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时候,你放大自己的缺点,仰望星空时为自己的不足掉泪。但此刻,或许你也是别人眼中闪亮的那颗星星呢。

我没那种
那种令人们在岸边伫立的东西
不会重盖一栋老旧的房子
只为让它颓圮成美好的废墟
下雨的时候我打伞
而不是哭
鸟飞起來我就吓一跳
光影交错我就迷路
我没那种口吻
去解释迷宫裡的暧昧
好像也不太旅行
疲倦以外还讨厌禁菸标语
我的鼻子畅通
眼睛來不及分辨忧郁
除外还常常祈祷
主角可以再多挨几颗子弹
我不偏好咖啡厅角落的位置
讲话不使用逗点
手比嘴巴沉默一些
我没那种
可以让音樂跑出鸡皮疙瘩的音响
我下载我的无聊
偶尔非法破解日子的序号
我不摇也不滚
记不起太多英文单字
搭捷运会睡过头
对爱这个字感到害羞
被镜头狙击手指自动就分开了
說到分开想起來好像有一点
但它们应该是看不見的船
我没那种东西
没把时间举起來试试它的重量
喝醉了不被人生践踏也会想吐
没有贴满黑白相片的注解
甚至替宠物取名字
不去买名为明天的剧场套票
不想在拥抱的时候感到哀伤
我不是植物
没有綠色以外的梦
天气好的时候睡觉
让小狗小猫來舔我的手
我有的都埋起來了
它们没有安不安全的问题

——王志元,〈我没那种东西〉,《葬礼》

喜欢自己,通常是从最弱的地方开始。

世界上的英雄太多了:暗如废墟的故事、割人出血的诗、一生想念的电影镜头、听着就崩解身体的歌。文字里萤幕上甚至身边认识的人,能看见的一切都那么巨大成熟,彷佛除了自己,每个人都坚韧,都是传奇。(延伸阅读:每个人都是英雄!说出最棒的人生故事

只有自己懦弱、猥琐、易折。就连品味都庸俗,十足一只无名小卒。

所以妳讨厌自己,和妳不知道的,世界上几十亿个人一样。或者,妳努力地变形,挤压一些欲望,削去一些肉,把自己塞进那些美丽的框框,觉得好累好累,认不出自己是谁。(嘿亲爱的:【插画专栏】我懂你的值得:每一个你,都是发光的星

绝大部份的我们,都像诗中所述的那样,“没有那种令人们在岸边伫立的东西”,没有能够分辨忧郁的眼睛。我们存在电脑里的音乐单调,俗气,而无聊;走到哪里都抢着镜头比”耶”拍照;我们不像诗人和艺术家,没办法把自己的感情说清楚,只会对爱这个字感到害羞,不想(也无法)轻易地渲染出哀伤,当街上奔泄着催泪的大雨,我们打伞,保护自己。

我们的生命太卑微了,不敢在那些崇高的,被仰望的高塔旁好好地看自己。可是,好好地全身看一次下来,其实也没什么嘛。为什么要为自己的脆弱琐碎感到羞耻呢?

所谓的美丽啊,是既荒谬又反讽的。越是让妳眺望的,越是离妳遥远,越是强力的崇拜,越是潜意识高声的暗示:暗示妳欣赏那样的美,但那不是妳,而是终生不会成为的另一些别人。而妳时时刻刻相处的;能够面对,并且归属的──甚至,在许久的未来之后,因为好好地共存过了,而被其他人所眺望崇拜的:是妳自己啊。(推荐阅读:吃饭旅行走走停停,一个人的时候才属于自己

所以,好好地对待自己,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