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闻之色变的爱滋病,并没有那么可怕。与爱滋病患者拥抱、握手、甚至亲吻都不会接受感染(更了解爱滋病点这)。听听美国加码小姐的勇敢故事,让她带我们进一步认识爱滋。(推荐阅读:

为了推倒阻挡平等的高墙,我们必须继续努力,哪怕只是一点点,都是前进。

美国加码小姐(Miss Plus America)庆祝“大一号”女人在社会上的贡献。美国加码小姐的宗旨是,每个女人,由里到外,都很美丽。2011 年的后冠是由一位爱滋病患夺得。她说,“我希望藉由我的故事,我们能够一起推倒歧视所筑成的高墙。”

米歇尔·安德森(Michelle Anderson)已患有爱滋病二十四年,当她在 2011  年夺得美国加码小姐的后冠时,她是第一位在选美竞赛中公开自己有爱滋病的参赛者。对她来说,赢得美国小姐皇后是一段艰辛的路程。她有一段极为艰苦的青少年:她是儿童性侵的受害者,更饱受家庭分裂与药物成瘾症。她曾经有过许多段不幸的感情,育有三个孩子,更曾丧失所有孩子的监护权。她在 1991 得知自己感染上爱滋病,而在那之后,她便饱受不同的歧视。自从她夺得后冠,她即开始与大众分享自己的故事。(同场加映:

她表示自己仍然清晰记得在成为爱滋病患者之后所遭受的歧视。“当我被检测出来患有爱滋病时,我在一个治疗中心工作。当有人没有清理好厕所的血迹时,我便被指使去清理脏污,彷佛我也是如此污秽。”因为患有爱滋,她被视为劣等人。在 2006 年,她完全戒掉药物成瘾,并决定改变自己并对社会做出贡献。她说,“我必需要重新学习怎么爱自己,重头学习怎么感谢自己。”她开始公开自己的爱滋病史,她同时瞭解到,每一次她向一个人坦白自己的爱滋病史,都是一个可以教育大众的机会。因为有了美国小姐的头衔,她说自己得以进出许多曾因是爱滋患者所不能进入的场所。她目前在德州爱妃雅(Afiya)爱滋病预防中心担任教育者与企划助理,她希望帮助女孩和女人了解有关爱滋病的预防。她希望藉由分享自己的故事, 来减少社会对爱滋病的歧视,让更多人免于不平等待遇。

她曾一度想要放弃美国小姐选美,但她的朋友提醒她,“妳不能放弃,因为每一次当妳走上舞台,妳代表的不仅仅是妳自已,更是代表所有得到爱滋病但不能为自己发声的女性。”社会仍对于爱滋病存有许多歧视和不平等待遇。对许多患者来说,他们的存在变成与疾病划上等号。但他们不应该只是被看待成一个疾病,或是被当成次等人对待。就像米歇尔学会了像人说“我不是爱滋这个疾病”,我们需要这个社会说“你不是这个疾病,这个疾病并不代表你这个人。”即使许多丑化及歧视爱滋病人通常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出现,但丑化爱滋病的及歧视只会给病患者的身心带来很大的冲击,并对疾病预防造成不良的影响。(推荐阅读:

我们需要的是,不把人贴上疾病的标签,不以躲避瘟疫的态度来歧视人。

我们需要的是,瞭解造成疾病传染的原因,以加强预防措施,达成真正照顾病人与促进社会健康。

歌手艾莉西雅凯斯(Alicia Keys)也为打击爱滋歧视不遗余力。她说:“或许我们曾经以为那是‘其他人’的问题,跟自己无关。但事实上,爱滋并不是一个“别人”的问题,那是所有人的要一起面对的问题。”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我们必须打击这些丑化及歧视问题才能有效打击爱滋病的传播。唯有如此,爱滋病患者能过健全的生活,而我们才能真正的拥有一个健康的社会。

We are greater than AIDS.

我们必须继续努力。我们必须降低疾病对这个社会的破坏性,哪怕只是一点点,都是前进的力量。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