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怡蓉,不只是女神、更是做主自我生活信仰的女英雄,一个我们都应该再认识更深的人。

你是否还记得台湾偶像剧初萌芽时《薰衣草》里那个楚楚可怜的女孩?后来,她在《光阴的故事》成了傻台妹孙一美,现在,她又有了一个全新的戏路挑战,一个有着菜市场名“陈怡君”、有着最大众的名字、有着很勇敢的梦的女孩,她是你我身边都有的那个人,也可能就是你我,很平凡、却真实,很渺小、但坚持让她很不一样,她是陈怡蓉。

回到原点:登过顶峰,如何舍得美景?

陈怡蓉因为《薰衣草》一炮而红,误打误撞地走上演戏这条路,她说永远无法忘怀人生中的第一颗镜头拍完,片场的制作人、导演、幕后工作人员全场为她起立鼓掌,她当时欣喜、也吓坏了,“原来演戏这么好玩。”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陈怡蓉在第一部偶像剧打响了名号,却也因此受限在观众心里的萤幕形象,往后的戏总要陈怡蓉也诠释大抵的角色性格:文静、乖巧、气质出众。于是陈怡蓉决定离开一阵子,她向公司请假了一年,那时经纪公司告诉她这一行很激烈,要她自己承担这个责任。演艺事业正要绽放,她却决定放下绚烂,走回原点。(推荐阅读:

“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我可能被遗忘,可是如果不突破,我一辈子一定都在做一样的事情。”

她说:“我不想一辈子演一样的角色,我决定好好休息一年,让自己回到原点。我去上了编剧课,希望让自己不一样、更充实,一年后真的开始有不同的角色来找我,我很珍惜那个机会,每次机会来的时候,我都很感激。”

怡蓉说着每一句话的同时,总要思考半晌、仔细地、斟酌地。我难以想像她是孙一美、陈怡君,只觉得她是那么真诚的她自己。“回到原点。”多么不容易,每个演艺人员无非不是期盼讨喜观众,可是陈怡蓉选择了不只做观众期待的她,并且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停机、自我进修,她说自己在演艺圈遇到很多贵人,所以一路都很幸运,言谈中她对努力不加张扬,反而是频频感念着帮助过她的人。我一直想着,一个在事业巅峰决绝转身的人,要有多大的勇敢,她见过那壮阔的美景了、也明白站在那有多么舒适,或许,怡蓉想的是“走回原点,再扎扎实实的踏过一遍,更深刻动人。”(推荐阅读:

真正让你改变的不是环境,而是忘记初衷

我好奇总是洋溢着乐天精神的怡蓉、深深相信努力就会有收获的她,走过了这么一遭,难道不曾对自己有过怀疑的时刻?怡蓉与我们分享了一个小故事:“我刚进演艺圈拍《薰衣草》,很多人喜欢,我就发现大家对我的态度跟我还没拍戏时很不一样。我开始习惯别人对我好,有人帮我提东西呀、替我开门。直到有一天我跟我妹妹回到家同时要进门,以往都是我替她开门,这次我们都在门口站了一下,我妹就说:‘怎样?红了就不用开门喔?’我才意识到我已经习惯了别人替我服务,也马上跟她道歉。”

怡蓉觉得环境的确容易使人改变,但她更怕“走在不是自己的路上,不喜欢自己的样子。”怡蓉说她特别听妹妹的话,妹妹讲起话来总有哲理能驯服她。谈起妹妹,我在怡蓉脸上看见一种女孩的笑容,她说无论在萤幕前是什么样子,回到家就是爸妈的小孩、妹妹的姊姊、到了学校就是会被好朋友骂“你白痴啊”的那个同学。想起她提及的“走回原点”,我觉得陈怡蓉是一个特别懂得珍惜“原点”的人,那些她成长的根、使她发芽的土壤,她不忘本、不忘真心以待。(推荐阅读:

热血与执拗的“陈怡君魂”

怡蓉接着说,“不想被改变”这一部分很像新戏《哇!陈怡君》她所深信的人生价值:“陈怡君,是一个貌似很平凡的女孩,但其实每一个人都是独立个体,都很不平凡。她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相当做自己。戏里一意孤行做相信的事,不在乎别人看法。”

陈怡蓉与陈怡君的坚定很像一种惺惺相惜,怡蓉的经纪人说她们两个之间最像的其实是“冲动、热血、里长伯性格”。她更谈起怡蓉先前为新戏练琴,从早到晚在琴房,除了尿尿吃饭什么也不能做。我问她怎么忍受的呢?怡蓉似乎有点讶异我这么询问,她说:“不需要忍受,那时候不会觉得做这些事很难,因为是喜欢的剧本跟导演啊!”

