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外表,曾经被他人拿来开玩笑吗?“我从小对外在的焦虑,不仅仅是来自内在修养的匮乏,更来自早期被大人开玩笑的阴影。”女人迷驻站作家 Chloe Wu 这么说。我们无法决定自己生下来是什么样子,因此,坚定自己的心,让心发光,才是真正的美。(同场加映:就是要大胆反击!亚莉安娜、加布蕾丝迪贝、芮妮齐薇格:“我的美,自己定义!”

“哇!妳的耳环都比妳的脸还大了!”那天去买早餐时,老板娘这样对我说。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离开后在路口等着红绿灯,我开始想着,如果是以前的我,听了会是什么感觉?

我从小就很在意别人的眼光,也非常在意穿着打扮,更在意自己的长相,我非常需要别人肯定我外表。我的母亲相当朴实,也不爱打扮,但我从小就非常需要外在带给我的安全感,一直到接触心理学后,我才一个个打破外表、装扮与名牌用品的迷思。(推荐阅读:美女的脸都左右对称?其实失衡一样美

“妳是不是不甘愿生啊!怎么把女儿生成这样?”这是我有意识以来,外婆曾经对母亲说的话,这是一句大人不经意的玩笑话,却深刻地停留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刚出生的我,毛发不茂密,皮肤有过敏般的红疹,没有新生婴儿该有的白皙漂亮,没有新生儿该有的讨喜面貌。

但这并不是我可以决定与改变的事实。


(图片来源

“妳是丑小鸭!”小时候下课时我就常跑到母亲工作的地方,有一个叔叔曾经这样跟我玩闹。
“我不是丑小鸭!”我很大声的回应,我那时候,国小三年级。
“妳就是丑小鸭!”他一边笑一边更开心地回应我。
“我不是!”我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大声地喊了回去,就跑走了。

我的心,难过地哭泣着。

我忘了这个人是谁,我也忘了后来是否还有互动,但我一直在心里紧抓住这句话。对于外表,如果是一个外人的嘲弄,我们都可以轻易地与他们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但如果是家人,往往需要很漫长的修复与面对,才能摆脱这些玩笑带来的阴影,而如果妳刚好也在一个媒体文化对“美”是多么狂热地膜拜与追随的环境里,将更难摆脱这层束缚。


(图片来源

我记得我小学六年级开始节食减肥,就再也没有长高了。也记得高中时剪了王菲当红的超短发,被同学笑说像小男生,忧郁了好长一段时间。

后来我终于发现这么需要仰赖外在的肯定,让自己感到存在的价值,因为我没有好好耕耘我的内在。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努力变美,却不愿花时间让自己变好,我愿意逛街一个下午装扮自己,却不愿花时间阅读、上课,为自己的学养、气质扎根。(和你分享:“忠于自己,你天生完美!”Lady Gaga 的女人故事

因此我开始学习,也开始更深刻地认识自己。

也因此我看见我从小对外在的焦虑,不仅仅是来自内在修养的匮乏,更来自早期被大人开玩笑的阴影。而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让自己一步步地理解,接纳外表,在一次次练习自我赞美与肯定中,找回对穿着、打扮的自由,一种不再受限于他人眼光的自由,更是一种逐渐了解自己是什么特质、是什么风格的自由,让自己从他人的言语中解放,而我终于可以轻松自在的面对他人,任何针对外在的言论了。

亲爱的,这是一个难以避免的成长过程,我们都活在对美崇拜(偏执)的环境中,我们不需要成为 super model,而我们可以透过接纳自己的不完美的外在(喔!谁是完美的?),发掘自己独特的美,找到专属自己的自信,让他们的言论像一阵风,而我们优雅自在的感受它,穿越它,更坚定自信地肯定自己的美。(延伸阅读:内在坚强了,外在的美更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