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轻狂的爱恋,留下最深刻的伤痛。听听女人迷驻站作家陈太阳说:“我们不是傻的可以的女人,我们只是还相信爱情。”

“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是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我的蓝莓夜》

还记得,在那些轻狂的年轻岁月中,不晓得流了多少泪水,只为了用力爱过的几个他,每一次爱情的开始,都以为自己这一次能够安稳的长久牵手度过平凡的小日子,但又总是理不清头绪地,在每一次的结束后,开始怀疑自己在爱情这部分的命运会不会有些过于坎坷与不顺遂,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得以顺利的与一个他牵起手,仅仅是渴望能够和心中挚爱的那个他对眼相望,隐藏着最深沉的爱恋,却不是在暧昧时就悄然结束,就是在携手走过一些日子后,因为争执而消磨了原本相爱的心。(同场加映:

这些日子是很久以前了,但回忆却依旧清晰着,面对爱情时的心跳仍有,但相爱一瞬的火花却渐渐少了,妳开始会怀疑,说好的两个人的未来,究竟在哪?妳开始看起从不关心的星座运势,甚至是算塔罗牌、看手相,脱离学生以后,妳因为工作占据的时间太过庞大,开始只能在剩下的休息时间里,与多年的好友相聚,甚至是连出门的力气都没了,妳只单纯希望能好好的睡一觉,不需要再倚靠酒精或是菸,明明身子累了好久,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能在酒精的迷茫以及烟雾迷漫的深夜,带着泪水睡了。

夜晚与好友聊天时,还是若有似无的提到了曾经让妳心动的那个他,妳说:“听着那些歌,彷佛他还在身旁,依然一如往昔地带着爱意与我对谈着,我忘不了他,这是我今晚的第十支菸,星座运势说,今年我的爱情会很顺遂,但现在已经七月了,过了大半年,我在爱情里只尝到忘不了的苦涩心碎。”我听着妳说着这些,甚至是在我的涂鸦墙上出现了当时妳与他共同喜欢的歌曲,都让妳难过郁闷,妳说:“我真的不懂为什么我在工作上如此的聪慧,在爱情上却如此笨拙,我好想忘了他。”,然后妳开启了 Line,说着妳与他曾经共有的话题,关于你们都喜欢的歌曲、人生意境、电影、食物,妳只是轻声问着:“为什么他还有另一个她?”

这一瞬间我才明白,原来妳并不是他心中的唯一,想到这我并没有任何苛责的想法,相反地,这样的情节在我的生活周遭已不计其数的时常上演,曾经有部偶像剧将小三的角色刻画的像是所有女生的天敌,但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意成为他人的第三者呢,每一个女人心中希望自己是对方的唯一,但后来才明白,原来这世界上有些人,爱是可以分割的,甚至爱与性也能分割,虽然这没什么,不断地分割与滥情地爱着性感的她、知性的她、可爱的她以及神秘的她,就像是一个要收集所有不同面貌的女人般,这也许是这些男人共同的癖好,他们喜欢收集,他们不在乎故事的最终有多少人会心碎,虽然有些人说,是这些女人太傻太天真,男人并不是那么聪明地,这些事情肯定有机可寻,因此,犯傻的是这些女人。(推荐阅读:

看着眼前的她脆弱无助,我只想说,她的泪水都在她选择转身以后,为荒谬的故事注解,因为她知道这是没有未来的爱情,虽然她仍旧爱着,但她选择了放下而且勇敢面对,以一个好朋友的姿态,我没有资格为这样的感情故事决定谁是谁非,但我为妳的坚强转身感到骄傲,因为妳还相信爱情,还记得在那个夜哩,在妳的床边,我们一起喝着便利商店的接骨木花啤酒时,彼此心灵相通的说着:“我们不是傻的可以的女人,我们只是还相信爱情。”

我在 C 哽咽的声音里,听见了坚强,我知道妳很痛,但有我陪着,像陪着过去遭遇一样事情的那些她们一样,因为我也曾经奢侈的有妳们的陪伴。

人生的风景有很多种,精彩的、心碎的、欢愉的、寂寞的、难以忘怀的、甚至是痛彻心扉的,还好,还好这些都在年轻的时候无所畏惧的闯荡经历着,以一种敞开心房的态度迎接着这些,陌生的路与陌生的歌,行走在孤独的路上,学习忘记,却不忘记相信爱情,相信茫茫人海中,终究会有一个人为妳毫不犹豫地转身,亲爱的妳,我们一起勇敢吧,像没有那些昨天一样地。(嘿亲爱的:

献给一面奋力过活,一面等待再次无惧的妳:

“谁学会笑着感叹,谁学会假装乐观,
谁让你认为一定要强悍,不能哭得像小孩,
谁说过人生苦短,我们有泪不轻弹,
我想大喊,释放压抑的情感。
 
我陪你走过难关,接受偶尔很悲观,
我们的生命必须有一些遗憾,雨后天不一定蓝,
正因为人生苦短,累就停下喘一喘,
跟我大喊,哭出来才是真的勇敢。”

——何韵诗 《眼泪教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