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主题“婚不婚?Let's Marry Me”的讨论接近尾声,我们邀请到重量级作者大 A 跟我们谈谈结婚与不结婚的心情。

嘿,妳好吗?有想过怎么还是一个人吗?

我想妳没想过,大部分的我们都没有想到。伤害或许是一个晚上的事,可是妳总是会被带回那个晚上。它在一开始很过份:妳在捷运月台等车的时候,听到和他一样的手机铃声,慌张地到处找人,痛苦到几乎想要蹲下。在下班以后的公司大门口,看着一个男孩子坐在车里等着一个蹦蹦跳跳上车的女孩子;看着看着眼睛就红了。地震、做噩梦、发烧的时候,妳下意识地喊出他的名字;妳被自己吓坏了。

“他怎么会这样呢?他怎么说得出口做得出来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就愿意让我一个人了?”在人多的地方,喝了一点的时候,妳一个人坐在吧台低头看着手机萤幕。深呼吸地看着他以前传给妳的简讯,看起来还好好的怎么就不要了。(同场加映:可不可以,你也刚好喜欢我?

一个月、三个月、六个月。我们在把暖气搬进储藏室,扛出电风扇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一年过去了,就这样过了一年。打开自己的脸书,看着去年写下的文字:那个伤心的女孩子,好像还坐在路边哭泣。她灰头土脸地走路回家。

然而妳终究是好了。会笑也会闹了,又可以很聪明了。那个在爱情里面早产的孩子,终于努力活了下来。

只是没有人告诉过我们,有一天以后就不会相爱。妳看着那些对妳好的男生,想着他们是不是说说而已;说好听的话最容易了。妳有时候快要喜欢一个人,就想起爱情对妳做了什么;最后都要为难妳。妳不知道要怎么在对一个人好的同时,还可以不想着他。不知道要怎么说着玩笑的话的时候,不说出自己。

于是约会了几次,对方会说你们都还没准备好。原本很喜欢妳的人,在妳好不容易喜欢他,还以为就可以在一起了;忽然收到了一则讯息,他说一切都太快了,还是作朋友吧。妳看着那则讯息笑着笑着就哭了:哪来的朋友呢?最后都是失散。(推荐阅读:分手之后的 To Part:人群若有分向,总往分离

总是以为自己会搞砸,总是害怕太喜欢。妳觉得自己是个很倒楣的人,就算拿了一手好牌,最后还是会闹翻。

妳不要怕。

因为我和妳一样。经过了完整的心碎,不费力就一塌糊涂。捧着脸痛哭流涕,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以为从此要一个人,不可能会被“伤害”放过,“幸福”不会想到我。就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了我的孩子的爸爸。我对他就像我怎么对付爱情。

只是我们忽然有了孩子,所以结了婚。婚后的日子有时争吵冷战,有时和好如初。有时在床上背对着背,有时坐在餐桌前替对方挟菜。我没有一天不是想着,原来日子就是这样拖磨过去了。伤害终于是种想像了。我们都太自作聪明,还以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标准,是准备好的人才能去爱。其实爱着爱着就会好了。(同场加映:刘若英:“结婚对我而言,并不平凡”

有一天孩子的爸爸对我说:“妳会后悔生下他吗?”

“不会啊。”

“可是妳不是很累吗?”

“是啊,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们也不会结婚。”

“而我想跟你一直在一起。”


婚不婚?Let's Marr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