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聊过结婚不是女人人生的必选题,也明白。聊起婚姻,你总是有点却步、却又同时向往着稳定的爱情。其实亲爱的,保障稳定关系的,或许重来不是婚姻,而是相爱的本质。(推荐阅读:

新娘

一位新娘,穿白纱或
其他礼服
她的丈夫,牵着她
在婚礼现场(他们比任何人
都早抵达婚礼现场)
来回走,对每桌的人都
笑,对每桌人都
有话聊

新娘与她的丈夫
走回他们的餐桌
坐下,一起吃东西
他们看来十分幸福
他们肯定会
安稳度过一生

当婚礼完结
服务生撤换脏污的碗盘
与多汁的厨余
新娘与她的丈夫
站立在门口
分发糖果
熟识的人都挤到最内圈去
不熟的则站在外圈
大家分批和新娘拍照
称赞新娘真美
然后把糖果拿完

新娘最美,也最幸福
这是永远不容评论的
今后,她将永远
怀念当天的妆发
在所有悲伤的时候
尽力回忆当天的景象

——出自郑哲涵,《最快乐的一天》


(图片来源

 

抛出了这顶捧花之后,婚前的妳就死了。

妳用一生的想像去排练这场婚礼:一位温暖的新郎、一场亲友聚集的宴会。梦中的婚纱妳从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开始想像,在纸上在心中替自己套换过几十万次,直到青春长发直到牵手接吻,每一次的哭泣都让妳在梦中的礼服上纺织更多的期望。妳可能有甜美如蜜的姊妹淘,也许没有,但无所谓,妳会让婚礼上挤满祝贺的女生,妳会让新郎的身边簇拥细致西装的男孩,而且没有一个比妳的男人美。(同场加映:

细节是否真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妳的梦。

妳把一切的梦都留在这里了。

戴上头纱,勒上束腰,挤出身体里的每一丝空气。准备好的宾客、宴席,和妳的男人都等在门外。穿上礼服之后,世上就不再存在那个天真的,与自己同名的年轻女孩。

她死了。

是妳杀死她的。

在美丽得不可置信的舞台上死亡,是那位女孩一生的目的,以及愿望。敬酒、微笑,发糖果给每个朋友,和每个人拍照。然后再见。再见,永别了。

在婚礼之后醒来的,是另一个女人。她有妳的记忆,有妳的身体,也许也将有一些幸福,但从来没有梦想过幸福可能的模样。因为一切的梦,都埋葬在婚纱前的那个女孩里了。作为妈妈,或作为妻子。失去过去的自己之后,将迎来怎样的命运,妳并不知道。(同场加映:

婚礼的隔日清晨,妳失神地看着太阳。

眼前的一切是巨大的空无,而妳甚至不能痛哭。


(图片来源

安康鱼汤

不能死
我用牙齿说服自己
在身体化成的暖洋
缓缓醒来

亲爱的,你在哪里呢?
我猜你找不到我了
因为失去海的压力
他们把你从我身上扯下来
说,这鳍好瘦

亲爱的,失去我的养分
你去哪里?
我剩下半附肝脏
片面生姜
痛觉还在
却不能言语

——出自潘家欣《妖兽》


(图片来源

男人其实是渺小的。他一切的追求,都只是希望留住妳。

也许妳并不需要某个男人才能活下去,但当妳遇见一个需要妳的男人,妳会愿意带着他走。

点头之前,妳从不相信这样的童话故事。

什么王子公主遇见了彼此,融化自己放弃各自的世界,寻找一场共同的安居。妳觉得只有无法独立站起的软泥,才需要住进自己之外的另一个硬壳。妳看着办公室里的男孩全都像小狗一样单纯,说着不可能的话,送着愚蠢肤浅的礼物,叨叨念着的感情只不过是拙劣的求偶舞。妳觉得这样的生物再怎么温暖陪伴,也不可能让自己安心。(同场加映:

妳知道自己比他们成熟,巨大。妳需要的不是一条可爱的小夥伴,而是环绕整个世界的拥抱。

直到那天,妳开玩笑地放开自己,尝试纵身跳入一场神智不清的爱恋。

妳发现那些清晨纸条里愚蠢的小温馨,见面时不得要领的冲动拥抱,河堤上牵得太紧的手,都只是他需要留住妳的渴望。男人不敢承认自己在感情里的无能为力,只能尽力展现出对妳的需要,用自己的生命紧紧吸附住妳。

男人其实知道自己的渺小,于是放弃了自己的海洋,问妳能不能和他在一起。

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妳突然无可遏止地在意起妳的男人。妳突然明白自己一直都是孤独的,今后也将永远孤独下去;但男人们不行,他们不能独自面对无边空寂的海洋。他们无法真正相信自己,因而需要一个巨大的爱恋存在,成为生命的重量藉以活下去。

妳发现自己曾经以为的无边拥抱,幻想中能让自己消散安心的陪伴者,其实从来就不需要,也不存在。

溶化并甘心失去自己的,一直是男人。

于是,当他问的时候,妳点头了。从此带着他走,让他吸吮妳成为生命的座标,依附着妳回忆往后的一切。而妳接受他的可爱,背负他成为自己的重担,日复一日挂念。一起生活,变老,直到必然的分离或者失去。(你会喜欢:

妳终将是孑然一身的。但在那一日发生之前,妳决定担忧一个人,和他恒久地在一起。


六月主题,婚不婚?Let's Marr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