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美国流行音乐产业中的黑人女性,相当不容易。Beyoncé 用她独特的个人魅力带给许多人勇气,一起来看她的故事。

SNL 之前出了一个以国际巨星 Beyoncé 为主题的恐怖悬疑短片“The Beygency”,内容对 Beyoncé 与死忠粉丝之反讽与嘲弄,连 Beyoncé 本人都大笑转贴。这部短片主要在描述某男原本是个普通的男子,某天在一个正常到不行的好友温馨聚会中,与友人无意中聊到了Beyoncé,在场所有人都对 Beyoncé 赞誉有加,唯有他说了一句:“她是很好啦!但我没有那么喜欢她 Drunk in Love 那首歌”。这个致命的错误发言让他开始被 Beyoncé 的特务疯狂的追杀,他不仅因此失去法律身份,帮助他逃亡的人也被枪杀,最后他则被逮捕关进大牢,这一切的一切都只因为他冒犯了当今世界的女王——Queen B。

中文字幕请参见:蜘蛛人惊奇再起男主角最新力作! "碧杀记" (中文字幕) (HD)

Beyoncé 在当今世界中的天后地位确实不容小觑;从2003年的 Crazy in Love 与 Baby Boy 开始,自 Destiny Child 单飞的 Beyonce,便以优异的舞蹈能力、浑厚的嗓音、朗朗上口的歌曲、视觉效果绚丽的音乐录影带、魅力十足的表演,以及惊人的演唱会排场席卷全世界。十二年来,她的每张专辑都是话题,同时也是 Billboard 的常客和葛莱美的常胜军,从2003年 Dangerously in Love 的性感邻家女孩、2006年 B’ Day 的都会时尚新女性,逐渐蜕变为2008年在 "I Am… Sasha Fierce" 中大谈性别议题的女性主义者,一直到2011年,Beyoncé则正式以 Run the World(Girls) 一曲,强悍地向世界宣示她就是当今世界的女王。

事实上,Beyoncé 的“世界”早已不仅限于“流行音乐”领域,她所刮起的流行旋风与因之而来的影响力,已让她成为了“美国”的象征符号之一,无论是美国总统Obama两次的就职典礼,或是美国超级杯运动赛事都少不了她的身影,而以当今美国流行音乐产业在全球的强势地位而言,Beyoncé所能掌控的世界,的确几乎是“全世界”。


Beyonce于第57届美国总统就职典礼表演。photo credit: Photo Phiend

就一个身处美国流行音乐产业中的黑人女性而言,这是相当不容易的,而 Beyoncé 成功之处便是在于她形塑出了一个相当特殊的黑人女性形象,并不断地丰富、操作与玩弄这个特殊形象的面貌,此正是她身为一个黑人女性,可以在今日成为“美国”符号的原因。在 Beyoncé 之前,黑人女性在流行音乐产业的形象,其实已经经历过许多的转变:爵士乐、蓝调、灵魂乐时期的黑人女性歌手如 Billie HolidayAretha FranklinNina Simone 等人,多是以温柔、包容、智慧等抚慰人心的母性形象,出现在公开的演出场合。

到了1980年代左右,Funk、Disco 时期的黑人女性歌手如 Lyn CollinDonna SummerDiana Ross 则开始穿着俐落、亮眼的时装,以独立、时尚、俏丽为新兴的黑人都会女性高歌。在1990年代嘻哈音乐的时期,女性的形象则又转变为性感欲女(如 Salt-N-Pepa)、邻家女孩(如 Lauryn hill)、威严大妈(如 Queen Latifah)等三种典型。(和你分享: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Glory/逐梦大道》唱出追求自由之路把小金人与全世界共享!


Billie Holiday, photo credit:Thomas Berg

Beyoncé 在 Dangerously in Love 与 B’ Day 中所表现出女性形象,便多是承袭嘻哈音乐中常见的“邻家女孩”(如 Crazy in Love)、“性感尤物”(如 Baby Boy)、“时尚欲女”(如 Deja Vu)等对黑人女性的典型塑造;而她在2006年所接演的 Dream Gril 中,则显然是重现了 Funk 与 Disco 时期黑人女性歌手亮丽的秀场装扮。

然而,在2008年的 "I Am… Sasha Fierce" 之后,Beyoncé 开始更主动赋予自己一种“女性主义者”的形象,不但在歌词、音乐录影带与公开言论中皆强力鼓吹、捍卫女性的独立与自主性,也以实际行动展现她对女性的支持与提拔,例如带着全女子乐队 Suga Mama 在巡回演唱会中表演、或是大量启用舞蹈能力优异的女性舞者,Beyoncé 的舞蹈编排也越来越强调某种女性的生猛与强悍,而不再只是性感与活力。

