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你会喜欢:

当时也是下着毛毛雨的
我甩开母亲的手
不让他牵我的手了
越走越远
越像一个小孩
母亲笑了
那毛毛雨变成母亲的白发
也变成了我的白发了
母亲依然用眼光牵着我
永远默默地牵着我
不让我知道

——鲸向海,〈写给母亲〉

以诗之名〉〉你用目光牵着我的手

13
人都有两条线。一条拉不动,只能被拉过去,因此沿路看了许多风景;另一条可以慢慢拉过来——未来的他就会随之出现。

——郑聿,〈从失恋到世界末日〉,《玻璃》

// 总说生命会替人找到出路,一条线,顺着生命的流动,一条线,是你手中抓紧的希望、你描摹的未来、你想像的自己。

以诗之名〉〉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模样

图片来源:Conya Kazackowa

轻一些,轻一些,
向生活过和正在生活的人致敬。
向农贸市场中被高高举起的小茄瓜致敬,
也向不三不四的流浪者致敬。
哦,向你雨中的自行车致敬
它是快乐的。
 
别得了感冒,好生活
得为我们付诊费。
雨停了不妨数一数我们的花蕊
上面有多少个世界
多少人已经噤声。
我愿意在这一刻听见真实的蝉鸣。

——廖伟棠,〈我们写,写不过生活〉

// 生活再轻一些,就能听见、感觉快乐。

以诗之名〉〉给自己的情话,追寻最想要的生活

图片来源:Anna's Haven

阳光
在天上一闪
又被乌云埋掩 
暴雨冲洗着 
我灵魂的底片

——顾城,〈摄〉

// 有时下点雨,让坏心情跟着雨滴流走,洗刷灵魂的尘埃。

以诗之名〉〉还给你自己,独处的片刻 

图片来源:Fa Buezo 

把花期确认了吧
风景必须完整
旅行必须完成
只是为何你不婉拒远方?
我们喜欢你在这里
小型的风雨里
给我们说说花儿们的故事
或许是茉莉
或许是胡姬
你比划的手势
拨开故事的花瓣如拨开
银河系。你的音容温柔,
却很夜了

我们还不能承认
最好的已经到来

—— eL,〈为何你不婉拒远方?──致 Yasmin Ahmad 〉 

// 最好的,已经到来,当你意识到,你就在最好的时光里。

以诗之名〉〉成熟是看见花开的灿烂,懂得花谢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