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把女人变瘦了?而又到底是谁定义了美丽?亲爱的,事实上,不完美比想像的美丽更可贵。

在英国,四月的到来不需要日历的提醒,过了day saving time之后,一天一天,太阳下山的时间越来越晚,各家商店又开始圣诞节后最大的打折季,出清冬季的过季品,店内模特儿已换上春夏感十足的服装。英国人比我想像的不怕冷,刚刚走过冬天的初春,就算是15度的天气,女孩们也会换上短版上衣,露出一小截肚子。(一起看看:短上衣强势回归!从韩国时装周看流行十大趋势

我以前从来不敢穿上那样的衣服。我在国中时候的身材跟现在很不一样,仗着“在发育”对食物完全不忌口,又不爱运动,全身的肉松松软软,我妈那时候常看着我说:该减肥啰。然后换来的是我的大脾气。喔对,那时的我会直接把那句建言解读为:你是胖子。但是,如果以BMI指数来说我的体重还在标准范围,只是快要超标。

上了高中后,不爱运动的我,靠着饮食的控制,花了一年瘦了10公斤,可能是因为体会过穿衣size渐渐变大的恐惧感,在来英国前,我仍然是一位对自己的体重斤斤计较的人,会为了体重机上上升了那0.3公斤烦恼,还曾经在做过一个可笑的恶梦,我梦见了当我站到体重机上时,体重机碎掉了。(你也会喜欢:别再把胖女孩和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体重定义一个人

为什么可笑呢,因为当时我的BMI只有17,以健康的角度来说,已经偏瘦了。

到了英国之后,才发现亚洲女孩的体型真的好小一只,站在大部分的英国女大学生旁边每个都可以称得上是偏瘦的身材。大尺码的女孩到处都有,我看着他们穿上露肚短版上衣,配上高腰裤,紧绷的裤头,小肚肚在走路时候晃动的幅度引人侧目,但是她们还是将这样在“刻板印象”中只有瘦子能穿的衣服穿出门了。

我突然想起我在国中时期常说的话:这到底设计给谁穿啊 or 这我穿不下啦,肚子会跑出来。也想起当时国中时候的自己,明明已经到了开始想要穿些漂亮衣服的年纪,穿的衣服却都是宽松到不行的t shirt, 好像要把全身的肉都包起来,才能顺便把我当时的不自信也一起隐藏起来。想起来其实有点心疼那样的自己,明明是一个正要开始学习打扮的女孩,却因为对于自己身材的不自信,夏天不敢穿短裤,常常在大太阳下穿着长裤长袖闷的自己一身汗。

英国的女孩很任性,只买自己想穿的衣服,即便这样的衣服可能以世人的眼光来说会暴露的她的缺点。没错,我将她们这样的行为解读成任性。在世界的主流媒体每天都在强烈的播放着那些拥有着魔鬼般身材的模特儿的同时,萤光幕外的英国女孩,虽然有着截然不同的体型,却还是穿上了跟广告看板一样的衣服,那不就是对这整个社会的一种无声的叛逆与抗议吗。她们当然知道自己没有模特儿的身材,只是她们更知道,要适时的放过自己的不完美。(推荐阅读:跳脱美丑相对论!Lizzie Velasquez:“别叫我世界最丑的女人”

有时候,我们必须对自己更仁慈。

这样的仁慈并不是放纵,我来到这里后,才知道那些体重机上漂浮不定的数字并不会造就我的完美或不完美,我所需要的并不是在减少一点肉,而是学会更爱自己。每一天,直到现在,我都还在练习。练习接受我“原本的样”,我赤裸裸地站在镜子面前,细数身上的每一块多出来的肉,然后练习,接受并且爱着这样的自己。

请别误会我并不是指我们可以让自己永无止境地发胖,我更想表达的是,虽然在20多岁这样应该轰轰烈烈地谈场恋爱的时候,我们能不能也试着“和自己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

有人说恋爱的最高境界并是一起成长。那么我们,能不能在每一秒的一吸一吐中都更爱更爱自己一点,同时也不断的练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们可不可以试着接受其实大部份的女孩都没有拥有令人羡慕的身材,但是我们愿意开始运动,开始跑步锻炼自己的身体;  可不可以试着接受自己不是最聪明的那一个,但我们愿意学着开口寻求帮助,愿意学习别人的成功经验; 还有,我们可不可以试着接受自己的不善良,没错,其实我们没想像中的那么善良,我们偶尔会忍不住在心中murmur,或是在一个转身后翻了个大白眼,但是我们承诺自己永远不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同场加映:爱自己:我爱你,但我更爱我自己

我们,可不可以试着放过自己的不完美。

友人木须曾经这样跟我说过:别想着要成为别人,别的角色都已经有人了。所以女孩们,别跟自己过不去了,让我们专心的爱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