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杨又颖离开后,作者 Alex shih 写下当年被欺负的痛。“身为一个国中就出柜的同志,从小最不缺的就是罢凌。”

刚刚看到 Cindy 自杀的新闻,除了惊讶还是惊讶,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竟然就这样离开人世,实在让人不舍。但让我停在电脑很久的真正原因是:过往那些霸凌的回忆突然如潮水般涌向心头。

大多朋友都认为我生性乐观,总是笑咪咪的,但鲜少有人知道小时候我是个多愁善感的孩子,常常因为别人的言论而哭泣一整晚(那天翻到幼稚园联络簿,我被同学说讲话太大声就在学校哭了),或是被朋友排挤而变的郁郁寡欢。

身为一个国中就出柜的同志,从小到大最不缺的就是霸凌。(推荐阅读:同志,不该只有在大游行才能笑得灿烂

国中读男校,班上对性向的理解程度比较低,我自然成为同学嘲讽的标靶。还记得那时候学校请来一个讲者介绍人妖要装甚么扩张器,结果后来国中地理课上到板块扩张,只要一提到这个字眼大家就狂喊我的名字,或是集体看向我,甚至还帮我取名为扩张器,当下我忍住快夺眶而出的泪水装没事,但其实那阵子对“扩张”这个字很敏感,一听到都会浑身不舒服。(同场加映:“我们,就是灵魂找不到家”变性人小南的故事

后青春期常因为暗恋男生勇敢示爱,傻傻的搞得自己一身伤,从被喜欢的男生把书包丢到垃圾桶,到上厕所的时候泼水到我身上都曾发生过。好几个晚上,都是自己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用 IPOD 听着杨丞琳的《暧昧》,默默的用泪水沁湿枕头,希望哭过就没事了。

那时候撑下去的意志应该就是梦想吧,总觉得还有很多时尚梦还没完成,还没遇到适合自己的 Mr. Right 等,就觉得要走下去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并没有错。

霸凌当然不好,但有时候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无法控制,你只能在一次次的欺负中变得更坚强有自信,不要被别人的闲言闲语影响。好比你赤脚前往丛林探险,不能期待路上都是柔软泥土,必定会有些小石子,脚皮可能被划破或割伤,却也越来越茁壮,变得更好行走。(推荐给你:让我们成长的不是被罢凌的过程,而是自己的坚定

当你真的快要撑不下去时,请想想五年或十年后的自己,回首看看现在这些嘲笑,会发现那都跟灰尘一样微不足道。

就像我曾跟一个基金会去荷兰玩,因为行为比较偏阴柔又会尖叫,搞得整团的小孩都不想跟我玩,晚上分房间也没有人敢睡我旁边,整趟旅行几乎都没拍自己的照片。前年再度去荷兰交换时,一切都不一样了,身边都是了解我的知心好友,在充满风车的小孩堤防我请他们帮我拍了张照,彷佛看到以前受伤的自己,只想摸摸他的头说这一切都没甚么,看看你七年后过得有多好。

大学刚好选读了政大国贸,整个系都对我很好,知道我的性向也不会多问而是默默支持,让我过了最幸福的四年时光,不再是以前那个爱哭泣的男孩了。

今年奥斯卡最佳剧本得主 Graham Moore 说:“16岁的我曾想过自杀,因为我感到自己奇怪、与别不同,我感到不属于任何团体。但现在我正站在这个台上,想借此机会告诉其他自觉奇怪的小孩,你当然会觉得格格不入,但记得要保持你的古怪、与别不同,下次站在台上的就会是你们。”(推荐阅读:奥斯卡入围电影,教会我们的 12 种人生态度

不管别人怎么说你,记得跟随自己内心真正的感觉,保持坚强自信,有一天你就会像钻石般闪耀发光,因为你是多么的独特且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