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

一定比海洋还大的啊这人生
坐着各自的小船
也许下一秒就会
出现
在彼此的视野
由远到近
由小变大
终于遇见
终于相聚

于是可以一起观测一下星星
于是可以一起晒一下上午的太阳
于是可以一起追踪海豚和鲨鱼
在大浪
把我们分开以前

在大浪
把我们分开以前

也许以后
不会再见面了
相遇的时候
作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林婉瑜,〈相遇的时候〉

// 相遇的时候,作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以诗之名〉〉爱过就值得!相爱一刻,已是人生最美丽的瞬间 

图片来源:E. Prowell

晴朗的你推远了所有的云
在你里面感觉被打开
晒着一时的光

——叶青,〈有〉

// 以诗之名〉〉谢谢你,老朋友。 

图片来源:E. Prowell

很多时候
我们所做的
只是在等那些时间过去

等那些时间过去
花就会开了
天就要亮了
哭丧的脸笑了
失散的气球重新回到手心

知道你在未来的某个日子等我
我便愿意了
愿意等那些时间过去
愿意漂流在时间的河上
静静的
静静的数算天光

——林婉瑜,〈那些时间过去〉 

// 我在等你来:)

以诗之名〉〉学会一个人,才能享受复数生活

图片来源:E. Prowell

这条路好短,而又好长啊
我已不止一次地
走了不知多少千千万万年了
黑色的尘土覆埋我,而又
粥粥鞠养着我
我用泪铸成我的笑
又将笑洒在路旁的荆刺上

会不会奇迹地孕结出兰瓣一两蕊?
迢遥的地平线沉睡着
这条路是一串
永远数不完的又甜又涩的念珠

——周梦蝶,〈在路上〉

// 生活,有时酸甜有时苦涩,一笑一泪便串成了人生,自在的过,更无悔。 

以诗之名〉〉讨好自己最重要 

图片来源 >> E. Prowell

拎着睡袋出发的我,也不是那么勇敢
这就像有些东西是渐渐侵略的
渗透着,啊,有一点疼
然后才发现应该放手

我把那个睡袋丢了以后
眼角立即长出了玫瑰,潮湿的花瓣
裹住了时间
再也不要求什么了,我说

——孙梓评,〈我把那个睡袋丢了〉

// 会不会有时候,把生活卖了,丢掉不必要的用品、化妆品、哎凤、电脑,心也轻松了。

以诗之名〉〉舍得的勇气 

图片来源:Eva Elij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