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推荐阅读:

是你曾带我去过,那许多美好所在
岁月危危欲坠的独木桥上,你我是迎面相撞的月光
在黑暗中领略了彼此的相法
朋友,此时此刻,我能烧什么给你?
这世界已经很久没有为你俊美的魂魄震动
那枯坐一个下午就是风雨就是雷电的日子
世界上只有两种男孩
不是烟消云散,就是引火自燃
如果我们能够再回到
那些把拳头挥向空中,不断寻找海洋的盛夏
窗外飞过是钢铁的翅膀,革命之鸟
你要我重新为你点燃什么?
在无人的梦中醒转,子弹四处扫射
我多么想重新
寻回你,被积雪覆盖的,这些年的心事
那些受冻的马尾松,森林线上和你一起走过的行迹
然而我们却终究彼此错过了
此去一到尽头,清晨的阳光依旧美好
闭上眼睛
你是永远不再来的
二十岁,诗般的壮烈

——鲸向海,〈你是永远不再来的〉,《精神病院》

// 写给青春,写给曾一起走过青春动荡的你。“此去一到尽头,清晨的阳光依旧美好”。二十岁的青春,我总是还没准备好与你道别,我的青春,你好吗,当你想起我时,我会是什么模样呢?

以诗之名〉〉献给20岁

图片来源:melanie rae

天空是爱过的人
等待修复的橘色
朝你所在之处坠落

——孙梓评,〈你不在那儿〉 

// 抬起头望望天空,你想起了谁呢?

以诗之名〉〉你在的地方,是我的远方

图片来源:Kelley Walker

有时候一把伞有时候两把
有时候雨下在外头有时候在里头
有时候手亲近着手的气味
有时候被咬啮的指甲互相抚慰,有时候
 
有时候忘记我们在斜坡上走
不是越走越快就是越走越慢
慢到忘记我们呼吸的空气
看着身边流过的一切还以为在水里潜游
 
有时候记得有时候
有时候会记起我们原来自由
有时候像一个手足无措的荷包蛋忘了翻面
有时候记得跳舞却忘了拯救地球
 
爱情的光芒如此耀眼幸而
我们还可以躲进彼此的阴影里
有时候忘了带伞
有时候把自己撑开却没在下雨

——鸿鸿,〈有时候〉

// 嘿,好险有你,下雨的时候,就可以躲进你的阴影里。

以诗之名〉〉雨天,让你感到温暖的人 

我的情人称赞我笔迹漂亮,但问
有甚么字值得我练习
我思索半晌告诉他
冰箱门上我们
沉默与冷战的线索,第一行
他名字我总要写了又拭去的
字句笔划
忿怒,或我们相爱而歪斜的顺序
是他姓字三十二画,再写得快些
参考他下背部的线条
扭曲的一撇、一捺分了岔,非常想
维持生活的均衡我多所练习非常想
规避毛躁的笔顺不必争吵非常
想他的时候我写
我情人的名字要他乖顺、平安、工整
拿镇日光洁的午后反覆演练ㄏ

——罗毓嘉,〈练习写字〉

// 想念你的时候,就一笔一画刻下你的名姓,在我的心里。

以诗之名〉〉写给你的情话

图片来源:Katie Puttock

翻阅我
我已闲置得太久
我答应不做艰涩拗口的辞海之类
漫画或笔记书好了
涂鸦比较多的话
读者也轻松
左边的少女礼仪须知 右边的育婴宝鉴
都时常被抽走
翻阅我
即使我是热带鱼饲育手册 河豚食谱
我是你人生不可缺的营养
即使微量

你举起杓子敲打:牛肉
牛肉在哪里牛肉
呼叫牛肉
天空下雨 我被雨水滴伤了
你愿意和我一起寂寞吗
我是说,剩下的半辈子
拿你的寂寞
陪伴我的
 
终其一生我不过是在期待一个瞭解
为此我提供各种途径竟然还写诗
如果你愿意
就从“戏剧舞台剧”那一柜过来吧
我的寂寞驱使我同意
你就迫降在这里

——林婉瑜,〈午后书店告白〉

// “翻阅我,我已闲置得太久,我答应不做艰涩拗口的辞海”因为爱你,我愿坦白地像张白纸。

以诗之名〉〉属于你们的告白情歌

图片来源:Francesco Ippolito

梦那么短
夜那么长
我拥抱自己
练习亲热
好为漫漫长夜培养足够的勇气
睡这张双人床
总觉得好挤
寂寞占用了太大的面积

——焦桐,〈双人床〉

// 谁说一个人生活就是淡然呢?一个人的时候,我们更留心身旁的美好事物,才懂得自己曾把眼光只聚焦在一个人身上是一件多么可惜的事。因为,更好的他,会引领你一起拥抱这个美丽世界,而非只是凝望眼下的彼此。

以诗之名〉〉为自己精彩

图片来源:Molly McC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