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分卫的音乐,陪着我们走过青春岁月!已经来到三十而立四十不惑的团员们,心中依然住着非常单纯的小孩子。一起来看看这个台湾元老级热血乐团的故事,带给你追梦的勇气!

这天上午,天空还挂着太阳,在这样的天气里,想到今晚要访问四分卫,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没想到一到傍晚,突然刮起大风,地震频传,原本觉得变天有点可惜,但转念又想,这种戏剧性的天,倒也满像四分卫。

成军二十二年,四分卫用〈雨和眼泪〉、〈起来〉,陪着好多人长大,在独立音乐圈子中,已经是很元老级的存在。但是,许多人都知道,四分卫并非一帆风顺,二十几年来,四分卫成员历经多次更迭,甚至面临解散命运。因着这些过去,坐在我眼前的四人,一起说出“我们是四分卫”这样的场景,实在令人感动。


(左起)主唱阿山、吉他手虎神、鼓手纬纬、贝斯手奥迪

2009 年,主唱阿山离团,令许多歌迷心碎不已,直到2013年四分卫重新合体,并且推出第六张专辑“爱可以让我们在一起”。这张新专辑的签名会,排队人潮从六楼延伸到一楼,才发现这几年,四分卫的歌迷从来没有转身离去。(延伸阅读:台湾乐团来吧!焙焙!专访:嘿,别再谈梦想了

而自上一张专辑到现在,四分卫沈潜了一年,终于要推出新作品和大家分享。

大人就是有所隐瞒的小孩子:心中住着孩子的四分卫

“大人其实在某些时候还是跟孩子一样,只是在面对生活时,必须用比较坚强的态度,或是别人不能看穿你的那种感觉,去处理事情。”阿山分享了新歌的概念,他说,虽然四分卫成员都已经是大人了,但很多时候还是像孩子一样,很爱玩,很爱闹。

如果你有听过四分卫的新歌,你一定会发现他们在曲风上有很大的转变。对此,虎神说,其实这次三首歌写完后,照原本的方式进录音室录了一次,但后来想想,觉得希望能给大家不同感受,便又重新脑力激荡不同可能。

“我想要抽离一点做这件事,不想让大家一想到四分卫,就是一种乐团的感觉,不要那么直觉。”他们找来“棋盘上的空格”、“Go Chic”合作,在新歌里加入电子元素,虽然少了一点点四分卫的温暖,但却很跳脱、令人耳目一新。

我想进一步理解四分卫对“大人就是有所隐瞒的小孩子”这个概念的想像,四人却一阵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不出个解释,最后笑闹成一片。我看着这景象,突然觉得这就是解释。阿山、虎神已经超过四十,年纪较轻的纬纬、奥迪,其实也已经来到三十,但从他们四人身上,看见的却是很单纯很单纯的童心。

从二十唱到四十,从加法到减法

玩乐团这么久,我很好奇,四分卫觉得自己的音乐有没有什么改变?阿山说,其实在音乐的本质上没有什么改变,只是以前在写歌词的时候,自己心里画面很多,也就会把歌词画面填得比较满,后来有人提醒他,如果自己心里画面太多,听众会比较难产生共鸣。(推荐你看:拍诚实的电影,易智言:身为创作者,我想为社会发声

“后来发现,越简单越难。要讲事情不要太拐弯抹角,直接一点,不需要让大家在看到歌词之后还要花太多时间思考。”阿山近几年,一直希望自己能用“减法”创作,去掉一些过多的东西,反而更能给听众想像空间。“以前想的是画面,现在想的是文字。”阿山说,这是他以前到现在,创作的最大差别。

身份由听众转为乐团成员的纬纬说,只要乐团有成员更替,就一定会有变化,虽然是相同的歌,却一定会有不同的呈现方式。“像〈雨和眼泪〉,虽然是旧的歌,但是我会有我自己对这首歌的想像,用乐器去说话,做出我想要的样子。”

奥迪和纬纬笑笑闹闹的说,其实四分卫最想做的音乐是嘻哈,引来团员一阵大笑。玩笑结束后,奥迪认真的说,四分卫会想在音乐上做出不同的呈现,例如加入电音或是管弦乐等元素,这几年音乐节奏也比较强,但是四分卫还是四分卫,那个核心的东西是不变的。

音乐创作,了解自己的过程

聊起创作,包办乐团词曲的阿山,认为做音乐的过程,能使自己更了解自己。“以前手机还没那么发达,我常常就随身带着录音带,如果旋律突然跑出来,我就马上把它哼进去。”他说,当时的自己搜集了好多卷这样的录音带。

