轨的情感出口

观众在观察者的位置上,对这两位女性表达出同情、不认同及厌恶种种情绪,对比男观众和女观众,男观众的感受多半直接单纯。我一个闺蜜看了这部连续剧后感慨连连,她男友陪她看了一集只说了句“好无聊阿,妳在看什么蠢东西?”我这闺蜜的感慨我大约能猜出来一些,比起抛家弃子、爱情还是面包这些显而易见的选择困难,我想她是看到了更深层的──女性的自我厌恶。

在谈论如何克服厌女症这一章,作者一度谈到:“女权主义者就是具有厌女症的人。”而确实,发现厌女症的女性,如果对社会里原有的女性待遇感到满意,是绝对感受不到这些的。换句话说,女权主义者可能因为历史上、经验上或男性的对待感到不满意,于是挺身而出,试图对抗它。这样的族群并非过得不好,大多还是社会上的精英,她们为何发现了厌女症呢?因为她们够勇敢的面对了自己的厌己症。

男性也偷偷的被厌女症所苦,这几年里,身边已经不只一、两个男性朋友反应,对于礼让女性、不能让女生哭泣、丈夫养家等等行为感到不公平,若一个男性稍微弱势(像个女人)了,就容易感到被打压,或许男性终有一天也要面对厌女症对他们的波及。厌女肆虐,灾情惨重,这本书将厌女症的案例都写了下来,在这个人人自厌的时代,不管男人女人都该瞭解厌女社会下的生存法则。(同场加映:男人解放你的眼泪吧!热泪是最温暖的勇敢


你觉得厌女症存在吗?【时代厌女症】专题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