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女人生命最重大的转捩点,然而不同时代的人们,迎接婚姻的方式却不尽相同。在二十世纪的言情天后琼瑶笔下,婚礼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场景,她不是在小说开头藉着婚礼带出新篇章,就是在故事将近尾声时,以婚礼带出对未来美好的想像。

 

婉君的故事从八岁的冲喜新娘开始;《烟锁重楼》的故事以新娘子梦寒拜夫家的七座贞节牌坊为引子。还珠格格与五阿哥、紫薇和尔康在故事的最后,才终于修成正果,操办终身大事;《苍天有泪》的雨凤和云飞,坦然面对一意孤行的父亲后,才正式举行了一场桐城的“世纪婚礼”



◎ 对前途忐忑不安的新娘子雪珂/◎ 冲喜新娘小婉君



◎ 《苍天有泪》:“一阵风来,喜帕微微扬起,群众立刻爆发出如雷的喊声:‘好美的新娘子!好美的新娘子!’”

 

凤冠霞帔的礼服、花轿、交拜天地、挑起喜帕及喝交杯酒等仪节,是现代人对古代婚礼基本的期待与想像。所以不论是《 六个梦》中的〈哑妻〉、《雪珂》或家喻户晓的《还珠格格》,琼瑶都随着迎娶的仪程刻画男女主角的心路历程:新娘子头上盖着喜帕,身着凤冠霞帔,坐在花轿中领着盛大的陪嫁嫁入夫家,或是忐忑不安,或是满心欢喜。等到与新郎倌交拜天地之后,新娘子就被送进新房等待,直到在外宴客的新郎倌前来用喜秤揭开红盖头,一同喝下交杯酒为止。

 

但是,你知道吗?一旦将时空转移至中国古代,场景就不尽相同。例如从汉代一直到唐代,新郎与新娘都不是在厅堂上行交拜礼,而是在住宅的吉地上,另以青布幔围成的青庐小屋中举行,所以有“新妇入青庐”之说。事实上,门是一个重要的社会空间界限,可能新娘子虽已入夫家门,但是实际上却未获得登堂入室的权力,所以才在宅外设立青庐以行婚礼。

 

此外,无论是花轿还是红盖头,都暗示近世中国要求新娘子第一眼看到的人,必须是新郎倌。不过汉代的新娘子头上却没有蒙着喜帕,似乎并不避讳在观礼者面前露出她们娇美的容颜。新娘子不以面示人的婚俗,大概是在汉末魏晋的时候才形成的,理由众说纷纭,有可能跟趋吉避凶有关,也有可能是为了让新妇遮羞,因此必须以红盖头或扇子遮住新娘的面貌。

 

与此相仿,汉代的新娘子出嫁也不坐花轿,而是乘坐轩车或轺车到夫家。根据汉代的画像石,轩车还算是有屏障的马车,左右立有遮挡板,后方则悬挂着菱形格幡,是有身分的人才能乘坐的车。轺车则相形轻便许多,除了上面的伞之外,四面毫无遮蔽物。可想而知,汉代的新娘子并不需要特别回避路上的生人,而是大方坐在车子里供路上行人观看。

 


◎ 轩车:东汉画像砖-轩车骖驾,1978年出土于四川新都马家乡,现藏于四川省博物馆


◎ 轺车:四川出土汉代单乘轺车画像砖


如今的新娘子早已不坐轩车、不上花轿,而改搭加长型礼车;她们的头上也不蒙喜帕、不戴凤冠,而顶着梦幻的白纱。但是无论新郎是用喜秤挑起新娘的喜帕,还是亲手揭开她的白纱,相信他们心中都同样有些忐忑、有些喜悦,更有着对新生活满满的期待,您说是吗?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苍天有泪》随书附赠剧照、来源、来源、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