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并不是抛弃原来想要的生活,而是去走入下一个生命阶段、去领略彼此的生命深度更多。让心有个栖息的居所。

在我大学毕业到26岁期间,工作跟感情都处在一种漂浮不定的状态,加上做的是剧场,本身就是一种朝生暮死的行业,可以在戏里爱得这么深,下了戏就像冷掉的汤,让人对永恒的感情没有任何可以信赖的依据,对于婚姻,更是奢望加恐慌。那时算命的说:“在28岁之前,妳谈的恋爱都是误会一场。”

后来,经历了几次未果的感情跟几次根本不算是感情的误会,我终于累了,离28岁还有一年,而我已经精疲力竭,几乎想放弃人生的主导权。在一次严重的失恋后,我跟着朋友走进教会,我不知道那时我在找寻的是什么,只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一种很深沉的失落,好像我想要的都不属于我,属于我的也不保证哪一天不会离开我。

在那个小小的礼拜堂,虔诚的大娘叔伯都在大声地朗读圣经,我只是低着头,假装自己也在那样圣洁的气氛里,直到我听见一首歌,让我一颗漂泊无根的少女心终于感到安慰。很奇妙,那首不是诗歌,而是罗大佑先生的经典歌曲《恋曲1980》歌词是这样唱的:“曾经你对我说,你永远爱着我,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么?”

当下的我听见这首歌,竟大哭不已,这十数年来,我好像一直在恋爱状态里,但却没有一份感情让我有过永恒的期待。就在那一天,我决定受洗,因为我发现在我心中真正期待的,不是爱情,而是永恒。

也是因为这个决定,让我开始从新审视自己的恋爱关系,让我对于以前很不屑的“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这件事,开始有了新的看法。“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因为二人劳碌同得美好的果效。”我开始在自己倒数的单身生涯中问自己,如果真的有一天有个男人要跟我一起携手走入婚姻,那时的我,准备好了吗?我已经具备有当一个好太太、好妈妈、好媳妇的心理素质与能力了吗?我这么爱流浪的个性,真的有办法维持一段需要一生相守的感情了吗?信仰这件事,在这里起到一个关键的作用,那便是:因为决定受洗,便是决定要承受一个永恒的契约,而婚姻在人世间,也是一种永恒契约的象征。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相信自己有能力承受第二个契约。(你会喜欢:我想当的不只是“你的太太”:I Do 不是爱情唯一正解

跟我先生认识,是与教会去做国际志工的场合中,飞机上他就坐在我旁边,说我们是在两万公尺高空上认识的并不为过。他跟我职业相去甚远,年纪比我轻,个子比我小,性格更是迥异。基本上就不是我会选择的“恋爱”对象,我们交往的过程,也相当理性,在回国的两个月中,我们常常见面,但是仅只于吃饭聊工作,谈信仰,自剖家庭跟成长历程,准时九点回家,只送到门口就说再见,没有激情,相当理性,基本上不能归为恋爱阶段。

然后有一天,我们终于很认真地来讨论,是否要交往这件事。我们拿出一本笔记本,问了彼此很多问题,比如:我们之间有什么相同之处?有什么相异之处?彼此的交友圈有哪些?如果我们交往会有什么好处?又有什么挑战?就像是签合约一样,我们把这些问题都摊开来谈之后,双方也自我评估了一下。最后他伸出手来,问说:“所以你要跟我交往吗?”我想了想,有点犹豫地伸出手,他问我:“还有什么疑虑吗?”我说:“你这么矮,我怕以后走在路上,别人会对我投以异样的眼光。”他说:“那是妳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关于身高这件事,我早就克服了。”我才自省,关于择偶条件,到底什么才是我的核心价值?

交往的两个星期后,我们决定要结婚,那年我刚好二十八岁,虽然信仰有所改变,但也验证了算命先生所言无误。之后我们去上了教会的婚前辅导课程,去检视我们对妻子丈夫的角色认知、对婚礼的想法、对性的态度、去看原生家庭对我们所带来的影响。基本上我跟我先生都是恋爱战绩无数的人,用一般常理的角度看来,是不会去做这么老土的事。但面对一个慎重地决定,我们都觉得应该用相对成熟的人格去承担,越去想结婚所赋予人生的使命,越觉得这不是一件“只要是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事。“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受洗也教我学会放下自我,去仰望神,在面对苦难时能看见背后所带来的祝福,相信万事万物都有神奇妙的安排,虽然人世间依然波澜不定,但已有永恒的平安在我心,我决定带着这份平安上路。(延伸阅读:爸爸给儿子的婚姻箴言:结婚,不是只为了你一个人

结婚的那年,我刚好三十,顺利的避过风头,把自己嫁掉。不同于有些人,结婚后觉得失去自由、或是两家人的事情搞得疲惫不堪,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婚姻的受益者,让我一直漂泊的身心都有了个稳定的居所。结婚后,本着我跟先生是在做志工时认识的这个缘由,我们继续一起上教堂、做志工、招待朋友、旅行拍照、参与艺文活动。我先生的金融保险专业跟餐饮长才,刚好补足了艺文人士缺乏实际面的这一块,让我可以出门不用认路、饿了不用想要吃什么、报税不用担心少一张、家里总是打扫得很干净。虽然在很多事情上还是有争执,但我觉得,以前恋爱我都只去想我“喜欢”什么人,但神知我甚深,他知道我“需要”什么人。(推荐阅读:爱情不谈愧疚,婚姻也是

我有些在大陆的年轻同事,也面临婚礼的考验,社会风气要她们有房才嫁,娘家看女婿总怕自己女儿委屈,要问工作问薪水,好像只要有车有房,就能永保安康。但是殊不知,越用物质金钱衡量的婚姻,就容易毁在物质金钱上,有钱才配有女人,那有了更多更多的钱,岂不该拥有更多更多的女人?

如果一直在找“更好”的,那永远都会有“更好”的,却没有“最适合”的。

牧师曾在课上说过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每个人都会在结婚后,发现一个更适合自己的人。”听起来很挑战人性吧,并不是所有基督徒家庭就理所当然可以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到老。我们一样要接受试探,一样有自己的脾气,一样会心猿意马怀疑自己所托非人。但结婚里的誓约,是说给上帝听的,能不能做到婚姻里的忠诚,是要跟上帝交帐,而不是对方。“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神创造万物不同,就是要我们懂得互相包容互相尊重,他都能包容一切,我们怎么就容不下对方的一点不同?(推荐阅读:用余生去爱!从心理学看关系细水长流的六个秘密

婚姻对我来说,不是一个恋爱的结果,而是一个让自己发现生命深度与领受祝福的过程。就像合夥组公司一样,找到一个理念相合且愿意共同承担的夥伴,时时调整脚步,时时检讨求进步,时时回馈,事事感恩,一起虚心但勇敢地,共创美好前程。“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妳/你要考虑结婚了吗?准备好要迈向人生下一个旅程了吗?年龄、金钱、外表,都不是要不要迈向婚姻的关键问题,妳需要的,是一份相信自己可以拥有幸福的勇气。


六月主题,婚不婚?Let's Marr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