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作者 KangHao 聊性别,这次从男性的身体意识与认同谈起,发出给男性的一封性别邀请函。

每一次到学校里演讲,与底下听众的互动,都会让我对台湾的性别运动有更多的省思。基本上,会来听我演讲的泰半都是女性,所以每次我演讲开头都会说:“看到现场有一些男生来听跟性别有关的演讲我都很感动,也觉得你们很勇敢。”听众听到“很勇敢”都会会心一笑。为什么会笑?其实大家都明白,男性出现在一大群女性主义者的场合,接受女性主义者的各种炮轰与挑战,本身就是一件很勇敢的事。

不过,仔细想想,为什么女性主义让人有这种“反男性”的印象?女性主义到底要提供社会大众什么样的武器?难道只是批判男性的工具吗?这样就能有性别平等吗?男性在女性主义中,只能担任被批判的消极角色吗?其实不然,我们想要有一个更友善的性别环境,其实应该邀请男性扮演一个更积极的角色。(推荐阅读:“如果你相信平等,你就是女性主义者”艾玛华森十句性别宣言

从男人的屌开始谈起

男性到底要如何成为促进性别友善的积极角色?老实说,我身为一个略懂女性主义的男性,我的生理条件,还是与女性不太一样,在现在这个社会中,我就是比较容易可以进到各种以男性为主的空间中,像是男厕、男子三温暖、酒店、军营等。这些地方都是女性不易到达的地方,我也能藉助女性主义理论基础,提供一些不一样的思考与经验。

那天我与朋友去了热炒店餐叙,一进到男厕,站在小便斗前,就被眼前的“警世语”给吸引住了。

上头写着:“尿在外面是因为你太软、滴在下面是因为你太短,是男人就给我射准一点。”


男厕小便斗前的“警世语”(一)(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有一就有二,尿到一半,我往旁边的小便斗一看,果然又有另外一句话:“吃了莫宰羊(羊睾丸),是不是觉得硬度、长度不一样?”


男厕小便斗前的“警世语”(二)(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看到这些话,拥有“男性尊严”的男性必定会准确地尿在小便斗里而不外漏。也许这些话只是清洁人员的逆袭,单纯地希望男性可以好好地尿在小便斗,不要徒增清洁人员的困扰。可是,这其中还隐含了我们这个社会对于“真男人”的期待,这其实对男性来说就是铁铮铮的压迫。

只是大部份男性对这一类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因为这似乎是要成为“真男人”的男性雄风表现。如同,男孩们都要经过服兵役的洗礼才足以成为“真男人”,这类的神话在男性之间成为坚不可摧的价值观。男人就是要“硬”、“长”、“射得准”才是男人。

我曾经在男子三温暖的更衣室听过这么一番言论:一群刺龙刺凤,外表上看上去就是一派非常阳刚、异性恋、满口“干”声的男孩们,沐浴更衣时,有一个男生迟迟不肯脱光全裸而被同侪调侃,最后他只好自我解嘲地说:“诶!干!我鸡鸡很小耶!我不想脱啦!你们先去泡啦!”

一旦男性不够长、不够粗、不够硬、不够持久,就成为了那个“不适格”的男性。所以只好吃羊睾丸,看看可不可以长一点、粗一点、硬一点、持久一点。为什么男性必须在这种价值观中成长?如果女性主义的政治目的是希望打倒父权体制、终结一切歧视与压迫,那男性的压迫,当然也应该一同被纳入讨论。(推荐阅读:男人解放你的眼泪吧!热泪,是最温柔的勇敢

男人不是敌人,父权“结构”才是

在台湾,我们这一辈年轻的女性大多拥有很高的性别意识与自主观,可是我们这个社会在性别环境的改进却是缓如牛步,女孩蜕变为女人的过程仍然遭受各式各样的不平等与压迫。

性解放の学姊2.0发起“#靠北学姊没讲过”的活动,希望大家可以述说自己生命中的各种性别压迫、性别歧视、性别刻板印象、性别误解、性经验、特殊亲密关系的故事。粉丝页欢迎大家一起来靠北,化解各式各样的歧见,呈现性别多样性,促进理解。活动一发起,引起了很多女性的参与,但是投稿内容也出现了很多对他者的压迫

“为什么我男朋友要一边干我一边嫌我胖,妈的,我都没嫌弃你三秒就射了。”

“一堆异男自以为是 GAY 的天菜,爱炫耀自己被 GAY 搭讪,炫耀完还要说被 GAY 追求很恶,其实自己长成那样才不是什么天菜,就是盘剩菜。自己是条鲁蛇,找不到女朋友,也不要怪 GAY 总是把你的暧昧对象搂在怀里!”

