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霸凌这种事我们都很熟悉,持续在周遭发生的行为,我们可以怎么做比较好?

往因为我对于画面的执着,所以与猫哥拍摄穿搭的时候,总会拍出很多款姿态,甚至同个姿势一定要来个两三张,找出最 ok 的角度,才能供我后续安心挑选。

也忘记是多久以前了,有次猫哥在帮我挑照片的时候,指着一张照片说,我觉得这张感觉很好,你应该用这张。但我左看右看,只觉得这张不好啊,腿看起来短,我的凤眼眯到快看不见,脸的光也不好(你知道女人有了点年纪就会开始注重打光这回事),真不知道为什么猫哥宁愿选这张?

猫哥:“我觉得这张很自然,很美。”

当下除了感知到每个人欣赏的角度大大不相同之外,我突然想起有个很欣赏的摄影师朋友曾跟我说:只要照片当下的气氛对,就算 model 不是天仙美女,这张照片也可以说是完美了。(推荐给你:走遍 37 国的 The Atlas Of Beauty 摄影集:美不该只有一种模样

我开始回想,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照片上的自己为什么这么苛刻。我想起了总爱要求自己的完美强迫症,想起了有阵子好难在镜头前觉得自在,甚至最近才找回爱拍照的心情,然后开始慢慢让自己去接受,某些自己所不满意的角度

“部落客要零死角,皮肤好,眼睛水亮妆完美,身材也不能差?”

这些从世俗美感建立起的顾虑,除了我曾经傻傻努力追求上面这些叙述,但也因为这样,有好长一阵子让我在相机前没办法很自在,这些事情,到底是因为我给自己的压力,还是别人所给你的外在眼光压力?

然后直到今天看到网拍模特儿 Cindy 因为言论压力而自杀的消息,我好像看到某段时间的自己。

曾经有过一段小小的霸凌岁月,但我也没什么跟人说过,可能是因 为自己刚好是越战越猛的好强本性,所以当我卯起来把事情处理掉时,也就轻松许多了(但怎么处理的就别问了(默))。但许多伤口,阴影,真的会影响一个人一辈子。(推荐阅读:那些小团体教我的事:不是我不好,是他们不懂得欣赏

我私下不认识 Cindy,活动也只有一面之缘,对他的喜欢也只停留于那些漂亮照片前。他曾经按过我脸书的赞,也因为喜欢她,所以我也记得特别清楚。但现在回想起来,要是当时她看到的刚好是篇打气文,会不会一切就不一样?那种被霸凌的灰暗难过,投诉无门,真的只有经过的人才了解,只能祝他一路好走。


照片取自 Cindy 杨又颖脸书

我想很多时候不是每个人内心都天性凶猛越战越勇的,相反的,内心温柔也软弱的人更是不胜枚举。今天或批评谩骂,或赞许褒扬,但人性一念之间的道德珍贵,也就显现于此。

看到他人缺点,引以借镜,看到优点,加以学习。如果你每天看到的,追求的都是优点,你会真的很忙,每天想着如何进步。更也不会有时间成为躲在角落匿名谩骂的那个阴暗人。

那“靠北部落客”这个社团该不该存在呢?

撇除很奇怪的匿名规则不说,如就针砭网路商业行为来讲,在理性的意见下那地方会是个好的平衡机制。部落客可以因为网友的意见成为一个好的桥梁,甚至是优秀的媒体平台。这个社团让部落客可以看到别人眼中的自己,让部落客有办法修正自己看不清的地方。 

话说前几天不羁优雅被靠北部落客 tag 召唤的时候,我那时心里想着哇不羁优雅也有今天。虽然一连过去看到的是贴心网友的推荐,感动加感谢的当下,却也发现该张照片是从我粉丝团取走的(照片来源我有标注该网路新闻,但我为了解析剪裁过所以有印象),竟然也被拿去做了一些无谓的人身攻击以及讽刺。

真心希望坐在电脑前看这篇文章的你,不会是那样躲在角落谩骂的阴暗人。试问不论是我是你,在勤于放大他人错误之余,是否也能勤于把时间花在编织实现梦想,写一本属于自己的好故事?而就算是遭受匿名骂人,我们也有点年纪了,该学着分辨出认真的建言,除了采取必要措施,也不要伤心太久,说声谢谢拍身离开, 我们真的可以因此成为更好的人。(同场加映:人人是媒体的年代,选择你写下的字更重要

记得小时班上有个女孩,因为长相不受大家欢迎,家里经济状况也不好,会需要带班上的营养午餐回家吃,也会用课余时间带家庭代工去学校做。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我跑去买她代工组装出来的原子笔时,我身旁的同学是用多嫌恶的脸看着我,说我会被传染变ET。

现在你听可能会觉得很有趣好笑,但对那时候足以称作小社会的学生们,这是件很糟糕的事情。你为弱势站出来相助,但却被大家打压。小时候面对同侪压力也爱面子的我,一边偷偷摸摸买她做的笔,一边假装没事的跟大家哈拉,也一路这样毕业了。虽然再也没听到那女孩的消息,但我真切希望她过得很好。

要不畏惧他人眼光何尝容易,但怎么好好做回你眼中的自己,那个你期许更好的自己,更是不容易。(推荐阅读:给自己的一封信,在失败中遇见更好的自己

给有看到文章的妳或你,我们一起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