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不再向往偶像剧里太过梦幻的剧情,开始玩真的时,我们要认清这时候不爱你了,也是来得恰到好处。

车子慢慢地停驶在某个露天停车场里,四下寂静。晚上十点,她的左手边摆着两杯刚买的 hot chocolate。她伸手拿起自己的那一杯,准备要开门下车了。突然,她犹豫了一会,抿着嘴,开口说了今天第一句真心话。

“她是谁?”

突然袭来的问话让身旁的他不安。他尴尬地伸手去握着方向盘,尽管上一分钟前他才刚刚熄了火。


图片来源:来源

“I'm talking to you, Andrew.”她双眼无神地望着窗外,转角的餐厅没有要打烊的意思,三三两两的人们快步走进门。果真是纽约。New York never sleeps。他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片漆黑,以为所有事情都在掌握之中。没想到这一切来临的这么快。

“佢系边个啊?”这听起来根本不像是问句。像个审判句。

“啊?”人心虚的时候,果真只听得懂自己想听懂的语言。她从没见过他心虚的样子,今天是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她不想怪他,毕竟长这么大,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被当笨蛋耍了。但意外地,她没有怒火中烧的感觉。一点也没有。或许她已经麻痹到失去了爱人的能力,反正付出与否结局都是一样的。(推荐阅读:其实你一直在找的,并不是最爱你的人

从小到大她曾想过自己会不会运气这么背,碰到这样的对话。国高中的时候看了一堆三立都会台的偶像剧,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像剧中的女主角一样哭着开车门,沿着路边奔跑,被温柔的月光与街灯照耀着,然后帅气的男主角便会在她背后呼喊她的名字说原谅我,你才是我最爱的女人。

当然这都只是用来骗少女的偶像剧。她开始痛恨自己台妹的身份。什么狗屁台湾偶像剧风靡两岸,害全世界都以为台湾女孩是沈佳宜。真实世界怎么没有李大仁来帮她卸睫毛膏。(同场加映:关于那些年的八个假设

她从未想过发生的时刻竟是这样的年纪,更没料到过程是如此的平静。Whatsapp 里他与另一个她的甜言蜜语好像是这个人人称羡的恋情必须走的一环。他是这样 aggressive 的人啊,对于事业,对于感情。他要的东西一定会想尽办法弄到手,毫不避讳。她向来都是知道的。然后还自愿飞蛾扑火。似乎女人在面对爱情的时候,智商都是零。

“上过床了?”点头。
“什么时候?”上个月出差回香港的时候。
“她现在在哪里?”香港。
“怎么认识的?”兰桂坊。

哦,中环小妹妹。

“她知道你有女朋友吧?”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觉得这一句句没意义的问话就好像无精打采的法官在审一个无所谓的犯人,只为了走完法律程序罢了,竟然连相识地点都如此老套。Come on,能不能来一点不稀松平常的剧情啊?不然这样谈起来好像在谈别人的八卦。

又是一阵沉默。

“我问紧你阿。佢明唔明我地系要结婚架?”她接不下去了。从来没意识到自己为他牺牲了这么多,连抓小三这种事都得屈就于他的语言,只因为他曾经无心的说一句,他不太喜欢说普通话,有口音。

沉默了十秒,他理了一下思路,打算着这盘下乱了的棋该怎么办。他的计画从来没有失手过,没想到这次竟栽在他另一半的手下。

“对唔住啰,下次不会了。”他终于有胆对上她的双眼,赔上一句于事无补的道歉。她开了车门,面无表情地踏出车外。她惊讶自己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想演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都没办法。她真的一点愤怒失望都没有。或许她真的不爱他。

她又想到什么似的,关车门前,弯腰向车里即将点根菸的他挤出一个像是同情自己的微笑。

“没有下次了。”

砰,她甩上车门。五年的感情结束。没有下次了。(推荐阅读:离开你之后,我终于有勇气做我喜欢的自己

她吓了一大跳,原来离开一个不爱的人可以看清自己多麽丑陋的一面。

她并不爱他。她爱的是他的人生规划、他的白手起家、他的完美人生。包括他的合夥人头衔,及他将会给她带来的贵妇生活。他不是人人痛恨的富二代,而是大家打从心底敬佩的成功人士。他如此聪明,如此让人激赏,而且他一直都很努力。从香港到台湾到新加坡到上海到伦敦到华尔街,从香港赛马会到游艇会到台北圆山联谊会到 Emirates 的爆表里程数,每一项都是他自己争得的。(同场加映:狠下心,做个不负责任的情人


图片来源:来源

“我马上陷入一阵恐慌。这个由贫转富的孩子,整个成年时期都忙着累积成功的标记,希望能够补偿卑微出身。现在,我纳闷自己是不是他搜集的成功标记之一。”

这句话来自小说 The Life List《生命清单》。而里头的 Andrew 与她身旁的 Andrew 根本是同一个角色。只是书里的 Andrew 是 lawyer,她的 Andrew 是 banker 。但两者皆是几个亿随便干坤大挪移的高级罪犯,成日西装笔挺地上演着 The Wolf of Wall Street 的戏码。

合起书本,她突然觉得自己卑微的像块仅只 1cmx1cm 的拼图,缩在整幅画里最不起眼的小角落。论家世背景论长相,她美其名是个公主。她拥有的够多了,从小到大是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家里没有一样事情需要她操心。但她终于体悟到,自己一直都活在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童话世界里。

她想起十年前当她还是大学生的时候一次与姐妹们的对话。 

“你想去纽约?告诉你,纽约集全世界最不靠谱的男人于一身:artist 和 banker。别妄想了,金融男都不靠谱。”待过纽约的A信誓旦旦地说。 

“Lawyer 才不靠谱,吵架的时候像在打辩论赛,离婚的时候休想拿到一分钱。”法律系的B淡淡地翻个白眼,彷佛所有的律师生来都是准备着打离婚官司的。

“你以为工程男就靠谱了吗?靠不靠谱跟职业无关,跟个性有关。我哥就是个 banker,整天带他老婆全世界飞,超羡慕的。”受过 Microsoft 男荼毒的 C 激动地说。

当时的她一句话也没说,因为她觉得爱上就是爱上了。金融男又如何?过了几年她去了纽约,去了这个最不靠谱的男人都存在的城市。果不其然,生命阴错阳差地让她遇上了 Andrew。年轻的她爱的是 Andrew 这个人本身,与他的职业无关。所有人都羡慕他们俩,郎才女貌,完全是上流社会的典型象征。但她不知道岁月与现实会带给她如此大的冲击,她甚至没想过婚姻其实是允许没有爱情的。她看着周遭那些由爱情而生的婚姻一个个殒落,她怕踏入这个坟墓。

三十了,她着实还没准备好。但她凭什么要准备好?结婚这件事,说到底,是在 fulfill 谁的 fantasy? (推荐阅读:写给三十岁:完整人生不该只是一张结婚证书

其实当年的爱与不爱到底有没有是非对错之分?她难过的不是失去了他。失去了一个她不爱的人,一点也没什么值得遗憾。毕竟他从来也只是把她的美貌与社会地位当成一块拼图来使。他会找到真正爱他的女孩,过着他想要的完美生活,而那个女孩会在对的时间点出现,满足他们两个标准的婚姻。穿梭在各大高级场所,生两个可爱的儿子,去加勒比海度假之类的种种。

最令她难过的是,她竟然一点也不难过。

其实她到底在难过什么?都三十了,不需要再演偶像剧了。

她终于能够面对这样赤裸裸的自己。

她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