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最热门的新闻之一,除了 6/22 的使徒降临外,还有 25 位台大学生以“登山训练领导力”为名群众募资,引来的种种批评与攻讦。作者 Sean Huang 以理性的角度探讨此次事件为何惹骂,并且沈痛提醒:“领导力跟你是什么学校毕业无关,而且亲爱的台大学弟妹,募资企划书真的不是这样写的。”(写一份企划书:练习拆解与四象限思考

25位修“团队学习与户外领导”的台大学生,在指导教授朱士维老师的带领下,成立了一个“CLIMB FOR TAIWAN”的网站,希望能透过募资50万元,完成十天九夜的南湖大山纵走。我仔细看了他们的企划书,其实内容并不差,而且也有观点。我完全可以理解朱士维老师希望降低学生经济压力,毕竟不是每位台大学生都能轻易掏出2万元来爬山──虽然台大学生家境好的比例可以说是奇高无比;更重要的是,透过撰写企业募资企划书,可以真正训练学生的思考能力。

让我来简单叙述一下这个计画的逻辑:

我们是台大学生→台大毕业生是未来领袖→未来领袖需要领导能力→领导能力必须要从实作中学习→爬山是学习领导能力的好方式→台大学生必需要爬山。

好吧,台大学生一定要去爬山这推论已经很勉强了(例如我就没爬过山),但重点是为什么社会(或者企业)要投资他们呢?他们给出两点原因:

1.不可否认地,我们之中的许多人,在未来将扮演台湾社会中影响力重大的角色,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潜力和自我提升的重要性。希望贵公司能投资我们,如同培养一颗具有潜力的种子,做为对台湾社会和教育的关怀与回馈。

2.若赞助者为企业,贵公司有商品宣传的需求,我们将网路粉丝专页为贵公司宣传,并在课程记录的照片和影片中,增加贵公司商品的曝光率,达成宣传效果。

我想先谈第二点,这是个商业问题。

第二点是本企画中唯一的牛肉,也就是台大学生们如何回馈赞助者(即企业)。所有台湾媒体现在都花尽心思在“提高网路点阅率”这件事情上,而点击率该如何转化成营收更是一大哉问,从目前情况看来,即使是超高流量的网站也很难做到将1次点击(click)换成1块新台币,更何况是低流量的网站。让我们用“商业标准”来看,又假设“CLIMB FOR TAIWAN”的转换率是一比一,那么至少也要在一个月内达成50万的浏览人数──以一个学生水准的网站而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目前“CLIMB FOR TAIWAN”在被议题热度极高的情况下也不过8万点击率,更不用这时候要是哪家企业敢出来赞助“CLIMB FOR TAIWAN”一定会从营收、获利、EPS、薪资水准、调薪幅度甚至是否有节税需求,全方面地被检视。我很期待有勇者跳出来赞助,这广告效益一定很大;但最好财务报表跟给员工的待遇都够好,否则恐怕会快速建立负面形象。

第一点引来了非常多争议,即使我是台大毕业生,我一样看了相当难受。

我很想告诉所有台大的学弟妹们:千万不要以为台大学生就一定是未来社会的领袖,如果你没有领导能力,请左转出门谢谢。这个社会没有欠你,你如果能站在领袖的位置,那应该是因为你的能力而不是学历。根据这份企画书的逻辑,也认同了“台大学历不等于领导能力”,那么台大学生应该做的事情是想办法充实自己的领导能力并且让自己站在高位,而不应该自以为是地先预设自己应该是领袖,然后要整个社会来帮助你培养你的领导能力。(推荐阅读:动人毕业演说!台大毕业生致词:当权力越大,请记得你 22 岁的眼睛

我想告诉学弟妹,台大毕业生能成为领袖的机率也许挺高,但不是领袖的台大毕业生仍比成为领袖的台大毕业生多得多──换言之,应该是你仍得跟社会证明你会是能成为领袖的那群台大人。此外,在真正出社会之后,你们也许会发现:台大人与非台大人成为领袖的机率其实并没有差异。

我甚至怀疑这群学弟妹到底理不理解“领袖”的真实意涵,或者,我也好奇朱士维老师对于领导的观点到底为何。

我始终相信一个定义,“领导者是拥有跟随者的人”。如果一个位居高位者没有部属愿意主动跟随,只能用结构上的权力驱使人完成目标,那这叫做老板,不叫做领袖。能上台大,需要的是不差的“智力”以及能够重复精熟固定范围知识的“耐性”;然而,智力与耐性是会让人想跟随的特质吗?显然并非如此。说穿了,不管这份企画书写得多漂亮、逻辑多流畅、立论多完整,只要最深层的“我是台大人”的高傲减少不了,永远不会有跟随者。所有人看了之后都只会充满厌恶感,不会让人向而往之。(同场加映:班级干部养成不了的领导力:台湾的领导者哪里找?

然而,我其实相信朱士维老师以及学生们并不是高傲的人,真的,我愿意相信他们真诚的笑容。

在我看来,毋宁是老师与学生在讨论企画书要怎么写的时候,突然发现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凭什么社会要赞助我们,而不是其他学校学生,或者登山社与其他公益性社团”,所以只好抓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理由,当作整套推论的核心。这种事情,我们在学生时代写团体讨论报告的时候都做过,反正“报告”只要能交差了事,贴贴漂亮的照片、写写感人的小故事,把空洞的内容弄得花花巧巧,好歹也能拿个80、90分。

出了社会之后你会知道,如果你要交出一份“报告”,你最好清楚自己每一个假设(不管你有没有写出来)、每一个推论、每一个结论,都必须要环环相扣、有凭有据。花拳绣腿是没用的,大学生们,请记住这句话。(同场加映:给渴望做大事的职场新鲜人:没有执行,战略只是空谈

我真心认为,这些学生,只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报告必须要用最高规格看待”,所以交出了一份他们的募资对象看来很天真的募资企画书。很多时候,被骂不是因为坏,而是因为白目,光是那句“不可否认地,我们之中的许多人,在未来将扮演台湾社会中影响力重大的角色”,我是台大毕业生看了都大翻白眼,更何况还有一大群不是台大毕业生的社会领袖与企业领袖,他们看了会作何感想,从舆论反应也不难想像。

朱士维老师跟学生们现在恐怕正饱受煎熬,特别是朱老师一定受到强烈压力,被要求高规格地出面道歉。募资这件事情,其实就是你情我愿,我觉得因为任何原因募资都无所谓,只要不抢不骗、掏钱者心甘情愿就行。

我认为朱士维老师真的该道歉的事情,应该是没帮学生把关好企画书,让这种有明确抨击点(战学校、战台大、战登山,三个愿望一次满足)的幼稚文案出现在网路世界──虽然我认为朱老师这种让学生拥有发挥空间的教育方针很好,但适时指导学生,也是老师的责任。

但不论如何,亲爱的台大学弟妹们,募资企划书真的不是这样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