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礼拜日就是母亲节了,你打算怎么庆祝呢?无论如何打个电话告诉她多想念她吧。

每个母亲,都有一张面容,是刻印在我们心中的。在你心目中母亲是什么样的形象?有没有一个面容,一个影像是永远停格的?我有,我的母亲虽然离开我已有十多年了,但一想到她,那个影像就像电影的流动,一直在那里。母亲的面容就是那个停格,那么温暖。(推荐阅读:写给妈妈的告白信:亲爱的妈妈,你可以不坚强

她对我的爱在那一刻,深深的烙在我的心中,成了永恒的一幅画。

小学二年级换了一位新导师,我心情非常的郁闷,因为觉得这位新老师大概不喜欢我。我的家境贫穷,穿着土气,从他嫌弃、不关心的眼神已经透露了端倪。

开学第一周的某天,老师发了小考考卷成绩,说今天要先选排长,由座位每一排分数最高的同学当排长,再由六位排长中选一位班长。那天成绩单发下来,我是第一排分数最高的,我和其他排的五位同学开开心心的站了起来。老师看着我愣了一下,突然叫我坐下,他说:“丁菱娟,妳的分数我一定算错了,妳不可能是最高的,先让第二名的当排长。”

我当场眼泪直直的滴在考卷上,心中又委屈又气愤。当天回家后,泪眼婆娑的跟母亲道出了原由,母亲心疼地把我搂在怀中感慨的说:“一定是我们家太穷了!”,因为她已经听说了有关班上老师的一些为人,接着母亲问了我老师的作息时间,虽然我当时完全不懂为什么。

结果当天,母亲把家里养的一只母鸡杀了,煮了,装在一个篮子里。我心中十分高兴,因为记忆中只有在过年或重要客人来的时候才可以杀鸡,我当时以为有什么重要客人来,我可能可以吃到剩下的。小时候爸爸问我的愿望是什么,我毫不犹豫的说,吃鸡腿配汽水,那时小时候最实际的渴望就是如此而已。

那个难忘的影像就发生在隔天的学校朝会时,当我和全体同学在艳阳下的操场参加朝会时,我远远的看见母亲的身影走在教室长长的走廊上,她手提着菜篮蹑手蹑脚地进了教室,见了待在教室的老师。她出来时,往操场的学生望了一下,但似乎没有搜寻到我,我远远的看着她低着头走在长廊上,慢慢离我远去,我的泪水融合着汗水,站在大太阳下已经模糊得不知道什么叫哭泣。

她远远的望向操场的那个面容,那种殷殷期盼以及无助的眼神交集在一起,我不忍与她目光接触,但我记得那个面容。

我回到教室,看到老师的位置底下,一个纸袋里有一个鼓鼓的形体,我知道那是母亲的礼物。老师突然说话了:“丁菱娟,妳的分数上次算的没错,妳下星期起就是第一排的排长。”我眼眶又再度湿了。

老师和同学以为我感动得哭了,只有我知道,我人生的第一个排长是那只母鸡换来的,而母亲殷殷期盼的眼神是我这辈子持续努力的动力,我知道尔后我要更加的努力,不让别人看不起我和家人,我要让母亲以我为荣。(推荐阅读:妈妈,全天下最温柔的名字

这些年,这个动力一直隐藏在我的心中,在母亲节的前夕,我要告诉母亲,“我很好,希望妳在天上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