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星期开始,女人迷 CEO 张玮轩的女力专栏,带我们看见女人迷的前身后路,看见——你就是那个女人迷。

今年是女人迷的第四年,这四年多来,我们从 “没有人看好的异类者” (outlier) ,到很多人“没想到我们可以完成这些和那些的异类者”。写在 525 我爱我自在节活动的一个月后,因为心中有太多感触,写在上周美国最高法院对于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判决之后,因为心中有太多激动,写在八仙乐园人灾悲剧之后,因为心中实在有太多沈重。但这些事情,让我一直在想,女人迷是怎么走到今天的?我也不断,我们应该如何走得更远更好,如何带给这个世界更多正面影响力?我相信关键在于——坚持自己并追求卓越的精神。即使,这样的坚持和追求,会让你非常孤独。

创业,是认识自己和这个世界最快的方式。 认识自己,因为你必须对自己绝对的安静,绝对的诚实,因为自欺欺人帮助不了你。 认识世界,是因为你会发现什么叫做现实、什么叫做残酷、什么叫做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但无论如何我坚信:做自己是绝对唯一的选择,即使这个世界是血腥而残酷的

我们三个创办人在 26 岁的时候,在我们零人脉、零产业知识 (Know-how)、零家世背景、零经验的状况下,只因为一个简单的起心动念——我们想要在亚洲做一个有性别意识的媒体 (gender perspective),我们想要带给大家多元思考刺激,希望无论男人或女人都能自己定义自己,得到生活的自由。就这样,我们从零开始,拿过去工作所有积蓄,我也青年贷款,没有任何背景资源的投入一个梦想。(推荐阅读:起心动念与实践都是多元!女人迷内容准则 Guideline

但也许是因为岛国环境,也或许是因为台湾创业生态圈在我们四年前创业的时候尚未蓬勃,也可能因为我们从未加入任何加速器或培育中心或参加任何青年成长计画(如 YEF 或 AIESEC),因为女人迷一开始就说出我们想要改变台湾、改变世界的狂语,也或者是当时真的太少女生在互联网行业中创业,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异类者,女人迷不属于任何一个圈圈,所以在这条路上其实特别辛苦。

我遇过前辈大老在众目睽睽之下,别人引荐的场合直接当面对我不屑一顾地说“我为什么需要跟你讲话”; 我遇过超成功女性创业家笑笑地跟我说“你要不要赶快收一收,你们绝对做不起来”; 我遇过同辈创业团队伺机找各种可能批评斗争、排挤封杀我们,威胁我们的作者不准在女人迷发表论点; 我也遇过认识的人找到机会便落井下石,用几乎是网路罢凌的方式攻击我们。

我也遇过无数 “关心”:“女生就应该在三十岁之前找到好人赶快定一定,创什么业?” 我也遇过许多怀疑“女性网站可以改变什么世界?” 遇过抄袭者说“呵呵,我老板直接打开你们网页叫我直接抄你们的设计/文案,你要高兴被致敬。”(同场加映:结婚,不是女人人生的必选题

还遇过知名网站抄袭女人迷,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说“我们用你们的文章还可以帮助你们的流量,不要小题大做” 甚至毁谤“听说你是因为漂亮/很会撒娇,才可以谈到很多合作?” 甚至笑话“你们在办家家酒吧?你真的觉得亚洲女生需要女人迷吗?亚洲女生都只是想找有钱人而已拉。”甚至威胁“不给我投资?那我就做一个跟你们一样的。你应该知道我背后有多少资源吧?” 喔,对了,我有提到,我还听过对我人身安全的威胁吗?

几年前,当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世界跟我以为的不一样的时候,我很挫折,我很沮丧,很想解释一切,或是愤怒为什么有人可以这样对我们?但我开始理解我过去的假设,假设这个世界是善良礼貌温柔这件事情也许是错的,这些年的经验,让我明白其实大部分时刻,世界是噬血而且残酷的——大部分的人,其实并不真的希望别人比自己好,大部分的人必须依靠打压异类者来得到自身存在的快感与满足。

女人迷一直都是很异类的存在,所以简单来说,我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按照世界的游戏规则玩,一种,就是承认世界的确黑暗,但我们还是坚持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与众不同的方式去面对这个世界。

我很开心我选择做自己。

我选择做自己,我选择坚持初衷、我选择信念、我选择善良。于是我不愤怒、我不哀伤,我不解释,我甚至不害怕,我只想专注的追求更好的自己跟女人迷。我只想要好好珍惜与感谢,那些所有曾经的鼓励建议和所有的帮助,因为我深刻明白,那些善良绝绝对对都不是理所当然。我选择专注做好,真切感谢,然后尽力回馈。