Beyoncé - Crazy In Love ft. JAY Z

相较于前辈们所呈现出的母性、俏丽、性感,Beyoncé 的女性形象最大特色,便在于她的“野味”,而此通常展现在强而有力的大腿、前凸后翘的曲线、丰腴的身材、注重爆发力与律动感的舞蹈,也就是她的“身体”。Beyoncé 此种用身体所塑造出的“野味”,在她刚单飞的 Crazy in Love 音乐录影带中便已可见端倪,后续许多单曲的编舞与表演皆朝此方向发挥,到了2011年 Run the World(Girls!) 的音乐录影带,则更将此极具身体性的“野味”推展到极致,成为一个由霸气狂野的女王所建立的女子军团与国度。(同场加映:碧昂丝不只唱歌,更为人权发声

Beyoncé -Baby Boy

Beyoncé 对于自己身体所具备的“野味”显然很有意识;她曾在纪录片Year of 4中提到:“这首歌(Run the World)就是关于舞蹈,它的节奏让你想要动,把你带回非洲”,也为了重现她在youtube上所看到Tofo Tofo非洲舞团身体中的“能量”,屏弃了原先舞者们数个月来以看影片学习动作的工作方式,转而要求唱片公司必须远赴非洲邀请Tofo Tofo来亲身教导她的舞者群,并在音乐绿影带中现身。

Beyonce 认为:“你渴望感觉被音乐占有,那跟你对着镜子练习是完全不一样的事情,这些人(指Tofo Tofo)有一种很像是...完全失去控制,那是一种感觉,我只是不想在这首歌的任何地方失去这种感觉。”于是,Run the World(Girls) 的舞蹈编排,便极度地突显 Beyoncé 所需要的某种“野味”,这种“野味”被要求是非洲的、是身体的,也必须是近乎失去控制的巨大能量。

这股“非洲感的野味”在 Run the World 的音乐录影带中,除了透过荒野、沙漠、骏马、狮子、鬃狗、爆破、火焰、汽油桶等具体事物展现外,也处处可见于舞蹈的编排:首先,Beyoncé 以 Tofo Tofo 的非洲舞蹈现身,这段舞蹈着重于肩膀的抖动、双腿的开合、脚步与重心的频繁转换,主要以关节、四肢的碎动与细微的身体律动,透露身为非洲女王的她与常人相异的身体质地;再来是 Beyoncé 与女性舞者的群舞, 则回到以脊椎为身体中轴的挺立姿态、强调大腿与臀部的运用,突显 Beyoncé 的女性身体曲线;接着则是 Beyoncé 躺在沙漠中如蛇蝎般的独舞,她不时将腰突起、摆动双手,或是以肩膀为支撑、以双脚在沙上划圆,让她又再度具备了某种生物性。

最后,则是 Beyoncé 与大批女舞者气势万钧的群舞,她们变化着头、胸、腰、臀等在脊椎中轴上的身体部位,在侧头甩发、压低下蹲、胸部到臀部的波浪律动或是环状绕圆当中,辅以动作质地的瞬间爆发,再不时搭配近似行军般右手直挺上举的手势,完整突显出“女子”与“军团”两个特质。(延伸阅读:碧昂丝:“女人可以成就任何事情,包括妳自己”

Beyoncé - Run the World (Girls)

在动物性与女人、关节四肢与脊椎、挺立与律动的相互交替之间,Beyoncé 便用“身体”将自己塑造成了“非洲女战神”。这让她不再只是 Crazy in Love 中扭腰摆臀的邻家女孩,或是 Single Ladies 里挺拔俐落的独立女性,而是在 Run the World 里成为了一个既野性凶猛、又性感强悍的女人。

有趣的是,Beyoncé 虽在歌词中不断高呼“运转这个世界的是女人!”,但“身体”与“女战神”却正是1990年代的黑人男性饶舌歌手对于“黑人女性”最典型的塑造。将黑人女性的“身体”性欲化并不难理解,“女战神”的形象则主要来自于1990年代盛行的“Hip Hop Nationalism”,具有国族意识的饶舌歌手如 Public Enemy、X-Clan,经常会将黑人女性描绘为与男性一同并肩作战的“女战神”或“非洲之母”。

“Hip Hop Nationalism”主要承袭自1960年代黑人民权运动时期后深植于美国黑人社群中的“黑人国族主义”,1990年代的饶舌歌手们借用知名黑人运动领袖如 Malcolm X、Martin Luther Kings 的名字、形象与理念,并沿续这些黑人领袖呼吁在美国境内要建立一个黑人国度的论述基础,作为1990年代美国黑人面临艰困政经环境的斗争手段。

