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全新专题【最恶名昭彰的伤口:时代厌女症?】,要和你一起聊聊这个时代无所不在的厌女现象。你害怕被贴上厌女标签吗?其实,无论你是男人、女人,厌女症状都可能曾发生在你身上。(延伸阅读:女性主义老是要求特权?当女性主义变成负面标签...

日本女作家上野千鹤子,曾写出狂卖百万本的畅销书《一个人的老后》男人版、女人版,关于老病死的悲哀,她反倒提出响亮的建言──“就在家终老而死吧!”先前《天下杂志》介绍她时,认为她是个具有反骨性格的女性,确实她的文字叙述强烈,而且语气大胆、态度果断,当她谈及老年问题时,对熟龄独身的女人说,晚年才是第二人生的开始,不仅不要恐慌,还要愉快地享用它!

这种大胆性格延续至新书《厌女》,谈起性与性事都是直观面对,毫无惧怕。

上野千鹤子在书中透露自己对傅柯《性史》的兴趣与启蒙,她表示《性史》还没翻译成日文版本以前,就先购买英文版阅读,并受到极大启发,开始研究日本人的性生活,并写出日本的男性、女性、社会、文化、历史、空间场域对女性的厌恶感。(延伸阅读:性治疗师与代理性伴侣:我们应该诚实面对“性”

《厌女》对“性”的探讨,主要以日本的社会现象、新闻事件为主,如“春宫画”、“女校文化”、“同性社交”、“同性恋厌恶”、“秋叶原随机杀人事件”、“东电 OL 事件”等。

台湾也曾发生因“厌女”导致“随机杀人事件”,二十一岁的男学生郑捷于台北捷运持刀砍人,造成四死二十四伤。事后的相关新闻报导爆出他可能因追求未果,和女同学关系不良,产生“国小就想杀女同学”的念头。这与上野千鹤子点出秋叶原随机杀人事件的男主角之心理状态极为相似,行凶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没有女生喜爱、没人缘,而非考试压力。

“厌恶”是一种极其微妙的情绪,有时候不全然指向憎恨所产生的厌恶排斥,偶尔也伴随着爱与亲密,这有点复杂但并不很难理解。打个比方来说,上野千鹤子在谈到“同性”时认为“同性社交”原本就不容易与“同性情欲”做出区别, 她认为“想要变成某人的深沉期盼,常会与想要拥有某人的强烈欲望重叠。”

电影《黑天鹅》(Black Swan)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即是一个例子,透过反覆练习芭蕾舞步的心理状态,她如此渴望获得女主角,欲望的投射让她发生一连串对同性的追逐、妒忌及占有。这是在同性环境以及成长的青春期都很常见到的状况。(延伸推荐:抛下明星光环更美丽的知性女星,娜塔莉波曼

上野千鹤子也引用西蒙・波娃的想法:“女人不是生来就是女人,而是逐渐地变成女人。”倘若如此,女人又是如何渐渐长成或变成一个女人?她认为,女人是被贴上“女人的标签”以后,才开始自觉“哦,我是个女人”这件事。

关于“贴标签”,我们可以从其他文本或电影找到这种例子,《蓝色大门》里饰演孟克柔的桂纶镁,《漂浪青春》里饰演竹篙的赵逸岚,透过穿上制服裙或粉红色胸罩,面对青少年成长时期逐渐隆起的乳房和女性化性征,女性服饰作为物件符号让她们瞭解自己与其他人的差异,并抗拒标签的约束。

另外,“男人厌恶女性,女人也厌恶女性”,这是什么说法呢?虽说已有辛晓琪唱遍大街小巷的口号“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们一样有最脆弱的灵魂”,不过大多是套用在竞争关系,好比元配与小三、婆婆与媳妇、媳妇与小姑、甚至有可能是母亲与女儿,此类女性彼此相互竞争又妒忌的微妙关系。

《厌女》认为母亲与女儿的关系并不那么单纯,女儿对母亲的厌恶其实也类似于一种“女性厌恶”。还记得叛逆的琳赛萝涵曾演过一部“交换灵魂”的电影吗?在美国电影《辣妈辣妹》(Freaky Friday),饰演女儿的琳赛萝涵和母亲纷纷吃下唐人街的幸运饼干以后,竟然神奇地互换灵魂,女儿必须揣摩母亲即将再婚的情绪,学习假扮一个新娘;母亲则穿上嘻皮服装背上电吉他,伪装成平时乍看叛逆疯狂的青少女,代替女儿完成摇滚乐团的演出。琳赛萝涵从无法喜欢母亲,对母亲感到憎恨,透过诠释对方走向自责、宽恕,最后“厌弃感”消逝,达到和解。

上野千鹤子更认为“身体”是每个人最初也是最后的领土,有一种自我厌恶型的厌女症也在日本社会发生,电影《火线交错》(别名:通天塔)(Babel),把日本社会边缘的“厌女”画面拍摄地极为深刻,菊地凛子饰演的听障少女,因残疾之故,于生活中长期缺乏关爱,她厌弃自己不被爱的身体,却同时将身体作为筹码,转换成向成人社会进攻的武器。例如:在公众场合不穿内裤,对陌生男子开腿大胆露出阴毛,或是在看牙科时,对医生频频吐出舌头索吻等。然而,这些男性都逐一对她露出厌弃的反应,嘲笑、厌恶、感到恶心,而其他不良少年与小混混,则认为她是脑袋有毛病的人,可以不留余地占她便宜。

根据资料显示,七月十二日出生的上野千鹤子该是巨蟹座。星座书上对这天出生的人这么述说,她(他)们是天生的说服高手,拥有良好完善的言论能力,甚至可以掌握时机,打出精准一击。(一起来看:专属于你的每月星座运势

阅读《厌女》,可以被上野千鹤子说服多少?不知不觉即认同她在男性、女性、公私领域对“厌女”所延伸出来的想法吗?如书中案例“丑女不是女人”、“没有胸部的女人不是女人”、“更年期以后的女人不是女人”吗?NO!无论你是剩男、剩女;胜男、胜女;圣男、圣女,千万别急着对号入座!

最高等级的“厌女”,很可能展现在日本电影《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的女主角松子身上,她活在爱里也同时活在厌弃里,是个为了追求爱,连地狱都能去的女人。厌恶与喜爱永远是一体两面,松子越爬越高,走向更明亮的所在,月亮的阴影处以外全都是洁白美好的亮光呢!


你觉得厌女症存在吗?【时代厌女症】专题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