最重要的是,我学会的是:

你不能因为世界都是黑暗的,就害怕成为那个光。

女人迷 CEO 张玮轩

坚持善良是很孤独的,因为你会跟大家都不一样,所以这个世界会尽一切力量熄灭你,熄灭你的特立独行,冷嘲热讽你的与众不同,你会觉得你一无所靠毫无归属,但是我只想说,坚持善良也许孤独,但即使孤独但却快乐。因为你知道你在接近的,是一个更好的自己,你是真正的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别人而活。(延伸阅读:525我爱我自在节直击:爱自己的五个关键字,你永远是自己的完整版本

(编辑插话:当她看见有人站在台上发光时,总会露出这样温柔的眼神。)

当有人恐吓,说要抄袭我们做另一个女人迷,我微笑,然后,这些年不知道倒了多少“假装女人迷”,但我们还在这里。 当有人嘲笑,说亚洲女生都有公主病不需要女人迷,我微笑,然后,我看到 525 我爱我将近千人为自己站出来真情投入的女孩们。 当有人讽刺,说这么强调团队文化没有用,每个人都应该可以被取代,台湾年轻人没有能力没有抗压力的时候,我微笑,然后,我看到我们团队每个年轻面孔对自己卓越能力的追求,面对高薪挖角无动于衷,只因为大家都相信女人迷的价值跟使命,相信我们真的做得到让这片土地更美好。

当有人建议,说我们要强打正妹创业才能有媒体曝光,我微笑拒绝,女人迷坚持一步一步慢慢累积现在的上百万读者。 当有人怀疑,说台湾市场太小,不需要另一个女性媒体,我微笑继续坚持,然后今年 525 的聚会上我看到来自亚洲各地的读者热情的说:“我特别从香港飞来,就是要支持你们”、“我从高雄上来参加,等一下就要坐高铁走”、“我从日本特别回来参加,幸好我有来”、“我从北京来的,我们没这样的活动。”(同场加映:525 我爱我:不需要一百分,找回自在的五个练习

我很开心无论有多少黑暗时刻,我都还能够微笑继续坚持下去。我们的团队都是这样的坚持做自己,坚持我们的格格不入。在无数个睡不着觉,在无数个抱头痛哭,在无数个崩溃日子之后,我们还能微笑坚持做自己,做着女人迷。

刚好前几天收到一个创业前辈寄给我的信:“还记得当年我说‘没想到妳们还活着...’。现在我要说,你们很厉害,不仅还活着,而且活得有模有样,钦佩妳的勇气、视野跟格局,这样的大格局,这样的勇气,说真的,我现在觉得你是真正的创业家,称得上叫做 CEO。期待你们下一步的发展。女人迷 womany 注定会在台湾(及华人)的女性创业史跟影响力留下深刻的足迹。”收到信,不喜不忧,我只觉得,深深感谢这一路上的那些没想到没看好甚至恶意的,因为这只会让我想要变得更强壮,让我更想要用不一样的方式带领团队,让我随持保持警惕,让我知道我要用尽一切力气努力,虽千万人吾往矣。(推荐阅读:刚强女子的温柔哲学:听女人迷 CEO 与主编聊工作

最后送给你,我非常喜欢的编剧 Graham Moore 的奥斯卡得奖感言:

“当我十六岁的时候,我曾经试图自杀。因为我觉得我非常奇怪,我很格格不入,我觉得我毫无归属。但今天,我站在这里,我想要把这个时刻献给觉得自己很格格不入的小孩。是的,你很不一样,你与众不同,但当时间到了,当你站在你发光的舞台上的时候,请你分享这个讯息给下一个人。

At 16 I tried to kill myself because I felt weird, and I felt different, and I felt that I did not belong. And now I’m standing here, and I would like this moment to be for that kid out there who feels she’s weird or she’s different or she doesn’t fit in anywhere. Yes, you do. … Stay different, and then when it’s your turn, and you’re standing on this stage, please pass the message to the next person that comes along.” --- Graham Moore

做自己是唯一选择,无论这个世界有多血腥和残酷,无论这个世界多想同化你,做自己就能与众不同,做自己能让你心满意足,真正的活着,因为你是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别人而活。

(编辑插话:在525自在节的活动现场,这位女孩勇敢的站上台说出自己的脆弱,玮轩给了她一个拥抱。)


职场女力问答区
,听你说也替你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