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对“人”的温度去为女人、同志、贫苦阶级发声,破除了“人生胜利组”、“资本家之女”、“富二代”的标签。

对我来说,“人”永远是我最想理解的关怀。

社会民主党候选人李晏榕就这样带着一身对于“人”的热情而来,在访问李晏榕以前,我对她的理解并不深,我只知道李晏榕在前一阵子因为“友达董市长李焜耀之女参选”而引起了一波讨论。在其中,有人揶揄她身为资本家的女儿,与所属政党社会民主党“与人民站在一起”的理念冲突,也有人质疑如果她当选的话,会不会违背对选民的承诺,改为权贵谋福利。

父亲是市值高达一千八百亿元企业集团的董事长,又一路拥有北一女、台大法律系双主修社工系、法国社会科学院与巴黎第十大学双硕士的高学历,这个看似人生十分顺遂的女生,在众人面前就这样被贴上一张张“富二代”、“人生胜利组”、“资本家之女”的标签。(推荐阅读:“聪明不等于优秀”的时代:脱去名校外衣你还剩什么?

但在访问的过程中,李晏榕却用她的笑容与话语很平实地抹去了这些标签,完整地呈现了她只会是“李晏榕”,也只能是“李晏榕”的样子。跟李晏榕谈话,会不知不觉接收到她所传递出来的温度,因为她对于“人”有执着的关怀,在那些直接的一言一语里,李晏榕是感性而犀利,世故却善良,却始终不忘灿烂地拥抱人。

如同她竞选那句宣言:“性别与出身,不该决定我们的人生。”她让我看见了权贵子女不会只是低薪还有高房价的帮凶,相反地李晏榕的人生方向始终与她的出身无关,她不向往虚幻的财富与名利,只固执地想用自己的能力帮助每一个有血有肉的市井小民。

所以她当了律师,在案件的承接上却始终跟父亲的集团切割,专办失婚、家暴、性侵等少有牟利空间的家事案件;所以她加入了一个没钱、没资源、没名气,只拥有理念与梦想的新创政党,所提的政见冲着财团而来,希望政府的政策能与人民真正站在一起; 所以她看见了幸福这件事,不应该是理所当然排除某些人而来,所以她用自己法律以及社工的专业去力争同志、女性、穷人的权益。


(图片来源:李晏榕脸书

李晏榕的光芒不是因为她是谁的女儿而被定义, 也不是因人生胜利组的表象而来,而是真切地拥抱着对人的热情而来。每个人对于“幸福”能不能都拥有基本的额度?不管什么样的兴趣,都能享受在过程中,不怕社会有异样的评价?不管什么样的性倾向,都能自由地大方说爱,对于彼此的未来不再感到不安?不管什么样的工作,都能找到享乐与工作的平衡,生存不再是拿健康去换取?我们要的幸福很简单,而李晏榕所向前行的远方,正是期待每个人都能同样平等地拥有幸福额度。

“人”永远是生命中最想探讨的事

李晏榕一生的选择都绕在“人”身上打转,在高中时期她就发现自己对于“人”着迷,特别喜欢与人互动,认为每个人的每段故事都是绝对独一无二的存在,那些快乐与伤痛、身体经验、情欲流动都不会由第二个人来重复经历,而这样一心想探究有关人的一切,向往念人类学系的李晏榕,而后来在阴错阳差之下,李晏榕到了法律系。

“那你从此以后就这样甘于待在法律系了吗?”我好奇地问着李晏榕,她却笑了笑以后回答我:“一点也不。我刚念法律系的时后,真的很迷惘。”刚开始念法律系,发现自己在课程内少有与人互动的机会,对冰冷冷法条没有兴趣的李晏榕,就这样选择一路往“人”钻去,另外双主修了社工系,在两个科系不同教育方式的过程中,李晏榕逐渐找到了自己热情的所在与定位。

