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始终相信,无论性别,只要能做真正的自己,就值得被祝福。

在五月初的时候,美国诞生了一位全世界最有名的变性人-Caitlyn Jenner。

Caitlyn Jenner 原本的名字是 Bruce Jenner。当“她”还是“他”的时候,曾经为美国在1976的夏季奥运中夺得了一面男子十项全能项目的金牌。当时的他被美国人民称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在冷战时期,他甚至被美国人视为国家英雄。而退休之后的 Bruce 也并没有消失在萤光幕前,他陆陆续续地参予了许多电视实境秀的演出,并且与第三任妻子结缡了近20年,且与两位前妻一共育有了6名子女。一直到近年,他在电视圈上依然非常地活跃,更是家喻户晓的名人。

Bruce 看似光鲜亮丽且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今年4月与 abc 电视节目20/20的专访后又增添了更精彩的一页——他承认自己已经与现任妻子离了婚,并且动了变性手术,然后从此改名为 Caitlyn。就在这一夜过后,Caitlyn 成为了全美,甚至是全世界最有话题的变性人;而超商里头的 Vanity Fair 杂志封面上美艳又充满女人味的 Caitlyn,更成为了社群网路上疯狂评论与转贴的照片。 杂志封面上的一句话,简短却又展现出了她最强而有力的宣示——“Call Me Caitlyn.”(叫我 Caitlyn)。(延伸阅读:“每一种缺陷,都值得被爱”变性人小陈的告白

今年65岁的 Bruce 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而 Caitlyn,在那个特别的夜晚里,则是以女性的姿态,重新诞生在这个地方。

令人讶异地,美国这么一个多元先进的国家,在 Caitlyn 宣示自己的重生之后,却引来了许多负面的评价。不仅基督徒大肆地批评 Caitlyn 的行为有违神的旨意;很多民众更连署要求 Caitlyn 的“男子”奥运金牌应该要被收回;一间位在 Baltimore 的墨西哥餐厅 Nacho Mama's 在他们的菜单上更称 Caitlyn 只是“在封面上穿着衣服的 Kardashian”(Kim Kardashian 为美国社交名媛与实境秀的知名影星,她曾经因为与前男友的性爱影片而登上了新闻头条;Bruce Jenne r也是 Kardashian 的继父)。

大导演 Clint Eastwood 甚至在颁奖典礼上开 Caitlyn 的玩笑,称她为 Caitlyn Something 而被媒体大加地挞伐。而因为身为保守党 Republican 的支持者的关系,甚至有记者直接去询问 Republican 2016年的可能总统候选人 Rick Santorum:“你是否愿意接受 Caitlyn 的选票?”

当然,支持 Caitlyn 的声音还是很多,只是在看过了这么多负面的评价之后,我还是对很多的言论感到很失望。人们往往认为大多数人的想法或者是行为就是“正确”的价值观,但我们却忽略了在这个世界上,有各式各样的人存在。他们的不一样,就纯粹只是不一样,并没有对错,也不是异类。弱势文化绝对不是应该要被灭绝的文化,而同性恋或者是变性人也绝对不是“病人”。我们应该要把他们当作一般人来看待,我们要给予的,不是同情,而是鼓励。

通常如果你需要去说服全世界你的行为是正常的,那么你就透露出你觉得你的行为是“不正常”的。而这也是美国让我讶异的地方,一个演员的出柜,可以引起这么大的论战;一位国家英雄的变性,能够导致这么多的批评。(和你分享:我想要成为“正常人”!马来西亚变性妓女的愿望

我们可曾想过,65岁的 Bruce 花了过半个世纪的时间为了国家而奋战、隐藏自己的性别倾向结婚生子。他或许得到了名与利,又或许在犹豫的途中不小心伤害到了家人,但至少,在今天,他可以勇敢地向大家宣告自己的重生,并且真正地做“自己的英雄”。如果他再继续地隐瞒下去,Bruce 或许可以继续当他的国家英雄、实境秀明星,也可以继续当他妻子的丈夫和孩子的爸爸;但 Caitlyn 却终将被隐藏在黑暗之中,随着 Bruce 的逝去而消失。

知名电视动画影集 Family Guy 的制作人 Seth MacFarlane 在媒体询问他关于 Caitlyn 出柜的议题时,回答得很好:“我的人生哲学是:‘你活着,也要让别人活着’。如果有任何事情能够让那个人开心,那么他们就有权利去做那件事情-只要她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你活着,你也要让别人活着。”

没有错,“你活着,你也要让别人活着”。你有权利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有权利让自己快乐,人家也有,只是方式不一样罢了。这个世界上生活着70亿的人口,“跟别人不一样”可以视为一种常态,有些时候,更是一种天赋。我们没有能力去干扰,甚至是去批评,或者是阻挠。(同场加映:“成为真正的自己,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澳洲变性人 Jazz 的生命故事

当 Daily Mail.com 把9到11岁的孩子们聚集起来,然后把 Bruce 和 Caitlyn 的照片拿给他们看,并且告诉他们 Bruce 和 Caitlyn 为同一个人时,这些孩子们的回答,单纯,却让人感动——

“她想要成为谁,她就可以成为谁,我不在乎!”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说。

“我想那些批评的人只是害怕改变。我想那些人在人生当中不敢做出任何改变纯粹是因为他们没有勇气以及不知道如何去处理人们对他们的观感。”另一位黑人小女孩紧接着说道。

一位小男孩忽然可爱地自问自答了起来:“做自己真的很重要。因为如果你不是你自己,那么,你是谁?”他困惑地看着镜头。

看着 Bruce 在奥运当中冲过终点线高举双手的画面,我只想对他说:

“Bruce,Caitlyn,妳这次是真的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