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那是什么样子?感受活着还能感受到心跳的感觉,为母则强,用最美的心情迎接孩子的到来!

尽管要当妈妈了,我还是希望,有一点余地,可以穿上漂亮的衣服,偶而忘记自己必须务实过活的人生。所谓漂亮,不是只是有一点好看的感觉而已,我追求一种质感,让我引发一见钟情,猛力追求的,动物般的直觉冲动。这种说什么都要的,心脏猛烈跳动的感觉,让人觉得活着。

不骗妳喔,女人需要这个。

下午一点,在试衣间,我眯着眼睛,像只躲在角落的小鹿,看着一件件挂在前方的美丽礼服,第一次,左看看,右看看,前看看,后看看,好奇地望着从树上垂下的果实,垂涎欲滴。(同场加映:

我应该要在家待产,准备妈妈包,产褥垫,疏乳棒,宽口奶瓶,妳知道的,那些东西。 可是我没有。我挺着大肚子,独自一人坐计程车来到这里,带着一点晕眩的感受,摸着礼服的质地,滑顺,奢华,动人,好像还带点香气,嗯嗯没错,我需要这个。

怀孕让我像只母象,身材荒腔走板,体温变得好高,走路很痛,腰都扭不动,得用吃奶的力,气力用尽地摆出优雅的姿态。孕期进入第三十七周,凡事都变得比以往难,可是我就是拼了,就像美国第一夫人 Eleanor Roosevelt 说的,女人就像茶包,不入沸水不知其坚强。

“想要再穿一次白纱吗?” 如果不用重新再结一次婚,就可以再穿一次白纱,那当然好。我说。 当年试梦幻白纱的恋爱心情,像是一种烧,还没有完全退下来。 “可是,有我穿得下的白纱吗?”这个,才是真正的考验哪。

当所有人想尽办法,合力把我塞进礼服时,尽管勉强为之,过程艰辛,我却觉得好幸福。(推荐阅读:

拍摄的时候,我走在户外的花园中,路人一投以好奇的眼光,他们或许在想,这是先上车后补票?还是,孕妇发神经要穿这样?我才不管。 天气很好,我怀着宝宝,九个月来难得细心打扮。 我才不管。

接着,是金色的晚礼服。 我扎着高高的马尾,低头看着突起的肚子,珠钻衬着礼服闪闪发亮,我就忍不住高兴起来。 “要当妈妈了,妳笑得很开心喔。”摄影师说。 其实不是,是这件礼服好美哪。我好得意,却不好意思承认。

拍摄结束后,我独自在洗手间转来转去,舍不得把衣服脱下来。 虽然知道自己就要准备下蛋,但当下我这只母鸡心里是满足的,快乐的母鸡,孵着快乐的蛋,镜子里面,我用肉眼看见自己的心,正在大快朵颐。

这是我与高级订制礼服,甜甜蜜蜜的交手。 说来非常有趣,我一面咬着牙塞在紧绷的华服里,一面莫名地觉得好舒畅。 身体是别扭难受的,但心理上却无药可救地,得到了救赎。

女人需要找一个藉口,任性地自我享受。 女人的性格底层,藏匿着对美好犒赏,楚楚动人的渴望。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女人,尤其是怀孕的女人,是有点复杂。

啊,但愿我在结婚时就能遇见这样的礼服。我在心里面忍不住感慨。我真希望自己看起来也很漂亮,可以对得起这些礼服。 或许可以,或许不行。

不过就像双城计里面说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我的肚子里,有一个活跃的小男人跟我一起呢。 我从一开始就爱他,他是我一辈子的情人。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纪念呢?(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