李晏榕在大学毕业后,先考取了社工师执照,在晚晴协会协助失婚妇女一年多的时间,后来因为在协会当中,她看见了太多女性因为对于法律问题的不理解,而在困境中难以挣脱,所以她又重新选择走回法律这条路,考取了律师执照,并在法国留学归来后,自己开设事务所,成为专职家事法的律师,所接的案件多与离婚、家暴、性侵害等有关。(推荐阅读:性暴力不是女性议题,而是人权议题

在律师的领域当中,选择专职家事法的人并不多,“因为接这种类型的案件说实在并不会赚到很多钱。”李晏榕与我作解释。“但我认为这是能够结合我两种专业最好的工作了,因为家事法是跟人最有关的工作。”不走国际商务案件,为了性别议题不断努力的李晏榕,想要成就的梦仍然“以人为本”,希望让每个人都过上更好的生活。

从李晏榕的事务所布置里,也可以从细节里看到她对“人”的关怀。在她与郭怡青律师、庄乔汝律师合开的事务所里,除了布置风格十分温柔之外,还特别设了专门放置的童书的区域。

我好奇地问李晏榕童书的作用,她用一贯的灿烂笑容对我说:“我想让孩子记得爱的模样,而不是吵架后的距离。”

因为有许多来事务所寻求离婚协助的夫妻,感情都已走至尽头,彼此之间再无爱的言语,只剩下尖锐的争锋相对,李晏榕不希望孩子在现场看到父母失和的嘴脸,所以她特别在谘询的房间外,另外开辟了一区给小朋友休憩的空间,让孩子不会成为感情裂痕下的牺牲品。

婚姻不应该是女人三十必然的焦虑

“性别,是我一直在学习与捍卫的课题。”在大学时曾修习过妇女学程的李晏榕,在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也与此紧密相关。“我那时候就在想,有什么地方是可以让我一边作社工师,又能一边关心性别议题的,所以晚晴就成了我的首选。”一谈起晚晴协会,李晏榕泛起了笑容,因为她在里面认识了一群从婚姻困境中走出来的坚强女人们。

“我那时候常常在想,有时候不是我帮助了失婚的她们,而是她们让我学习。”在晚晴协会的工作期间,李晏榕看见了每一段关系都是一种练习。

丈夫外遇后的女性通常会有三阶段的转变:一开始是会失去自信,不断质疑自己哪里不够好,丈夫才会移情别恋,第二阶段则是感到迷惘,慢慢地在摸索,为了自己的路做准备,最后一个阶段则是蜕变得既坚强又美丽,不管有没有伴侣都能挥洒灿烂的自我,在最后阶段的姐妹不只能够自在地与自己相处,还能够帮助还在前两阶段的姐妹。用过来人的经验,手拉手一起度过失婚的风暴,这样的“姐妹情谊”也是李晏榕最深受感动的地方。

“这些姐妹们,都在用自己的经验展现给我看婚姻这件事。”在感情的世界中,美好的婚姻不是天下掉下来的,是需要经营的,而太多的女人在适婚年龄时被社会价值观所惑,在还没准备好以前,就贸然地踏入了婚姻。从晚晴协会到自己成立事务所,看过太多眼泪的李晏榕认为婚姻不是女人必然的选项,而太多女人在潜意识中还是认为找到一个好的丈夫比自我的突破来得重要。

“女人一旦结婚以后,自由被限缩很多。”李晏榕正色地说。女人在婚姻中,往往要担负起照顾者的角色,妇运即使行进至今,已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但婚姻中的权力结构却没有被松动。现在我们不会听见如过去般明显的性别歧视用语,但在婚姻与家庭中的隐性压迫仍在,给女人很多束缚。

