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的过程对一个女人会是剧烈的身体与心理变化。我们如何诚实地去面对自己日渐发肿的身体?认识自己?

我穿着一件蓝色小洋装。背后的拉炼连一公分都拉不上来。

我看着镜子里面的胖女人,肚子像冬瓜一样往前延伸,那个原来的,我以为自己应该有的样子,已经不见了。孕期来到最后,我约好了要拍孕妇写真照,现在却退缩起来,很想把发抖的头缩在坚硬的壳里,假装没有这个事情。

我会这样担心,不是没有原因。妳读过吗?有一本书叫做瘦孕。里面说女人怀孕全程只需要胖八公斤。 我还有一个月才要生产,却已经胖了十五公斤。 忧心忡忡的医生派了营养师替我上教育课程,营养师跟冥顽不灵的我谈话后,断定我不好好控制,继续随心所欲浪荡过活的话,会有二十公斤等着我。

两年前我拍了婚纱。两年后,同一个摄影师,同一个我,来到同一个现场。我的肚子里装了一个小娃娃,我的体重,已经达到不可思议的阶段。当我画好妆,打好光,侧过身子,准备拍照的时候,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同一个人。(同场加映:

我还记得当年的这张照片,我是蹲在一个垃圾桶上拍的,当时的情境很狼狈,我时不时就从小小的铁桶上滚下来,大家都在哈哈哈的乱笑一通,我却得摆出很优雅的表情。我看不到自己穿起礼服的样子,直到照片出现,我才明白一切,那个裙摆,那个镂空,真的好厉害。

现在,我又什么都看不到了。全身上下只裹着一条蕾丝,我觉得自己好胖,每摆出一个动作,对摄影师,打光师,造型师都觉得抱歉。(同场加映:

这样拍照真的可以吗?我在心里不断地问。而且还穿这么少?摄影师教了我一些姿势,我怀疑地依样画葫芦,感觉自己又回到两年前蹲在垃圾桶上的时刻。

“妳要对自己有信心喔,”摄影师看着镜头,温柔地劝导:“不然妳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我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在快门按下的时候,把头抬起来。

就像当年隐藏在我的背后的,长长的华丽裙摆,我看不见。我告诉自己,尽管没有腰线,屁股很大,脸颊肿起来,或许从别人的角度,或许未来的我,看得到我现在看不到的什么。

怀孕,是女人对于美丽定义的新挑战。长达 280 天的,张狂的体重,失衡的体态。大部分的时候,实在让人笑不出来。长久以来,我是一个逞强的人,讨厌没有准备好就出发。可是这一段时间,我决定要开放一点,为狭窄的,关于女人怎样才好看的定义,保留弹性。

说不定,躲在臃肿变形的身躯里面,怀孕的我,可能也有什么值得留念的什么。(推荐阅读:

我想起当初,坐在马桶上,看着验孕棒喃喃自语的自己。那时候的我,小腹平坦,不知道怀孕,对一个女人来说,会有这么大的变动。怀孕让我像企鹅一样行走,怀孕让我笑起来脸颊多了两块肉。更不用说,怀孕这件事本身,就算用拧干抹布的力道,也挤不出一滴滴性感。从小到大,我们已经习惯,变胖对一个女生来说,是古希腊式的悲剧情节,是固定的叙事体,不幸的命运,主宰着人生,丝毫没有转圜余地。

花了一段时间我才适应过来,这个新概念。 变胖没关系。 至少,变胖,跟变丑,不是只能有直线的关系。

我不需要完美的曲线,才能裸露。 我不需要一直保持同一个身体,才能真心喜欢自己。 这是我这次,在体重失控的挫折感中,所学到的,自由心态。


六月主题,婚不婚?Let's Marr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