“古非洲”在“Hip Hop Nationalism”当中,则被描绘成美国黑人的文化起源地与人类文明的根源,以增进美国黑人的文化自信,并对抗美国社会中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因此,“Hip Hop Nationalism”成为了一个既回望古老的非洲、又冀望未来能建立黑人国度的国族主义,它透过回首古非洲和1960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来面对1990年代非洲裔美国人的社会处境,并藉此推动美国黑人能在未来共同追寻相同的目标。

在此之中,黑人女性则开始被饶舌歌手塑造为养育黑人国度成长的“非洲之母”(见 女饶舌歌手 Isis 的“The Power Of Myself Is Moving”音乐录影带,Isis 为非洲中心论饶舌团体 X-Clan 的成员。),或者是与黑人男性一同作战的“女战神” (见 女饶舌歌手 Sister Souljah 的“The Final Solution:Slavery Back in Effect”音乐录影带,Sister Souljah 为具国族意识的饶舌团体 Public Enemy 的成员。)。

以符合古非洲被赋予的起源象征,“她”成为了让黑人国度诞生的母亲,也是捍卫黑人国度的战将。于是,在嘻哈音乐当中,黑人女性的“身体”一方面被性欲化,一方面也被塑造为“非洲之母”或“女战神”,作为国族主义中黑人国度的孕育者,而 Beyoncé 在 Run the World(Girls!) 的音乐绿影带中,则显然便是挪用并综合了此两种嘻哈音乐中黑人女性的典型形象,将自己塑造为“性感的非洲女战神”。

Isis - The Power Of Myself Is Moving

不过,Beyoncé 虽然接受了“身体”与“女战神”等黑人男性饶舌歌手对黑人女性的形象塑造,但正是她对身体与舞蹈的积极运用,让她并非仅仅是被客体化的“性欲对象”或“国族养育者”。她一方面运用时装的裸露与对身体曲线的突显,让她幻化为一个又一个常见的黑人女性形象,满足男性(无论是黑人男性或白人男性)的视线与欲望投射,但她所具备的爆发力与能量却又让她具备某种自主性,得以获得女性的青睐,并成为女性力量的象征。因此,与其说 Beyoncé 是个激进的女性主义者,不如说她十分聪明,或者说非常狡猾地运用“身体”操作与玩弄“黑人女性”所曾被赋予的典型形象。

对我来说,要站出来表现自我是很冒险的。作为一个年轻女性,我希望树立一个典范,就是我们可以也可能拥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唱片。有时候我们不去企求碰触到天上的星星,而是满足于做到身边的人认为我们应该要做到的样子,我只是不想要仅止于此。——Beyoncé,Year of 4

这段话让 Beyoncé 看起来非常具有女性的独立性与自主性,事实上,从 Run the World(Girls!) 音乐录影带的例子中,可以看到显然 Beyoncé 非常清楚要怎么“满足于做到身边的人认为一个黑人女性应该要做到的样子”,而让她可以“不仅止于此”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她对身体与舞蹈的高度运用,此赋予了她能够翻转、游走、进出于“应该要做到的样子”的可能性,并成为她“站出来表现自我”的力量来源,也的确让她为黑人女性歌手树立了另一种典范。

然而,Run the World(Girls!) 音乐录影带中最吊诡的是,Beyoncé 在开霸气后,却在结尾撕下黑人男性军官的徽章贴在自己身上,并与身后的女子军团一同向男性敬礼。一个如此强势、狡猾又深知如何操弄黑人女性歌手形象的流行巨星,这个行动确实耐人寻味:这是认同黑人女性要与黑人男性并肩作战的主张?或者是讽刺女性依然要表现出对男性的服从?(一起来看:男女平等就够了吗?从女性主义课堂上的一个异男谈起

有趣的是,具有强悍、野性女性形象的 Run the World(Girls!),却是 Beyoncé 有史以来排行最差的单曲成绩,然而同张专辑中欢欣歌颂“爱”的 Love on Top,却是MTV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音乐录影带。这似乎意味着整个美国流行音乐产业的性别权力结构依然是偏向保守的:黑人女性依然被期待只能谈“爱”,其他的主题最好都不要碰──流行音乐王国的女王,依然要奉“公”守法,或许,这也正是 Beyonce 认为她在“冒险”的根本原因。

 

作者介绍:

 

梦露。北艺大舞蹈研究所即将毕业,身兼街舞舞者、当代舞舞者、舞蹈创作者、舞蹈研究者,曾参与台大杯街舞大赛、台北艺穗节、澳门艺穗节,研究成果曾获邀至挪威、美国、希腊等地发表, 是才华洋溢的帅妹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