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现代人生活压力大,喜欢透过泡温泉、做SPA纾压,但妳知道吗?自十九世纪起,这类的水疗法有了系统性的理论为基础,更有一群专家去拥护和实践,连大名鼎鼎的《物种起源》作者达尔文与《双城记》作者狄更生都曾尝试,到底当时的水疗有什么迷人之处和功效呢?让我们一起来发现。


1849年,离着名的《物种起源》出版还有十年,达尔文(Charles Darwin)已经因为工作过度而满身病痛。在亲友介绍下,他到了位于伦敦西北方的城市 Malvern,去做水疗。(推荐阅读你累了吗?工作与生活间的平衡法则


Malvern的教堂街

对达尔文以及同一时代的英国人来说,水疗是新的,也是旧的。

水疗没那么新鲜,因为人们早就相信泡温泉或者做 SPA 可以改善身上的一些病痛,这样的信念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但水疗又很新奇,因为从十九世纪开始,水疗不仅有了系统性的理论支撑,同时也出现了特定的程序和方法,更重要是有一群专家背书。帮忙达尔文做水疗的医生James Gully,就是这套技术热情的拥护者和实践者。

James Gully 毕业自爱丁堡大学的医学院,又到巴黎受训,最后回英国攻读医学博士学位。起初他在伦敦执业,就和大多数医学院毕业生一样。但他很快注意到,在欧洲大陆有种新的治疗方法正在风行,人们称之为 hydropathy,或者用简单一点的字来说,叫冷水治疗(cold water cure)。


 一些描述水疗的滑稽漫画

水疗的知识在短时间内,就从欧洲大陆译介到英国。而敏锐的 James Gully 立刻就与朋友在 Malvern 开了一家水疗中心。

为了让更多人认识这个新颖的技术,James Gully 特地撰写了一本厚达四百多页大书,详述各种症状及其对应的治疗手段。书出版后意外的畅销,一连再版了五次。而达尔文也看到了这本书。

当时达尔文已经为身体上各种怪毛病,包括头晕目眩、呼吸困难等问题,烦恼了好一阵子,他尤其深受呕吐所苦。糟糕的是,达尔文试遍各种治疗方式都不见效果,医生甚至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因此,尽管有些犹豫,他最终决定给水疗一次机会。

和今天的水疗或 SPA 有些不同,当达尔文踏入 Gully 医生的水疗中心时,他可没打算休息一个下午就离开。相反地,当时的水疗要持续好几天,而人们就这么把家当带着(包括家中仆人),在水疗中心中住下。

按照水疗中心的规划,每个“病人”在早上五点钟就要起床,把全身衣服脱光,中心的人员会用湿毛巾包住身体,再包上毯子。就这么维持着一个钟头后,服务人员会在拿几桶水往病人身上倒。早晨的疗程到此大致结束,有些病人会选择出去散散步——这是 Gully 医生十分鼓励的行为。

然后是早餐,清淡的早餐。在此之后,人们则可以自由选择各种水疗的方法。有些人会戴上所谓的腹带(Neptune Girdle),像是束腹般的器材。有人则选择泡澡。到了晚餐时间,也有专人负责供应。(延伸阅读:营养早餐新吃法,让妳健康有活力!

水疗的场景,注意中间那位是下半身泡在水桶中,右边那位则用毛巾包住全身。

这套方法到底有没有效呢?看看达尔文吧。他第一次到 Gully 医生的水疗中心,把全家都带去,住了两个月。事后,达尔文明显感到自己精神变好,身体状况改善了。之后他又陆陆续续去了几次,并且相信水疗绝不是一般的江湖骗术。因此,当女儿身体出现毛病时,达尔文也把她交给 Gully 调养。

达尔文只是 James Gully 众多着名病患中的其中一个。写下《双城记》英国小说家狄更生(Charles Dickens),说过“未哭过长夜者,不足以语人生”的历史学家卡莱尔(Thomas Carlyle),皆曾先后在不同时刻拜访过Gully的水疗中心。

这说明了 James Gully 的事业非常成功,这与水疗在英国受欢迎的程度一句。根据统计,十年之内,英国境内类似的水疗中心,就从两家迅速增加到二十四家。光是 Malvern 一地,旺季就吸引六千名游客前往造访。

就算不进水疗中心,许多人—尤其是女性—也会在家中用简便的器材,照着 Gully 医生所指示的方法,进行自我治疗。


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水疗

一直到二十世纪上半叶,水疗仍在许多医院里施行。甚至时至今日,SPA 在日常生活中仍然相当普遍,但与达尔文的时代不太一样,水疗的医学治疗的色彩降低了,而休闲的成份提高了。十九世纪的人们以休闲之名,行治疗之实,我们则正好相反。(同场加映:一辈子一定要泡一次!马来西亚五星级饭店的草莓SPA

当我们泡在热腾腾的澡缸中,尽情地让水柱拍打身体之际,大概很少会想起,早在十九世纪,就有人这么认认真真地看待水疗。

 

现代人的纾压妙方
〉〉超快!10分钟瘦脸按摩:全脸与舒缓按摩
〉〉最聪明的美肌保养!泡澡美容法
〉〉七种简易释压方法,放松身心好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