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24小时这么漫长,我们能不能留18分钟给一首诗?”蒋勋曾这么说。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推荐阅读:【为你读诗】我喜欢出发 喜欢离开

云的炼乳
一盅盅
那香味
风舔过
阳光舔过
纹白蝶舔过
舔过她脸颊
她的颈低垂已经是
落花
啊满地落花那是
春天在院子
开了谢了来不及摘下
掉进时间掉进雨
的空隙
来不及摘下的
春天跟着纹白蝶飞走
那是栀子
最初的无染

——陈育虹,〈无染〉

// 星期二的春天早安,读陈育虹〈无染〉想像窗外的春意,想起“栀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那些我们曾众里寻他千百度的青春意向。

以诗之名〉〉致无法回头的青春

图片来源:Yvonne Perret

读妳,每一个字
每一个毛细孔,我

有充分的理由;
读妳,我可以
更贴近妳,因为我的视力
已经接近零。所有有限的机会,
终将重新规画

读妳,也不一定按照规矩
你可以乱码,可以跨界
可以不用开始,
不用解毒;

读妳,我会告诉妳
但不言语,我依旧

读懂妳……

——林焕彰,〈读妳〉

// 以诗之名〉〉你是最精美的诗篇,我要反覆地阅读你 

图片来源:Lyndsee Smth

[ 厚片土司 ]

总是不带感情的
接受
那些黏腻的人工奶油与化学果酱

在经常曝晒过度的焦黄脸庞
关于甜美的碰触和接吻
是妳必须学会面对的早餐

[ 黑咖啡 ]

醒来
在陌生男人的臂弯

没有过多的阳光渲染
阴霾且苦涩
我习惯的早餐

——方群,〈早餐二式〉

// 都会化的早餐二式、都会化的感情模式,你还吃得惯吗?

以诗之名〉〉

每一滴眼泪
都是从远方而来
朝着未来流去
为了一只猫咪
曾经亲吻过
我的眼睛

——隐匿,〈是来历, 也是去向〉

以诗之名〉〉眼泪教会我们的事

图片来源:Audrey Hepburn in "Breakfast at Tiffany's" (1961)

我们是会见面
我们是会相爱
某一个季节
某一天
某个地点
那时悲伤的故事已经说完
最后一片雪已落下来
忧愁的歌沉默
闪电撤退了
雷声沙哑了
乌云识趣地飘走
就是那时候
就是那时候
我们可以相爱了

——节录 林婉瑜,〈就是那时候〉

// 有人说相见恨晚,有人说爱情来的不是时候。想握住却没有勇气的时候、想抓紧却没有能力的时候,我只盼望,下一次见面时,能够好好爱着你。

以诗之名〉〉你无需成为“不会遗弃我的情人”

摄影:Fabs Gras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