我突然对她这么断定与淡然地脱口“因为是喜欢的剧本跟导演啊!”感到幸福,有人仍是这么愿意地去相信一件纯粹的事、一个简单不过的信仰,真好。陈怡蓉也说自己有着“陈怡君性格”的执拗,会这么努力练琴,也是要保有演员的自尊、不用替身。(相信的力量:

眼前的她其实已经是一个历练过不少世事的女人了,却一如孩子的口吻与天真,去信任这些偏执却必要的演员专业,我印象中的陈怡蓉傻大姐形象逐渐被重新建构,她是那种“挫折”在她面前都不敢自称“挫折”的人,因为陈怡蓉的韧性很坚强,我问她有没有因为固执吃过亏?她甚至说:“我没有因为这个受伤过,都是自己决定的我都会承担。”

成为全力以赴的大人

怡蓉的新戏角色——陈怡君也不断在承担与接受自己的人生,从一个玩团的摇滚歌手遭逢家庭变故不得不参选议员。怡蓉说“陈怡君”身上最迷人的那个特质是“不想变成那样的大人”。(推荐阅读:

怡蓉说小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她只知道自己是个不愿被束缚的人。从小她就觉得长大后要当开公车、计程车的人,因为不喜欢待在一个空间太久。怡容觉得不喜欢一成不变、就像她总爱不走一样的路线、不套用成功的公式。喜欢“变动”的怡蓉也说自己其实是个很没有“计画”的人,喜欢过随心所欲的日子。她说:“一直以来我的生日愿望都是讲给大家开心,前两个说出来、第三个我都不会许,因为我害怕跟自己说空话。”怡蓉不爱许愿不是她没有愿景,而是比起想望,她更在乎的是实践。我好奇她的“不计画性格”在工作上难道不会遇到困扰?她笑了笑说:“经纪人会帮我安排呀,我只在乎工作是不是我喜欢的,喜欢才会尽力去做。我会愿意去接,就是我愿意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是陈怡蓉的人生哲学,同是她的实践之道。(推荐阅读:

我的生活如果始终如一,我会觉得生命很匮乏

谈起工作,怡蓉坦诚她是个事业心很重的人。她说:“有自己的事业才会有自信,自信是女生漂亮的养分,你的自信不只建立在另一半爱你的多寡。有工作也能跟另一半分享,我常想放下一切事业的话、没有个人的生活和思想两人还有什么好谈呢?”

怡蓉珍惜她的演艺事业,是她精彩人生的方式。她也喜欢在人生里头冒险,时常拍完一部戏就一个人去旅行,去探探天有多辽阔、去走乡村的小径,怡蓉说:“我的生活如果始终如一,我会觉得生命很匮乏。丰富自己的人生、拥很多见识跟经验,都成为我的养分。”

每个人要有这样的领悟,或多或少都经历过迷惘,怡蓉也不例外,她说三十岁以前曾经有过一段时间,不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公司给什么戏就拍,一直到她的精神感到疲乏,她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我做的每件事都要是我喜欢的。”怡蓉开始理解“勉强自己就是伤害自己”。她说:“爱自己就是不要勉强自己,就不会伤害自己。别人给你的伤害不见得会那么痛,但如果连你都忍心伤害自己,那谁也安慰不了你。”(推荐阅读:

别让尖锐的自我,刺伤爱情的难得

这样在工作中追求自我价值的怡蓉,并未牺牲她的感情生活。我们问起她怡蓉现在谈恋爱的方式是不是也成长了?她笑着说:“30岁以后,觉得人生越来越短了,更要去珍惜。以前会觉得未来好长,眼前的人也不是我要结婚的人,根本不会想到这种事。我记得我30岁时制作人王佩华跟我讲:‘谈恋爱、结婚不是一个人的事,不能只用自己的立场去思考。’”

怡蓉说喜欢自在的她曾很习惯“我自己很好”,现在才学习着“我自己很好、两个人也很好”,她开始明白在感情中如何磨掉性格的锐角、不去刺伤另一半:“两个人能够走在一起是很难能可贵的事,不要让个性或外在破坏这份难得。”以前对自我无谓的坚持,现在看来好像都有点傻气了,陈怡蓉说两人的磨合要靠彼此的包容与尊重,我尊重你生命的原型、你也包容我性格里的坏脾气。(你会喜欢:

“这不就是爱吗?可以更快乐,为什么不做?”陈怡蓉笑里的甜,要把人都融化。

这一天,陈怡蓉的笑比我见过她萤幕上的任何模样都暖,她有一种使人舒缓、使氛围快乐的天然魅力,我觉得这来自陈怡蓉对人事都抱以“真与诚”的心,她不揣测有多困难、有多艰辛,而是以“让自己快乐”的思路去完整生活。在她身上也感受到了“陈怡君”式的草根性格,总把“我很幸运”挂在嘴边的她,没有少过一份对演员专业的执拗、对人生态度的不随波逐流。演员的路走了14年,她仍用最真挚、纯粹的心去善尽每个当下角色、去努力成为让自己幸福的大人。(推荐阅读:

最后,陈怡蓉送给女人迷的读者、每一个平凡却独一无二的我们这样一句话:

“陈怡君是个菜市场名 ,大众地好像路边随手可得的名字,可是再怎么样的随手可得,他都有唯一珍贵的人生路要走,不要去羡慕别人的生活,只要好好地、专心地走,都是无可取代的人生。

陈怡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