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蔡康永首次谈及出柜的心路历程,这条路走得很孤独,当其他人把它当作“出柜导师”,期时他得面对更多更多的自我矛盾。

镜头前的蔡康永哭了,那个我们印象中总是话语诙谐,总是陪小S放肆撒野,总是圆融以对批判,总是不讳言谈自己性别认同的蔡康永哭了,几乎是我们印象中首次,他坦诚自己的脆弱。

放眼望去,演艺圈里出柜这条路,竟是这样孤独。作为一个走在前头的人,他要承担的就不再只是他自己了。

2001 年里李敖一句犀利的“你为什么不结婚?你是不是gay?”,那一天,他出柜了,打从心底甚至不觉得自己必须活在柜子里。也从那一天起,蔡康永除了是蔡康永之外,也成了艺人朋友的“出柜导师”。

该不该出柜呢,该不该让深爱我的歌迷或影迷知道,我曾经隐藏过自己,我其实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我?

我其实有我爱的人,但我却不被允许说出口?

“演艺圈呢,只要有人想出柜了,会先来问我。很多明星跟我没那么熟,他们会偷偷地透过朋友,绕来绕去地传简讯来……对方说10分钟后要出柜了,来谘询我的意见。”

“我会跟他说,站在一个孤单的立场,我很希望很多人陪我。我很希望很多人陪我,不要每次提到这个题目的时候,只能亮出我一个人是活着的人,我们总得给那些爸爸妈妈看,你出了柜不会死掉,不是每个出柜的人都被社会逼到阴暗的角落,没有路可以走。”

“可是我站在理性的立场,我会跟他们说,如果你是我弟弟,我会告诉你不要这么做,或者我们再等半年,你冷静下来,我们再商量这件事。”

蔡康永细诉走在前头的孤独和矛盾,孤独是因为这条路回头望,没几个人了;矛盾是因为所有人都相信他活得好好的,所以把太多辛苦往肚里吞。他知道自己证明的不再只是蔡康永活得很好,更是没有一个出柜的人该被逼到绝境。看着萤幕的时候,我鼻酸到不能自己,有太多时候你明白生命,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

“我能够做到的唯一一件事情,只是证明给那些担心的爸爸妈妈看,我们并不是妖怪,可以很好的活在这里。”

或许我们总在蔡康永的身上放上太多“理所当然”,他理所当然要是坚强勇敢的;出柜理所当然是不痛不痒,不得不为,而忽略在社会风气尚未自由,在反对人士仍指着同志鼻头大骂“破坏家庭”的前提下,“出柜”从没有这么快意快为。

那来谈谈出柜吧,出柜不只是出柜那一天,还有那一天之后。出柜的背后可能意味面对亲友的指责与长期抗争,工作机会的剥夺,一个家庭与人生的崩裂,甚或是长期的自我质问和挣扎。(推荐阅读:身为出柜同志,我从小最不缺的就是霸凌

能出柜的人很好,不想出柜的人也很好,而这才是社会该真正面对的。我甚至想,当“出柜”一词仍然存在的时候,就代表我们始终相信同志必须跟大众解释些什么,只好在身上贴上“已出柜”的标签,“对不起,不能符合你们眼中“男人爱女人”的期待。”

但是爱说到底,何必解释呢?终究爱里就是相爱的两人,再无其他。等到有一天“出柜”一词不再让人大惊小怪的时候,或许,才是我们真正相信“爱从没有不一样”的时候。不需要勇敢,不需要坚强,就能毫无芥蒂的去爱。

在那之前,我们只得哼着蔡依林的歌,揣怀着自己的心事,暗自祈愿世上少些对爱的不谅解与互相攻讦,多些坦然拥抱自己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