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自己决定,所有事的付出,都出自你的真心,才会有回收的甜美。

我一直到四十岁才学会拒绝。早年我在电视台工作时,人们总认为我是乐善好施的好人,这种印象常让我疲于奔命。有些人会拿口袋里仅有的钱搭公车来找我;孩子们会逃离家里;受虐妇女会离开她们的丈夫,现身在摄影棚门口……他们全都希望得到我的帮助。在那段期间,我花了许多精力试着帮助一个女孩回到她的家庭,或者在电话中开导一个威胁要自杀的女孩。我发现自己开了一张又一张支票,连投入的时间也都超时了,我的心灵日益耗损。我太忙着满足别人对我的要求了,以致于忘了我真心想给予别人什么。我沉迷于讨好别人的毛病中,而且我常不假思索就答应别人的要求。(同场加映:自由,是安心做自己

我心里十分清楚这毛病打哪儿来的。过去受过伤,意味着没办法建立人际界线。一旦你个人的界线在孩童时期就受到暴力侵犯,就很难重新鼓起勇气阻止别人践踏你。你害怕人们因为认清真正的你而拒绝你。那么多年来,我穷尽前半生付出能力所及的一切,几乎满足每个人对我的要求。我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只为了满足别人对我的期待──我应该做什么,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推荐阅读:致自己的一封情书:我爱你,千真万确

后来我领悟了意图法则,才获得疗愈。在此我得再度引用盖瑞.祖卡夫在《新灵魂观》中的句子:

“每一个行动、念头和感觉都受到意图所驱使,而在因果关系中,意图属于‘因’。我们一旦种下‘因’,就不可能不去承受‘果’。上天以这种深奥的方式,让我们得以对自己所有的行为、念头和感觉负责;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为自己所有的意图负责……。”

我开始检视自己的意图──当我明明满心不愿意却还答应别人时,我抱持着什么样的意图?我会答应别人,是因为这样一来,别人就不会生我的气,认为我是个好人。我的意图是让人们觉得我是他们在最后一刻可以拜托、仰赖的人,不论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个意图完全反映在我的生活经验上──在我生活的每个层面都面临一连串的要求。

就在我开始有所领悟不久,我接到一位非常知名的名人来电,希望我捐钱支持他的慈善事业。他要求的金额非常庞大,我告诉他必须好好考虑。我所思考的是,我真的信任这个“因”吗?不。我真的认为开张支票就会带来任何一丝一毫的改变吗?不。那么,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只因为我不想让这个人以为我很小气。而这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充分的理由了。(延伸阅读:你想成为别人的“需要”,还是只满足自己的“想要”

当时我写下几句话,如今依然保存在我桌上

若非出于真心,我再也不要为任何人做任何事。我不再参加会议、打电话、写信、赞助或参与任何活动,只要这些活动并未在我内心激起“我愿意”的回声。从今以后,我将忠于自我的意图而行动。”

在你答应任何人的请求之前,请先扪心自问:我最真实的意图是什么?而答案应当出于你最纯净的内在,而非出于你的头脑。如果你觉得必须征求意见,不妨给自己一点时间,让“我愿意”或“我不要”的声音在你心中回荡。如果答案对了,你整个身心都会感觉到。

我所确知的是,我一克服讨好别人的毛病,就清楚地觉知到自己的本质。一旦真正接受自己是亲切和善且乐于付出的人,我就不再需要证明自己。而且,不论我答应或拒绝别人的请求,都不影响我的本质。过去我曾有一度害怕别人说:“她还以为她是谁哪?”如今我已经有勇气抬头挺胸地说:“这就是我。”(推荐阅读:写一封信给二十岁后的自己:成为自己也欣赏的那个人

 

更多做自己的勇气,在《关于人生,我确实知道......:欧普拉的生命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