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作者苏菲女巫与我们聊聊舞者如何探索自己的身体、启发心中的爱,并且更完整自己。

舞 名词(N):有节奏地摆动身体的表演艺术,通常搭配音乐。 
爱 名词(N):强烈正面的感情。

舞 动词(V):有节奏地摆动肢体,通常搭配音乐。
爱 动词(V):对后述对象有很深的感情。

你哭了起来 我笑了起来 都为了 爱爱爱 你喊出来 我静下来 都为了 爱爱爱 不明不白 不分好歹 都为了 爱爱爱

- 摘自 方大同 〈爱爱爱〉

“爱”在华人传统的规范中,总是用以一种“名词”词性去展现在各段关系中。我们不高调说爱,也不明目彰扬地向身边人表达爱。理性与内歛是我们东方人美德,然而亲爱的,你有否想像过,这种沉默爱曾经造成过多少的错过与遗憾?

爱,不单是一个名词,它更可以是一个“动词”。今天我们就邀请了六位香港的舞者,在他们不同的关系中,勇敢地向大家分享出他们如何在这个繁华急速的大城市节奏中,练习爱爱爱。(推荐阅读:


(左: 苏菲女巫 ,右: Angela @ Studiodanz 创办人)

“我们不单是一个女性舞者,我们更是一个爱上用身体去旅行的女性探险家。” - 苏菲女巫 X Angela Hang

【第一条爱的练习题 : 女人的身体不必美得像巴黎,但要快乐得像自己】

苏菲女巫 : S/ Angela : A

S:Angela ,你觉不觉得在香港年轻的女生比较少会大方去谈论自己的身体?

A: 是啊,我觉得香港人是比较少去注重自己的“身体”与自己的关系,在我小时侯我己经看到那些外国人都会很注重身体健康。他们无论工作多繁忙,也会抽时间去运动健身或是和朋友出外户外活动,也会欣赏自己的身体的美态; 相反在香港,在中学的体育课中,不知为什么经常也看见那些同学却总爱坐着,他们都很怕玩到流汗和太累,这令我十分不解,因为当时的我是十分喜欢打手球、篮球和羽毛球,也是校队成员,这些运动不单在成长中也给予我不少的乐趣,也令我更认识到我自己身体中“好动因子”的美好。

S:那你这些“好动因子”是如何延展到现在的舞蹈艺术范畴?舞蹈艺术又有什么吸引你可以投入大半生的时间去探索寻求?

A:哈哈,其实我的跳舞经是由办圣诞派对开始,在我读中学时,由于我是就读一所女校,所以每逢圣诞节,我和其他同学都很喜欢组织连结附近的男校一起办联校活动,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彼此认识,而在这些联校活动中,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大家一起做跳舞表演。在当时,我会强逼身边的女同学还有联校的男生们陪我以当时流行的金曲排舞。(推荐阅读:

当我站在派对的台上,那种“I am a star!”的感觉令我乐此不疲,而舞蹈的种子也在我心里开始发芽。其实舞蹈最吸引我的不单是在台上一刻的闪耀,更是因为在我的教学和上其他老师舞蹈课的过程中,每一次我对我自己身体的认识和探索。即使我的舞蹈教学己经有廿多年经验,但我还是很享受每一堂与同学和老师之间的互动,他们的动作或是情绪经常都引发到我在生活的创意和艺术层面的思考,让我可以探索到身体更多元的面向。

S: “对身体的探索”这个听起来有点像电影的冒险故事情节,在香港愿意踏上这个冒险故事的人,你觉得多吗?

A: 我觉得我不算是一个很全然认识“香港”的香港人,所以我不能十分肯定去说愿意去认识自己身体的人是多或是少,但身为一个舞者和老师,其实在我多年的教学和演出的经历中,我也看过有很多很奇特的情况。我看过有很多年轻的女性舞者在人前跳着很性感的舞步,穿着很时尚的装束,但在现实上对她们的身体形状却感到很焦虑,她们总觉得自己不够“标准”,不够“完美”,这也许是在我们教育传统中一直都很少鼓励女生从一个正面和多元的角度去欣赏自己身体的美好。(你会喜欢:

有些人也会说: “Angela 你大概是由小到大都是属于身材姣好的运动员体态,所以你不会明白身材不符合‘标准’的人的痛苦”。但事实上,在我发育时期,我是一个每天也大吃牛油的小胖妹,我和弟弟最爱用匙子一羹一羹地把牛油当果酱吃,在那个时侯我刚好要进演艺学院读书,而真正激发我要减重健身的原因不是身边的如明星般的同学,而是因为我对舞蹈动作的精准度和基础的追求。我热爱动态美学,我也期望用我的身体去展现这种美,所以我才决定制订我的减重计画,并以锻錬更强壮的身体肌能为目标。(推荐阅读:

S:有人说每一事都有它有限的保鲜期,那随着自己年纪的增加,你会担心自己能跳舞身体不能像年轻时那么美好吗?

A: 不会,反而觉得我的身体现在另一个层次,我觉得这比起我更年轻时的状态,又是处于另一个程度。现在的我更了解到自己身体优点和适合自己的练习方法。其实在人生旅途中,每个人都是一个旅行者,在移动中保持自己对生活,或自己外在内在每一个方向的探索热情,这个保鲜期就自然会不断延长,你看看我便知道了(笑)。

Studiodanz 是谁? We Love. We Hug. We Share and We also Dance. Studiodanz 生于2003年,出生地北角及九龙。它是一位对生活充满热情的人物,也是一间充满温度的本地舞蹈教室。在这个空间中,过去十三年,它盛载了无数人对舞蹈的梦想,也为香港地训练出不同领域的舞蹈专业人才。“让舞蹈艺术走近平民百姓,让动态美学触动年轻人的创意”是它一生为念的事业宗旨。

我想和 Studiodanz 做朋友!快来按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