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导演、女艺人、女设计师....。这些名词,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似乎理所当然,但你有想过吗?为什么这些专业前,都要加上一个“女”字?刚执导完电影《念念》的张艾嘉,要来和我们谈谈这件在专业领域中的异常现象。(延伸阅读:无靠性别,全靠努力:这些女作家站出来打破书写的性别天花板

电影圈一直以来都是男性主导的行业。大众会介绍我是“女导演”,绝不会称徐克是位“男”导演。会在访问时问我“男女导演”之分别,这个问题绝不会在男性导演的访谈中提出。这种现象当然在东方比西方严重。往日我对此问题是嗤之以鼻,近年来我开始觉得“女导演”应该算是一种尊称。原因诸多。

基本上,导演的生活态度就是自私,要百分之百由他人配合来达成自己的欲望。在工作期间,家庭、爱人是隐性的,但又不能没有精神安慰和照料生活的伴侣。多数男性导演身边的女人都非常崇拜他的才华,却受苦于他生活上的无知。当然也有极少数的特例。(延伸阅读:活着就为了拍电影!三位创下电影里程碑的国际女导演

反观女性导演,不难发觉,她们要身兼数职,最难逃避的责任一定是家庭, 有上一代要照顾的, 会考虑不要再有下一代的包袱。有孩子的,必然就要面对选择。遇到愿意一起分担的配偶也必然会有良心地减量工作,不然婚姻的破裂是难免的,所以大多数女导演选择单身或是有一个能懂得理解甚至可以帮助她们的工作伴侣。


(图片来源

我常用玩笑的口吻说男女导演的分别只是去厕所方便之差,其实它并非玩笑,而是一个天注定的事实,残酷、痛苦、完全无法逃避的事实,尤其是未过五十岁的女导演,每个月的那几天在深山野外拍戏时,不敢喝水,苦忍生理上的疼痛是必经之道。

我没有把创作包括在内, 总认为创作偏于个人性格, 而非性别。有男导演比女的更为细腻,也有女的比男人更大器。观点、角度、手法都因人而异,不局限在男女之分。(和你分享:拍诚实的电影,易智言:身为创作者,我想为社会发声


(图片来源

最近拍戏又注意到一不同之处:现场的气氛。一个呼来喝去,粗口满场飞,不骂人不像是导演。我这才感受到我拍摄的现场有多么的温柔,轻声细语,充满了母性的爱意。不知道这跟我这只巨蟹有关还是与大男人主义和女人大地之母的本性有区别?无论是哪一种方式,我们最后都善用自己的能力把故事说了出来,所以真的要分男导演、女导演吗?

 


本文摘自大田出版《轻描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