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女人迷编辑采访的陈怡蓉专访之后,来看看我们的剧场作者也带来的另一篇陈怡蓉专访,听她谈谈电影《爱琳娜》。我们看着她在这部片里头化身手持小提琴的蒙面侠,看她为了自己追爱,看着她的人生平凡却充满力度,这一部片说的是爱琳娜,更是所有为了未来奋斗的台湾人,当你感到孤独时,这部电影想告诉你,有人在乎你,有人这样爱着你。

来自高雄的陈怡蓉,游走两岸多年,第一次回到家乡拍片,而且是整部片都在高雄拍摄。主角陈爱琳是个极平凡的角色,平凡到妳会觉得她就是妳我的化身,一样想爱、想幸福、想勇敢,看完电影《爱琳娜》之后妳会发现,尽管再孤单,妳不会是一个人。

美国电影中常常出现蒙面侠的角色,戴上面罩后的她/他是闻声救苦的传奇英雄,拿下面罩后的她/他却也只是一般人,过着朝九晚五的平凡生活。而《爱琳娜》正是这样的角色,只是她的武器不是枪或特异功能,而是一颗爱心与一把小提琴。

在女主角陈怡蓉的眼中,陈爱琳这个角色平凡到掉渣,她几乎没有花任何力气去描述她所扮演的这个角色特色何在,相反的,她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在陈爱琳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推荐阅读:为生活创造惊喜,也享受平凡

陈爱琳,一个基层流浪女工,因为一场车祸改变了她的人生,她抓紧了命运垂下的绳索,想用“小提琴”这个似乎代表贵族的乐器,带她脱离生活的困境。她开始跟撞倒她的人学习小提琴,进而成为音乐教室的小提琴教师;三十五岁的她,家中最后一只孤鸟,为了在一年内把自己嫁掉,而参加婚友社的征婚,但征婚条件开的高的惊人,连婚友社的老板娘都不屑理她。

妳可以看到这个角色为了追求幸福而做的努力,就像带着装备气喘吁吁去爬山那样的努力,她从不埋怨自己的出生,也不怨命运之神没有眷顾,对于幸福她非常执着,就像是一只飞蛾一样,本能地往亮光的地方飞去,不问后果不计代价。在陈怡蓉口中,这就是一种高雄人的憨直,很真很勇敢,但是没有方向,傻傻的努力,不管失败的机率有多高,只要有一分成功的机会,她都要试一试。(推荐给你:《那时候我只剩下勇敢》:失去所有,是获得的开始

这部在陈怡蓉口中很“高雄”的电影,真的充满了南台湾的阳光味,由于县市政府对电影产业拍摄补助的积极程度不同,在陈菊市长的大力推动下,台湾电影近年的重心有逐渐南移的倾向,《爱琳娜》正是一部土生土长的高雄电影。除了戏中场景,还有导演林靖杰、主要演员陈怡蓉、戴立忍跟音乐设计李哲艺,都是正港高雄出身。戏中充满了浓浓的台湾味,但不同于贺岁片中夸张的诠释,而是如呼吸般自然写实,充满了生活细节与人跟人之间的情感。

林靖杰导演在开拍前一直跟女主角陈怡蓉就表演方式,有很多的沟通,导演希望陈怡蓉能演出那种“生活在家乡”的感觉,要她去感受这个角色的生活,她的内心,她跟家人的关系,她对爱情的看法。不需要字斟句酌地去设计,只要回想自己曾经生活在这里的经验,镜头一来的时候,凭直觉演出。而这种藉由对角色细腻观察而形成的表演方式,也贯彻在剧中的所有角色,成为一种与社会脉动紧紧结合的再现。

陈爱琳做黑道的大哥(戴立忍饰)、做警察的二哥(柯叔元饰)、以及做工厂的三哥(黄镫辉),三人的戏份不算重,但他们的肢体语言,一个抽菸的姿势、一个低头的表情,都展现了他们的职业、性格,对自己跟家人的看法,还有高雄在地草根生活的痕迹。

陈怡蓉长年游走于两岸,这次拍片让她回到家乡,有种特别放松的感觉,又因为表演方式的关系,她几乎是“活”在这个戏里。陈爱琳这个角色,就像所有人一样,在她追求幸福的路上也遭遇很多挫折,家人生病、爱人失踪,三个哥哥也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噤声不语,让她感到孤单寂寞、没有人理解。但她却也在自己最一无所有的时候,发现,原来她还有一把小提琴。尽管命运扼住她的咽喉,但这把琴还可以做她的声音,当她的武器,甚至她可以用这把小提琴去帮助更多跟她一样无助的人们!

于是,平凡无奇的爱琳娜戴上了象征正义侠客的面具,她不再看自己的旁徨无助,她决定要为比她更一无所有的人们站上舞台。这个舞台不是聚集镁光灯的舞台,而是公民发声的舞台,她用小提琴融化了捷运站里低头族的冷漠、她鼓舞了长期抗议的女工、她捍卫了要被强拆的家园,她也深深掳获了一个单亲爸爸的心。(同场加映:五个让你发现台湾人比想像中坚强的时刻

当她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她却也发现,她还能付出,还能被这么多的人爱着。

我最感动的一段是,她找不到肚中小孩的父亲,茫然的坐在捷运上,但当她看着被妈妈当众骂哭的小女孩,那种难堪与无助,让她决定拿出小提琴来解救小女孩。这时候,她的奋不顾身,其实是因为有了两个人的勇气,因为感受到肚中那个更脆弱的生命,她决定成为一个勇者。(我想起自己当年挺着九个月的肚子上街头,也是应该归功于这“两个人”的勇气吧〉同场加映:谁说孕妇不能上街头,专访导演谢淑靖

这部片中其实包含了很多元素,讲女性的成长、讲爱情、讲亲情、讲社会运动,但所有的线都锁在“陈爱琳”这个角色身上,她是“爱琳娜”,也是你我的“爱人哪”,希望看完后,这部片的温暖,可以像你的爱人一样,静静默默陪着妳,在妳需要帮助的时候,在一旁鼓舞着妳,告诉妳妳不是一个人。

访问最后,陈怡蓉说她最希望自己能像强尼戴普一样,做一个能创造独一无二角色的演员。

我想您若是来看这部电影,会看到一个不同于以往偶像剧中出现的陈怡蓉和一个你我都很熟悉的台湾,片中的陈爱琳就是台湾的女儿,一个憨直有爱、侠义勇敢的女性,怀着一份就算脆弱也不吝于对人伸出援手的力量。而她想对女人迷的读者说:“不用感到孤单,很多和妳一样的人,在这世界上不同的角落活着。尤其是不要害怕那些限制住妳的东西,跳出框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勇敢的去追求吧!”(推荐给你:给自己一个理由,勇敢追求吧

后记:

这部片拍在2013年,那时候太阳花还没有开花郑捷没杀人,三多路还没有气爆,林靖杰导演就已经嗅出这社会底层隐含的巨大能量,正等待爆发。于是他拍了这部与土地呼吸紧紧相系的片子,藉由一种诗意又写实的方式,去表达基层人民的心声,让那种愤满的情绪有一个安慰人心的出口。我想若总归一句话,去形容他想传达的,那应该是:“有人在乎妳,有人爱着妳”。给所有努力却感到无力的人,给对生活依然抱着期望的人,给这块受伤的土地,给期待公平正义的社会,这每一个渴望被爱的你/妳。(也推荐:《一千次晚安》:捍卫正义的女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