“以女性参政来说好了,为什么女性政治人物这么少?”李晏榕提出了问题,这背后的原因往往是因大家认为女人要先顾好家庭,才可以步入政坛,因为要先把私人的家务打理好,才显得有能力可以处理公众的事务,但大家对于男人,却不会有相同的标准。在女人纷纷走入职场的现在,被要求工作和家庭同样都要兼顾的往往都只有女人,一个又一个被要求“完美”的女超人诞生,在我们歌颂她们辛苦的同时,却没有人问过她们的压力该怎么舒缓。(同场加映:当母亲是选择,而不是义务:不想生小孩的女人不用对社会解释

在婚姻普遍被认为是两个家庭,而非两个人结合的框架下,这制度不见得适合所有人,但社会氛围总用“女人的青春有限”来威胁,让女人以为婚姻是到了三十岁必经的过程,而如果结婚以后选择不生小孩,那压力更是会有如排山倒海而来,大家都问着你的婚姻意义在哪里?结婚以后不生小孩,夫妻与家庭的未来要往哪里去?

“那我们有想到个人的选择吗?”李晏榕反问了一句,她始终认为要放松对亲密关系的想像,并尊重个人的自主性,今天不管女人结婚生子与否,女人在婚姻和家庭都拥有主体性,不用费劲心思屡次跟别人解释自我。公私领域之间从来不是明确的二分法,因为家庭不只是女人的责任,也是国家的责任。

温柔而固执地走入政治场域


(图片来源:李晏榕脸书

李晏榕一直是个对自我规划有条有理的人,闯入政治场域是一个意外。从台大到出国留学、回国创业,李晏榕的人生都是在预期的计画中,一步一步逐渐实现。这次的参选,对于过去的她而言是从未在人生列表中的选择。

“那时候召集人范云来问我的时候,我想着性别平权这件事,就这么去了。”李晏榕说,身为妇女新知基金会董事的李晏榕,长期和范云都在台湾的性别平权运动努力着,但两人也看见了现在在国会中,只有尤美女、邓丽君等少数立委致力于此,因此她们也想把这样的平权意识一起带入国会。

李晏榕有丰富的性别平权运动经验,也特别在意多元平等这件事,包括在同志伴侣收养案件、中天新闻龙卷风抹黄学运案件、324行政院镇压案件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许有人说,我们想走入国会的做法是另一种由上而下的菁英思考,但如果能够有更多的可能,我们为什么不试试看呢?”

对李晏榕还有社会民主党而言,她们想告诉选民:“大家有更多的选择。”政治这件事,可以不只是在两个烂苹果之间挑选,而是能够有一颗真正与人民站在一起的好苹果,不同于传统的政治人物,她们值得人民用选民用选票托付。

李晏榕也跟我分享了一个故事:大龟和周周是一对同志伴侣,他们相识、相爱、互相扶持超过十五年。三年前,他们一起远渡重洋进行人工生殖,周周生下一对双胞胎,两个新手家长经历凌晨三点起床帮孩子喂奶,看着孩子学会走路说话,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他们的生活就像所有异性恋夫妻一样,充满亲情和爱情,以及各种与“家庭”有关的元素。但是,现行法律却不允许大龟成为两个孩子法律上的家长。李晏榕与这对同志伴侣一起尝试过许多方法,开记者会、游行、上法院,或是参加立法院的公听会,然而,国会里代表反同的力量,仍旧压过所有关怀性别平权的声音。

“如果国会一直被没有性别意识的委员把持,我们期待的改变始终不会发生。”对于李晏榕而言,国家的制度的改变仍然是重要的,因为我们在体制外呐喊的声音,终究要回归到体制内去促成改变,而一个政策或法案能影响人的一生。就像十五年前,没有任何人知道家暴防治法是什么东西,大家仍秉持着法不入家门的想法,但到了今天,在法律与社会交织作用下,人民的价值观也被引导到另一个不同的方向,不再视家暴是个人私事,同志的婚姻也是如此,有时候需要制度先行,让每个人在法律的规范下,拥有更好版本生活的自由。

“错过这次的选举,我会后悔吗?”李晏榕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对她而言性别平等、阶级平等、福利国家是重要的,所以她要进入政治场域,为了始终不能放弃的理念努力。当价值观冲突的时候,就尽量去沟通跟说服,让别人看见另一种生活的可能。