“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要歧视替代役,好像常备役才是真男人一样,殊不知姊最爽的经验就是跟替代役,又大又硬粗暴之余技巧也很好⋯⋯有用过下部队的三分钟就射,给他很多次机会了依旧三分钟。”


对屌的崇拜,是这个社会的普遍现象,更是判断是否为“男人”的标准(图片来源:Steve Rotman,CC

这些言论在一般女性或男同志社群里非常常见,不够 man、不够粗大、不够持久、身材样貌只是碟剩菜,就一律成为鲁蛇。我无意责怪这些言论,在学习女性主义理论,以及受压迫者获得自主性而得以解放的过程,往往都是从自身的经验出发,容易有盲点。尤其这些言论的出现是出于他们自身的压迫经验,当然容易带有愤怒情绪而不小心说出压迫另一群人的话。(同场加映:男人真心话:我觉得自己最 man 的地方其实是...

我们不应该太严厉地指责这类的压迫言论,但是我们也应该要向他们清楚地说明并点明:“你这样说会不会对早泄或没那么厉害的男生是另一种压迫”,通常他们就会突然意识到:“对耶!我立刻修改。”这便开启了对不同性别的相互理解,让性别意识往更友善的方向前进。

对男性发出改变性别结构的邀请函

我演讲的时候提到 #FreeTheNipple 的活动,都会先问在场的男性:“如果你的伴侣想要参加 #FreeTheNipple 的活动,上传裸照到网路上,你们会支持吗?你们可以接受吗?”每一次大概都是一半的男性举手表达反对,另一半则表达支持。

接着我会反问在场的女性:“如果你想要参加 #FreeTheNipple 的活动,上传你的裸照到网路上,结果你的伴侣就像在场举手表达反对的人一样,你会有什么反应?”大部份的女性都会出现:“我会跟他大吵,为什么我想要脱还要经过你同意?”、“我又不是你的附属品,我对我的身体有自主权”诸如此类的反应。

我觉得女性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自己顾”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我都会跟在场所有的听众说:“可是,我们其实应该给这些反对的男生一些机会。”

给他们机会的意思是,我们要想办法让他反省为什么今天他们会对这种事情反应那么大?这些焦虑从何而来?是什么样的成长经验让他养成这种男性气概,甚至他会理所当然地觉得可以掌控女性的身体?为什么男性天生就是拥有裸体的权利,而女性没有?我们要让男性要看到自己身处在什么样的优势,进而去反省在这个性别结构中自己的位置。


男性气概如何养成?其实应该被男性理解(图片来源:Thom Davies,CC

我们要理解到,男性在父权结构下也是痛苦不已,可是我们又不能忽略女性或性少数仍然处于压迫的事实。我们的确需要让男性好好地也说出他们痛苦的经验,但他们能够了解且正视自己的痛苦与被压迫经验,他们才有可能深刻地去反省自己身(生)为生理男性,在性别权力关系不对等的情况下,他们是如何造成别人痛苦,使他人处于压迫之中。

现在我呼吁正视男性的压迫经验,并不是说呈现男性的压迫经验,就会减少女性受到的压迫,我也不是要用“男性也受到压迫”的理由来替男性对女性的性别歧视、性骚扰卸责。我认为一个好的性别运动,要撷取各种在性别结构中的压迫经验,让这些经验成为对抗父权结构的材料。在相互理解的前提下,重建一个新的性别秩序。

现在,我们也开始来听听男性的压迫经验、听听男性说话,向他们正式寄出改变性别结构的邀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