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年节的时刻,常会被长辈问起婚姻大事,到底结婚对于男女的意义是什么?你的婚礼,又真的是属于你们的吗?

六月,如同往年,是不少新人赶在农历七月前,在上半年可以完婚的好月。六月新娘,更是罗马神话里庇护着女性、婚姻与家庭的天后的名字Juno而来的祝福(英文即为June)。在热气腾腾的酷暑中、在天后Juno的温柔守护下,我们家也一连参与了两场家族表妹的婚礼盛宴。

婚礼、家族、妹妹。可想而知未嫁的姊姊,会多么容易触发长辈的关心问候。

其中也有可爱的长辈,数着数着“还有五个呢”,表示家里未婚的侄甥辈人数。没说出口,但在我脑中,好像一只只的肥嫩猪儿挤着准备出笼,主人辛勤地养育我们长大、也引颈盼望完成他们的任务。(同场加映:一来一往的婚姻习题:我们能不能要一个想要的婚礼?

妳的婚礼,由谁做主 ?

从前的我多爱作梦,认为相爱是两人互有好感与爱恋的事;然而,在一次满心期待穿上伴娘礼服、参加完一整天的订结仪式后,我着实被婚礼吓傻了。

婚礼不是自己想在哪个场地就好,而是因为叔伯阿姨特地奔波而来、所以必须要做的绝对不可失礼的宴请;婚礼是考验新人协调合作的能力与态度,平日消极不善社交或总不照时间表的,都不能当作是不办婚礼的藉口;婚礼就是口袋深度要够、五六个零跑不掉,尽管大家总是把谈钱伤感情放嘴上。

在参加过这么多场的婚礼后,可知多数人的婚礼根本不是两个人的事、多数人的婚姻更是以两家人为重。

婚姻里的家庭与个人拉锯

婚姻的概念,由伦敦大学玛丽王后学院的历史学和地理学教授、牛津大学现代史教授费利普(Felipe Fernandez-Armesto)的着作《改变世界的观念》里,从人类变迁发展与历史学的角度谈到,婚姻是一种不断进化的人为制度,而这也是当初构筑成家庭甚或家族的基本单位的前提。

回顾古今中外皇室贵族,有太多以婚姻来结合两个家族的势力与地位的例子,即便是现代化的社会,如印度,遵循父母之令、媒妁之言而成的婚姻依旧不少。(你会喜欢:别再迷信了!破解结婚礼俗

 

回到台湾来看,从形式上的婚礼、到身份改变的婚姻状态,双方的家人,在有形无形的涉入之中,不正是一种家族结合的力量?说穿了“门当户对”根本还是大家最在乎的,毕竟经济能力相当、成长环境类似,价值观一致、相处起来才得以融洽、家和万事兴嘛。

我说,那都不要自由恋爱了,全部八字合一合,交由长辈去处理相亲,直接筛选淘汰,最后胜出的,就是条件最符合的,前前后后三个月就能搞定这样。

对于浪漫派的你们来说,这样子的婚姻安排简直就像宣告自己丧失行为能力一样令人崩溃。(延伸阅读:巴黎女人感情观:恋爱中,保有冷静的激情

个人主义潇洒下的挣扎纠结

到底,确认结婚对象是否就像回到填大学志愿似的,你听见心里有个最喜欢的、最想要投入的科系(对象),但让你不安的,总是因为他们最容易被世俗打枪的。妳喜欢才华洋溢放荡不羁,被周围的人说这样妳就吃亏;你就是只被桀傲不驯的女人吸引,但她就是不会顺老人家的意。

 

当你和她选择自由胜于束缚、自觉比别人更懂自己在干嘛的时候,又是哪些人来透露担忧、哪些声音不断打扰享受此时此刻的自我。当两个人相安无事地爱着彼此时,旁人为了什么干着急?

婚姻制度进化到现在,家庭主义日渐式微,连婚姻关系里的财产都可以申请分别拥有,甚至婚前,就该想好婚后对自己的保障。当自由风气尚未成气候,你却已开始看重自己的个人价值与权利,在好不容易决定步入家庭时,你要怎么排序自己手头上的预算、妻子对家事与职涯的取舍、与家人的计较?

长辈总是忧心妳是否在感情里受委屈,然而最后又是为了满足谁的要求与成就,而委屈自己在一场不是自己想要的婚礼?

第一次伴娘的经验在事隔五年后的现在,我还在努力抽丝剥茧,建构爱情与婚姻独立看待的想像。我们未婚,不表示我们不懂得怎么去爱;我们未婚,不代表我们不想结婚。我们只是个人主义的崇拜者,比较在乎自己与对方的感受,不懂如何成全长辈的期待。(延伸阅读: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吗?二十个藏着“但是”的婚姻杀手

如果可以,请不要再问怎么这群人都男未婚女未嫁的,如果有一天谁赋予了我们一双丰盈的白羽毛翅膀,可以主宰自己与另一半的婚礼、婚姻观念与婚后生活,我们将义无反顾地飞翔,回头执以微笑给曾经这么关心我们的你们。


六月主题,婚不婚?Let's Marr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