“要投入选举,就要让人看见想要选上的决心。”眼前的李晏榕说得坚定,因为她深信第三势力如果不成功,会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无法去给选民一个值得信赖的选择,在意的话语要温柔地说,但不想被世界改变的理念要固执地捍卫,这样的李晏榕是温柔而固执地往未知的政治场域走去。(你也会喜欢:刚强女子的温柔哲学:听女人迷 CEO 与主编聊工作

制度不应该理所当然排除他人

对李晏榕来说同志婚姻、长照制度、公共托育是她认为最急需建立的制度。李晏榕有个梦想——在台湾,每个人都能是“安心”的。

身为母亲时,能够“安心”送孩子去有品质保障的非营利幼儿园;每个月的托育费用不再是沈重压力。身为同志时,能够“安心”地日子算什么都是从复数开始,计画的“之后”里都有着彼此。身为需要照顾的老人、患者时,能够“安心”得到陪伴,不必担心久病床前无孝子,让家属心里的伤痛长期下来转化为照顾者的身心压力。

生存容易,安心却难,李晏榕理想中的台湾对于每个人都可以是安身立命的所在。我们总在生活中会有昏了头的时候,但之后的考验才是长久。政府最重要的,是让人民安心,而所谓安全感不是靠言语说出来的,也不是靠感情捆绑住的,而是真真实实的,用每一天,去让人感受希望,不要让人民每天睁开眼,都为了当下发愁。(延伸阅读:

2008年,李晏榕前往法国深造,五年的异国经验,让她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身为“外国人”的滋味,但也让她第一次经历了“社会民主”的文化冲击。

在法国,准时下班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孩子六个月大开始,父母亲就可以申请社区附近的公立托儿所或幼儿园,让孩子在父母工作时能够获得妥善的照顾。此外,法国政府提供租屋补助与公共住宅普及政策,使得人们不必为了买房子,而每月背负庞大的贷款压力;家中长辈因为年老而需要看护时,政府提供的日间居家照顾、辅具补助与公共机构照护服务等,都使老人家能够享有多样化、高品质的照顾与居住安排。她看到一个健全的社会安全体系,是如何地让人们即使在遇到生老病死等重要事件时,依旧能够平等、自在地面对。

达成这样的生活并不困难,只要建立公平的税赋制度、增加对财团与富人的课税标准,就能够让社会中的每个人都过着如此平等与自在的生活。

所以多元平等是社会民主党最执着的理念,因为一个制度应该是要让所有的选择都能自由,而不是理所当然地排除了某些人与族群,我们不能因为差异,就去造成无从解释的差别待遇。而团结则是社会民主党另一个追求的未来,李晏榕希望有能力的人应该能够去帮助较弱势的族群,阶级不平等不应该被扩大,否则对立与冲突始终无法弭平。


(图片来源:李晏榕脸书

“要坚定自己的意志,会迷惘代表你正面临着许多冲突的烦恼。”在访问的最后,李晏榕与我们分享了这句话。

要相信你自己,因为我们是最理解自己的人,李晏榕认为女人因为从小到大被教育成要照顾别人的想法,因此有时候会太过指责自己的自我,但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时候,我们又如何能让别人相信你?有些东西你要相信它才会存在,你要相信自己,要相信选择,不必忧虑不必害怕,因为你就是那个选择,只有相信自己选择的人,才能够把握住自己。(延伸阅读:“相信自己要做大事!”举债上亿,让运动精神在台湾扎根的徐正贤

遥远的地方,对李晏榕而言有一种梦想。不是梦想于美丽,而是梦想于苦痛。 即使远方的风景,在现实中并不尽如人意, 李晏榕也始终坚持,因为到远方去我们才能实现想望, 在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这样一直关注“人”的李晏榕,要带着众人的故事往远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