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这个举手投足都充满灵性的女人,一晃眼已经来到四十岁的年纪。和同是演员的老公高圣远结婚后,他说:“能和对的人走在一块,便是幸福。”而关于这个对的人,我们都不急,慢慢走,慢慢找,他会出现的。(延伸阅读:爱情不谈愧疚,婚姻也是

翻看周迅做过的事、演过的电影、支持过的公益项目,以及结婚一年后细微的转变,你都会体会到一个女人生命中最精彩的绽放。而在美国生长的高圣远,也是一个无龄感浓厚、随时散发温暖力量的男人。曾经,我们以为海洋彼岸的他遥远而有距离,但此刻,他也将自己的家庭安放在中国。

她,保持少女气质,做时尚 icon,继续得奖当影后,甚至是红毯上尽职尽责地负责惊艳时光,那都不足以概括周迅。有时,甚至你觉得她是突破她的社会角色和身份性别的,艺术、时尚、精灵⋯⋯,诸多的词汇,却无法写满一个人的方方面面。(延伸阅读:自然的水滴胸型风潮袭卷红毯女星

他,曾在《CSI》《雪花秘扇》《芝加哥警察局》中奉献出让人印象深刻的演绎,也曾获《人物周刊》全球前100名最性感男人奖。越来越喜欢在中国和泛太平洋地区拍片的高圣远,像一个好演员+大男孩的阳光男子。

直到现在,周迅还是会有属于自己的一点小怪癖,比如吃饭时会从碗里挖一个洞出来,说话也不会自我标榜,也说自己“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好家庭主妇”;中文不好的高圣远在拍摄时,更多时刻只是在笑,顽皮地笑、温暖地笑、会意地笑、在旁人都未注意时和妻子相视而笑。气场是单纯的、工作是高效的,所能感受到的两人,干净得彷佛未经世事,却简单成1+1大于2的和谐奏鸣。

缤纷的简单

从化妆间里踮着脚尖跑出来,披着轻薄的羽绒服,会为美丽的裙装啧啧惊叹,会看着摄影师陈漫电脑中刚拍好的片子说“真好”,同时稳稳地站在尺码稍微大了一点的10寸高跟鞋中,保持女战士一般挺拔身姿,她的小脸依旧漂亮上镜,五官在灯光下更增添了无辜感。

何况,这是她和丈夫高圣远一起拍摄封面故事。虽然两人还在努力适应中英文混搭的交流法,但其实他们有更直接的方式:看着对方笑,配合肢体,配合最陶醉的幸福,神情也许是酷酷的,下一秒就像要把对方吃掉,镜头一转两人又会笑场,在镜头中缤纷呈现,镜头外,两颗心,全是简单。

Marie Claire(以下简称 M.C.):妳永远变不成一个什麽样的人?

周迅:这个世界真的是万事皆有可能,但是我觉得我仍然变不成一个男人吧。

M.C.:幻想一下自己七八十岁的画面,那时妳应该是什麽样的老太太?

周迅:我不知道那个时候身体是不是还健康,是不是还会动,不动的话我也不知道,会动的话,估计也是在寺庙里转来转去——我这些年喜欢学佛。

M.C.:特别欣赏和想合作的导演是? 

高圣远:《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导演丹尼鲍尔、李安导演。他们的故事和类型,感觉都非常强烈。最重要的,无论是动作片恐怖片还是爱情片,根基都是真实的人物关系。一个导演如果在这方面是重点,是非常重要的。(一起来看:十年一觉电影梦,13 部李安代表作品回顾

M.C.:到中国拍片一段时间了,作为演员的感受?最想演的角色?

高圣远:这是一个过程,我刚刚回来,还在认识中国的电影人都有哪些。中国的表演风格和工作方式和美国有所不同。譬如美国都是有了一个特别完整的剧本开拍,中国有些不是这样,会即兴添加或者删减。

好戏就是有好冲突。其实什麽样的角色,什麽样的片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人心有强烈的冲击,譬如一个人物有一件非常想做但是特别难做到的事情。

敏锐和好奇,永不止息


 

2015年2月,电影《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迎来了一个酷酷又聪敏的监制:周迅。这会让人跌破眼镜吗?其实,在周迅的世界里,充满了奇思妙想。她曾经会对着光线“研究”角度,会为好听的音乐跳起舞来,曾经想反串男角演电影,也演过无数夺得影后的片子,生活中,她更是个早慧少女+精灵女人,这两年又突破了性别的局限,更加大气和宽阔,“也许,我就是喜欢做这些事,永远敏锐,永远好奇。”

高圣远也是如此。从美国到中国拍片,不但毫无压力,更激励自己成为一个“中西结合交融体”,他的认知是非常有深度的男人视角,“在美国,虽然我已经演过很多角色,但亚裔角色并没有那麽丰富,最近到了中国拍片,我迎接了新的挑战和机遇。这也是我演员身份的自然延伸。我们处于人类历史上非常有趣的时代,是中西方交叉的十字路口,我非常感谢我的东方面孔和西方背景,给予我两个世界的交错和不同的融合视角。”

M.C.:人生走到40岁的最大感受是什麽?

