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久了其实都想找一个归依。让作者雪儿带我们回到她的泰国旅行,看见梦想的那一道光。


( photo credit:PEXELS )

我常会逼迫自己坐在电脑面前,看着萤幕发呆,想写些什么东西,但今天却完全没有灵感,外面的雨声不停叨扰着思绪,来来往往的车把马路上的积水溅洒的好大声,我就会开始从脑海中去寻找旅途的记忆,是不是有一幕场景,也跟今天一样,雨下得好大,心情无奈又烦躁,然后那天自己又做了什么。(眼神:旅行中最美的风景

于是我穿越了时空,回到了泰国的北碧府,那是位在泰国东部的一个省份,一个宁静又小的乡村,我坐着四个多小时的巴士来到这里,下车之后头晕脑晃,昨天才刚认识的新旅伴,我们两个正要找寻今晚的住宿点。

有个胖胖又黑的大婶把车子骑了过来,她有着粗壮的脚,脚踩的三轮嘟嘟车,问我们要不要坐车。

旅伴看着我,我望着完全脚踩嘟嘟车,看着我们的行李,总觉得不要为难人家,但看着她那么有诚意,问她愿不愿意带我们去便宜的旅馆,顺便杀了价格,一趟20分钟的路,原价是60元泰铢,我还是硬杀到40元,旅伴觉得我太残忍,毕竟我们两个人加上全身的行李,加起来可能超过100公斤,只是大婶没有讨价还价,深怕我们不搭她的车,拿了我们的行李就往车子里面塞。

从车站穿越了当时二战墓园,来到桂河大桥旁的小镇,她带我们来了一家靠河的茅草屋,我们选了在河床上的屋子,一晚400元,硬是活生生被我们杀到200元,是的!好喜欢跟背包客一起旅行,因为我们拥有共同的默契,可以住不好,但一定要便宜跟干净。

那时候是泰国的雨季,动不动天上下就了轰烈烈的雨,雨滴大的像是水龙头,快把整个城镇淹没,淹没前我拿了笔电就到镇上的一家咖啡厅坐坐,即使与人结伴同行,但还是非常需要独处的时光,以前害怕了孤独,现在却习惯自己找孤独,而且我不想别人配合我的喜好,如同我也不喜欢配合别人的行程。

这家咖啡厅很小,里面有三个人,一个是店员,一个是老板,一个是老板的朋友。原本我们是四个完全没有交集的线,却因为一场意外的大雨,开始聊起天来。说真的我英文没有好到可以跟他们对谈如流,她们英文也没有好到让我可以每句都听懂,但我们从旅行开始聊起,然后到为什么老板要从曼谷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开咖啡店,明明他根本不住在这里,更不是本地人。(你会喜欢:那些关于咖啡的小事

“因为开咖啡店是我的梦想阿!”老板腼腆的笑说。

老板其实还有一份工作在曼谷,年轻时候喜欢去旅行,回家工作多年一直有一个未完的梦,就是找一个地方让自己窝着,自己假日可以来这里帮忙,然后邀请很多好朋友来这里坐坐,不是真的为了要赚钱,只是为了一个梦,所以开了这家咖啡厅。

看了杂志架上全都是旅人杂志,我瞬间也懂了。虽然被大雨包围着道都去不了,但是我好感谢大雨,让自己跟这些人有了生命的交错,看着老板亲切的微笑,我彷佛看见了他背后的那道光,那是做着“Dream Job”才会发的光,迷人又亲切的光,不自觉得想要接近跟向往。(推荐给你:世界没有因旅行而改变,我却因旅行开始改变世界

原来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的人,背后都会有一道迷人的光,那是她们在黑暗中穿梭后寻找的出路,即使背后有很多辛酸,也不能抵挡这道光的温暖。老板最后说:“也是因为开了这间咖啡店,才能遇见你!多好。”

最后,雨停了,咖啡也见底了。转身离去,也再没有进过那家咖啡店。但是,咖啡店老板在我心底种下了一颗种子,一种发光的种子,叫我顺着喜欢的路走,就会拥有那道光。

于是大雨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在泰国东部的小咖啡店,巧遇旅人的时光。瞬间拉回现实,想着这几天总有人问我离职后的计画,甚至有人以为我要去环游世界不回来了。

我回答:“顺着路走35岁,看能不能找个靠岸。”
朋友回:“靠岸?结婚对象还是居住地?”
我笑着说:“或许开间店吧!不想预设目标,但是我有希望的方向。”

漂泊久了其实都想找一个归依,但是感情的靠岸不一定是结婚,事业的靠岸不一定功成名就,生活的靠岸不一定要找个房子,生命的靠岸不一定要停留在某一个地方。


( photo credit:PEXELS 

但顺着喜欢的路走,一定会找到光。就像咖啡店老板,每个人的梦想都可以成为别人心中的种子,我还在寻找他身后的那到温暖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