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作者半宁布衣,希望透过女人的再婚议题,谈谈自己以及环境场域的互动,你选的对象,其实也反映你的自我认知。

提到今年年初最“吸睛”的作品,至今仍有首轮戏院上映的《金牌特务》绝对榜上有名。

然而,当我的的噗浪上漫溢着一片对 Galahad、Merlin、Eggsy 的爱慕之情,让西装与礼帽在近年主流的拳拳到肉硬汉风中再次杀出一条血路时,(延伸阅读:不能抗拒的绅士特务!电影中的经典西装型男)我却一眼注意到片中的一位女性角色。(这是女人迷作者的职业病吗?)

Michelle Unwin,主角 Eggsy 的母亲。她的戏份不多,不多到我在网路上搜寻不到她的剧照,但她却是个重要角色,因为她影响了主角 Eggsy 所有的决定,包括离开体操队、退出军队。当 Eggsy 终于成为一位金牌特务,他想做的,也是将母亲接到组织提供的房子里住。

除了作为 Eggsy 的母亲,Michelle Unwin 本身,其实也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关于再嫁:对象、后果、造型设计与其他

如果对《金牌特务》的开场戏有印象,会发现 Michelle 的形象出现了巨大的改变。

在 Eggsy 的父亲阵亡后,Galahad 来到 Michelle 家,从那个场景中,可以看出他们的家里铺着木地板,装潢是比较暖色调、木质的。小 Eggsy 坐在地上把玩着玻璃球。但十七年后,同样的房子里,变得拥挤而陈旧,整个房子内部是以白色为主,触目所及没有任何装饰或非实用性的物品(比如十七年前那个玻璃球),显然经济条件不如以往。而 Michelle 的造型,从第一幕俐落的中分短直发、穿着入时,到后来的场景中,长卷发、毛躁蓬乱,穿着简单朴素的裤装。

虽然网路上已经有了众多关于英国阶级的讨论(请参考:Luci Chen:金士曼、圆场以及穿着西装的绅士们),不过即使是被Galahad 视作平民实验的 Eggsy 父亲,从家中装潢、妻儿穿着、气质来看,其实还是属于平民中较为富裕的一群。照理来说,Michelle 的气质、学识、能力在十七年中不至于有太大的改变,那么电影中呈现出 Eggsy 家境与家庭氛围的巨大转折,问题并不是出现在 Michelle 的身上,而是这个家的男主人变了。

从得以入选为金牌特务的绅士 Eggsy 父亲,到角头老大 Dean。

如果只是要用家境困顿来使 Eggsy 成为片中急待改造的街头混混,如果只是要用黑帮威胁促使 Egssy 加入金牌特务(甚至只是要给 Colin Firth 继1995年出水芙蓉后最具吸引力的酒吧打斗镜头),Dean 完全可以只是一个时常骚扰 Eggsy 家的黑道份子,不需要登堂入室成为 Michelle 的同居人。

然而,Michelle接受他了,与他生下一个女儿。自己也从一个保养得宜的中产阶级,成为一位疲惫苍老的主妇。

女人迷的五月专题是“自己”,在讨论这个议题时,我们常常想到的是自我实现、自己的价值、自己的......,好像智利诗人聂鲁达说的:

——彷佛我有多重要
以致世界连同其植物之名,
在它四周黑墙的竞技场里,
除了接纳我或不接纳我别无选择。

但其实,一个人所选择的对象,会影响她的生活氛围、对自己的认同,甚至外貌。从 Michell e前后两任丈夫对她的影响,我看出这点。

如果 Michelle 的改变只是偶然,那就让台湾连续剧中的角色做一个对照吧,看到 Michelle 的时候,我总是想起她:

看到这张照片,也许大家还不太能意识到她是台湾电视剧《下一站,幸福》中的哪一个角色,因为在剧中大多数的时间,她是以这样的形象出现的:

她是女主角梁慕橙的继母,被称为小阿姨。

Michellee Unwin 和小阿姨,虽然年代不同、国籍不同、出现的篇幅不同,一个出现在动作电影、一个出现在爱情连续剧,但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特色:她们再嫁,而且嫁得不好。

回声:小阿姨的形象、择偶条件与其他

小阿姨形象的前后差异可以从上面两张照片看出来,在慕澄的父亲身边的她,长发飘逸、披着披肩、背着名牌包包;后期的她则穿着花上衣、运动裤、烫了一头短卷发。(到底对卷发有什么偏见?!)

照理来说,Michelle 和小阿姨的气质、背景、学识并不会因为与不同的人结婚而有所不同,但她们两段婚姻所呈现出的生活条件却截然相反。

两任丈夫除了提供的生活条件不同,本身的条件也天差地别。第一任丈夫相对来说,是高、帅、有气质的,第二任丈夫则猥琐不堪。第一任丈夫在叙事中,两人的感情是完全形而上的,比如 Michelle 的丈夫在出场就过世了、慕澄父亲留下的是一家去买蛋糕的和乐。第二任丈夫则有关于身体情欲的叙述,Michelle 在儿子的面前被轻薄、小阿姨则有向丈夫主动求欢被拒的描写。

不但客观条件不同,两任丈夫对她们的感情也不同,Eggsy 的父亲与 Michelle 的关系虽然没有多加描写,但从他阵亡后,Michelle 不要金牌特务的帮助,而只要“I want my husband back“,对照 Eggsy 在片尾要接母亲离开继父时,Michelle 欣喜地站起来,可以看出她对两任丈夫的感情不同;而且 Dean 也是个长期家暴施虐者。在《下一站,幸福》中,小阿姨的第二任丈夫财叔则一直骚扰女主角慕澄,对于妻子也是非打即骂。(延伸阅读: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吗?二十个藏着“但是”的婚姻杀手

妳所选择的对象,反映了妳对自己的认知

Michelle 和小阿姨这两个各方面条件截然不同、命运却雷同的女性,让我想到的是,一个人所选择的对象,反映了对自己的认知。在一位女性自身条件没有太大差异时,两段婚姻所挑选的对象却有极大的落差,不管是因为对第二次的婚姻要求没有这么高,还是因为痛失所爱后的自暴自弃,都反映了她们对自己的认识:“我不值得被好好对待。”(推荐阅读: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练习:我们值得被爱

所以,在故事开头美丽、优雅的少妇,成为故事后半粗俗、平庸的妇人。而第二段痛苦的婚姻,除了折损她们的美貌,残害她们的子女,还把她们曾经柔软的内心打磨的粗糙、坚硬,使他们对于发生在自己或子女身上所有的暴力和侵犯忍气吞声。

受到现代教育的女性如我,在想到“自己”的时候,常常会关注的是自己本身。可是,即使在当代的电影电视中,仍然可以看出建立长期情感关系的对象不但会影响女性的自我认知、生活品质,同时也反映出女性对自我价值的认识。

也许,当我们揽镜自照发现又多了一条皱纹,又或者,对于自己的伴侣有许多埋怨,这都是重新审视自己的警讯。(同场加映:写在挚爱大维亡后,雪柔:谢谢你成为我的夥伴,让我能挺身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