周迅:40岁是一个很好的年华。这不像十几岁跟二十几岁,世界所有的东西对你来讲都是新鲜的。40岁,你基本上感受到的情感,你看到的世界,你在做的事情,已经确定就是这些,会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麽东西是非常震惊的没有见过的了,现在退休又为时尚早,那麽,在无聊和平淡中,找出意义和动力,我最近在做的都是这些。

M.C.:两个人在精神世界的交集是什麽?

高圣远:我的英文比较好,她的中文比较好,所以其实,一起看电影并不能总遇到又是英文对白又有中文字幕的片子。但这不是障碍。作为演员,我们都是好故事和好剧集的俘虏。一起探索这个美好的世界,一起看电影,一起旅游,这才是重点。

公益,是让自己回归简单

《有一天》发起人兼制片人孙阿美说过,周迅是一个特别细腻的人,虽然看起来有点大咧咧,但在做公益上,她一边是坚持,一边是细心,同时令人很舒服,“我觉得,有大爱的人,才会这样。”

前后历时900天的《有一天》讲述了9个特殊儿童追梦的故事,周迅等人是零片酬出演的,不仅如此,高圣远和周迅根本没多考虑,便将人生中最重要的婚礼也放在了2014年 One Night 的演唱会,随后更将全部门票收入三百多万人民币捐给了《有一天》,让《有一天2》能够更有推动力地进行下去。

做公益具体都做过那些事?当我们问起周迅时,她会不太好意思地笑笑,不愿多谈。但孙阿美记得,周迅和高圣远的婚礼第二天,她就接到了媒体电话,很多人想做这个公益项目更深入的采访,还有,多年不上晚会的周迅在某天上了央视的中秋晚会,没有事前通知孙阿美,她就演唱了《有一天》的主题曲《给小孩》。一直勇敢追爱的周公子,和她单纯灿烂的丈夫高圣远,连公益都能做得又酷又时尚,实在是很有范儿。

周迅依旧走到哪里都带着自己的保温杯,依旧不用免洗筷,会为残疾孤儿之家的孩子考虑到吃什麽?怎麽才健康?而高圣远更是从小便有公益习惯,关爱需要帮助的小孩、遭遇家暴的女性、癌症和白血病患者……做什麽,而不只是说什麽,那可能更是公益性的周迅和高圣远。就像周迅所说的,“这好像已经形成了我们的习惯,也让人变得更简单。”

M.C.:去年7月16号你们的婚礼在 One Night 的公益演唱会上进行,婚后的工作很多也都和公益有关,也成立了专门基金会捐献眼疾的儿童,你们2015年的公益计画是什麽?

周迅&高圣远:我们还是有《One Day》大电影的计画,还是会开 One Night 演唱会,演唱会大概是在7月,还是会帮助小孩,目前就是这样的方向。

M.C.:是不是因为婚礼之后,《One Day》这个项目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让你们觉得这形式很不错,就打算用类似的方式继续?

周迅&高圣远:也不是因为婚礼,本来就希望这项目可以往下走。而且婚礼这个事情不是说有演唱会,才有婚礼,也不是同时来,而是演唱会确定了时间,正好我们也要举办婚礼,我们就想,如果结合在一起怎麽样?因为平时可能做一个公益演出,或者关注的人没有那麽多,但将婚礼放在公益演唱会里,就会带动大家去看。(和你分享:周董与昆凌的童话想像:我们何必向往梦幻婚礼?

M.C.:想法很简单,但用这样的方式呈现出来,就有了很大的影响力。

周迅:但是呢,有些时候我也在想,就是像我这种生活经历的人,其实比很多普通人要丰盛,也不太为金钱发愁,也许回到简单,会比很多人轻松,不用考虑下一顿饭我吃什麽,明天的房租或者房贷怎麽办。但是,想想我的经历,也是从一无所有做起,到现在为止,有一颗比较善意的心去对待这个世界和对待别人。所以,我只是想说,不管你的生活现在怎样,也许你都应该朝这个方向想想看,努力看看。

M.C.:也就是说,不管物质条件如何,回归简单的心灵,也是对自己的公益?

周迅:不论你物质上的多与寡,我都建议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一下,因为确实在我身上验证了,这样会让自己比较轻松和快乐。有些人会说,你当然可以这麽说这麽做,你什麽都有。但是有些时候,我坐车路过公车站,看到很多人排很长的队坐两个小时的车上下班,但他们也会随时随地帮助别人,真的让人很感动。一颗简单、阳光的心,也许暂时改变不了你的经济状况,或者你身处的环境,但是真的可以改变你自己...

【本文美丽佳人提供,完整的专访请参见 美丽佳人6月号:周迅 高圣远 越缤纷越简单,越温暖越幸福,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六月主题,婚不婚?Let's Marr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