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我们积极想要拿到许多入场券——大学毕业、一个称头的职位、一段人人称羡的婚姻,我们时常急着希望世界记住我是谁,却忘了说自己真正想说的故事。人生中,有什么是你真正不能失去的入场券,那么大抵就是健康了。(推荐阅读:

终于,我又回来继续写我的专栏了。

刚刚完成了我的新书文稿。这本书花了我不长也不短的时间——七个月。但这七个月,却又过地很漫长。白天要上班,晚上要上会计师的课;假日的时候就跟朋友出去聚会或者与当地人做一些访谈,然后平时利用搭地铁的时间把那些记录整理下来,之后利用每天睡前的几个小时写稿。

七个月过后,交稿给主编后的那一刻,生活好像又失去了重心。

我发现,人生存下去的意义,就是为了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如果平时你的工作就是你的兴趣,那么很幸运地,你可以把自己的生命投入在工作,然后藉由金钱或者是晋升来让自己被重视;如果刚好,你跟我一样,工作跟兴趣恰巧没有什么多大的关系,你就得花上两倍的精力去顾及自己的饭碗,同时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Syed Nabil Aljunid,CC

在这七个月的尾声,我去做了人生第一次的全套健康检查。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最清楚。从前父母亲不断地交待自己的饮食要均衡、作息要正常,我总是把它当作耳边风。直到我在上一个月爆瘦了15公斤之后,自己才惊觉不妙,急忙找医生做检查。而等待结果的那两周心情总是特别地难熬,“癌症”、“肿瘤”等字汇不断地在我脑中流窜;甚至我还一度想要把工作给辞了,返回家乡。

在这两周等待的过程里,我拨了几通电话给家人,也约了许多很久不见的朋友们出来吃饭。还记得有一位朋友她在纽约的外商银行里头实习,为了得到正职的 Offer,她周一到周日,每天工作到半夜三点才能够回家;还有另外一位朋友,他跟我们抱怨某间投资银行公布了新的规定,导致他的工作无法完成-而这个规定,是要他们员工在每天半夜12点之前一定要离开公司,然后早上七点以前不准出现在办公桌。这个看似人道的规定,竟然被他批评地体无完肤;但换个角度来想,这间银行或许就是因为有这些愿意为了工作而“捐躯”的员工,才能够如此地壮大。(嘿亲爱的:

跟他们聚会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从前的我,可能会很关心他们的工作状况,也会不吝分享自己在工作上的经验;但在这两周的聚会里,我却无法专心地与他们交谈,因为我在担心:“万一我的身体出了状况,我就不能够再继续地拼下去了”;我还没有准备好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也不甘心,自己就这样一事无成地消失在这座城市当中。

“要是我真的走了,这个世界上,会有人记得我吗?”我当时,在每晚的睡前,我都会这样地问自己。

(图片来源:Steve Koukoulas,CC)

我也才赫然发现,人生存下去的价值,并不是要在他人的脑海中烙印下自己的名字,而是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不管你今天在做什么事情,一直到人生的最后,能够让你留下一个满意的笑容的,并不是别人对你的赞美,而是你对你自己的无憾。

没有经历过一些变故的人,恐怕是很难体会这句话当中的精随。就像我那位正在外商实习、意气风发的朋友;你劝她再多,她的眼中,恐怕还是只有金钱与那张正职的 Offer。

她并没有错,因为每一个人在人生当中的每一个阶段都有着不同的奋斗目标。但在奋斗的过程当中,我们应该要更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事情是可以牺牲,又有什么事情,是不值得我们多花心思去钻牛角尖。(推荐阅读:

前天我收到了检查的结果,幸好,身体没有任何的问题。据医生的推论,我可能只是心理的压力太大,又或者是“用脑过度”。我松了一口气,一方面是庆幸自己还可以继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另一方面,是感谢老天爷让我“重生”,并且给了我继续打拼的机会。

而我也才了解,工作上的工作排程,远不及空闲时自己的生活目标来的真实;而加班时多领到的那几个小时的薪水,远不及花同样的时间,跟家人拨一通电话,来的有价值。

人活下去的价值,固然是要拼出一个名堂,但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没有那爱自己的心,你就永远不能够获得满足。

感谢上天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