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推荐阅读:

我背对你抚摸末日早晨的潮水
梦禁不起时间洗刷
岛屿化为流沙
数亿空洞颓圮的城
戍守边钟的士兵转身向南
南方森林黑且密
枪枝仅能捕捉索居的动物心底
寂寞的闪光

终于你发现困我的绳
破裂而静止不动
循线穿过雾穿过梦境与森林
仔细地倒立微小城堡里驻留的沙漏
鼓起六月沈睡的热带季风
我敲敲胎动
欲求永恒的花朵

——节录至 何俊穆,〈Dear S〉,《幻肢》

// 遇见你的那一天,便是永恒。相爱一刻,已是人生最美丽的瞬间

以诗之名〉〉《爱的万物论》:霍金的故事,让相爱凝结在怦然一刻 

我喜欢你的嘴唇
像水里的小鱼
我喜欢你的手
遮着脸,像玻璃做的贝壳
像沙
你的气味,白色的铃铛花
我喜欢风转过身彷佛鳍的流动⋯⋯

我喜欢岛
你在岛上
你在风里

——伊格言,《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

以诗之名〉〉这个夏天,爱要趁热 


图片来源:Bree Hurst

我有点喜欢我的宅
喜欢待在溢满电子讯号的房间

感觉逐渐温暖,湿润,并且自在舒展
像桌上那碗刚刚冲的泡面

我们放出滑鼠互相追踪狩猎
“只要发出一封电子邮件,在六个人转寄后
你可以找到地球上任一陌生人。”

而我寻找的不只是陌生人
我的脸就是我想写的书

期待有人已经看穿昨日的表情
在噗浪水道上破字浪前进
等待一生也许有一次碰撞
熟练驾驶键盘
航行在雾面液晶的海上
垂降一颗闪烁灯号如假饵
期待被误认或识破
在对话里角力拉锯一整晚
终于戛然断线
在主机板风扇的规律涛声里失眠
不断翻身,看阳光缓慢涨起
看墙上被拉长变形的宅男身影
再次搁浅在每个越来越亮的早晨

——蔡文骞,〈我的宅男夜〉

// 这首宅男诗好有宅味,“我寻找的不只是陌生人”,网路的温度总是两极的,愿在这你也有温暖的一席之地。

以诗之名〉〉云端情人式的爱 

图片来源:Angela Lopez

如果认真就输了
你何必一直认真去想是否输了
如果不知天空的湛蓝
你何必不画一些乌鸦飞过
反正都咬牙切齿这么多年,
一切嚼碎了便等于复原
反正咬牙切齿地热爱着,
生活也自然很能像晒骆驼。

——十兰,〈那里,生活很能像晒骆驼〉 

// 亲爱的,与其遗憾、悔恨,不如松开手,触摸柔软的风,仰起头,望望湛蓝的天。一切都好。

以诗之名〉〉你真正该放下的不是他 

图片来源:Claire

你不快乐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
你只是虚度了它。无论你怎么活
只要不快乐,你就没有生活过。

夕阳映在水塘,假如足以令你愉悦:
爱情,酒精,或者欢笑
便也无足轻重。

幸福的人,是他从微小的事物中
汲取到快乐,他无法拒绝
这每一天的馈赠!  

——费尔南多·佩索阿,〈你不快乐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

// 以诗之名〉〉幸福,其实很容易 

图片来源:Hope Lenn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