灵感这种东西,其实也很玄。我问阿山灵感从哪来,他只说就是会突然涌进脑海,且一开始只会有一个初步的想法,录下来后才能回去慢慢整理。“记录下来后,才能回去慢慢解剖、分析,分门别类,然后主题才会渐渐浮现,我也才知道‘啊原来是这样子’。”重组自己脑海中的模糊旋律,不断摸索直到看出它背后真正的样貌,这样的过程,让阿山遇见自己。

虎神说,其实阿山的 demo 常常很空白。“有时候拿到他的 demo,一听会觉得‘什么啊?就这样?’”但是,资讯这么少,这么空白的 demo,换个角度想,也就是给其他三人更大的编曲空间,他说,这就是四分卫的创作,阿山有很大的词曲自由空间,但是会把编曲的空间留给其他人。

就是“想不开”!喜欢,所以坚持

我想和四分卫聊聊成军二十多年来的点点滴滴,我想,想玩乐团、对音乐抱持热情的人一定很多,但是能撑起二十年长路的人,又能有多少?四人陷入一阵小小的沈默,鼓手纬纬却突然说:“我想到为什么那些人撑不到二十年了,就是因为他们突然想开了啊!”话才说完,又引来一阵大笑。

在台湾玩乐团,市场小,很多人都认为,这些常在舞台上出现的人,一定赚很多钱,但事实上,玩团收入不稳定,如果平常没有别的工作,真的很难撑下去。奥迪说,如果每个国家,喜欢听乐团现场演出的人,比例差不多,那在大一点的国家里,就算只是小众,也能赚取足够收入,台湾人少,真的比较辛苦。(和你分享:直击! Frandé 法兰黛乐团主唱不可碰触的私密地带

“有些事情,现在想起来真他妈的满累的。”阿山说,年轻时那段下班后练团,练完团又回去加班的日子,现在想起来,真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和阿山同为元老级成员的虎神回忆,以前傻傻的做很多很笨的事,骑着摩托车去录影,乐器、效果器背在身上,下着大雨全身淋湿,也从来不觉得苦,因为就是在做很喜欢的事。

他说,闪灵乐团主唱 Freddy 曾说:“不是坚持,是因为真的喜欢才那么坚持。”这句话说出他的心声。以前只求有舞台,有人愿意给我们演出机会就很开心了,根本不会去想到钱这种事。话说到此,一旁的阿山彷佛突然被勾起了回忆,忍不住笑着说:“这太久了,太久了。”看着这样的画面,我满是感动。

他们不断自嘲着这种“想不开”的执着,彼此揶揄着,但我此刻想着,在这样追崇主流价值、追求利益的社会体系中,还有多少人愿意为了梦想,缓下跟随着人群的脚步,从直向前进的茫茫人海中跨出相反的步伐?在我眼前的四分卫,就是能够逆流而上的追梦人。

分离的意义:原来“有”跟“没有”,真的有差

2009 年,阿山离开四分卫,当初对这个乐团而言,是一件打击相当大的事,但现在这件事对于他们而言,却已然成为一次珍贵的“分离”。纬纬说,很多时候,分离并不是坏事,因为有了分离,我们才有机会去好好想想“有”和“没有”的差别。

阿山回忆起高中时期学习素描的过程,他说,以前素描画到一个阶段,老师都会先叫大家停笔,不能再画下去了。“因为已经没有办法再变成另外一种样子了,一定要先离开半小时,再回来画,才可能激发新的可能。”阿山认为,四分卫分开的这三年,其实就很像这样的概念,与其说是坏事,还不如看成是老天爷刻意的安排。

虎神接着说,一个东西画久了,就会视觉残留,且情感累积到一种程度,太满了,有时候容易分不清我们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对于摇滚乐而言,很多能量是必须要先被破坏掉,才能产生新的,虎神说,如果真的到了某个阶段,大家都很不开心,先分开一下未尝不是件好事,回来后的东西会更有力量。(延伸阅读:幸福的条件:感情,要经的起别离

他说,“不一定要画完”这个概念,其实是要先很用力、很用力的画过之后才能体会到。“一开始,一定是很努力地想要把画填满,四个角都涂得满满的,可能到后来,才会发现东西不用那么满,甚至画黑白的东西也能很厉害,这样的东西,我们自己也还在练习。”

“起来/我要你看得见/再大的风雨/要用力飞/起来/或许你觉得累/记得我/在末日来临之前”——〈起来〉

“起来,或许你觉得累,记得我,在末日来临之前。”〈起来〉的歌词,在我脑中闪过。也许四分卫的精神,就像这首歌一样,或许暂时有点累,有点疲倦,但是彼此却从来没有忘记过四分卫。分离的日子里,这三个字一直被深深埋在他们心中,静静等待着起来那一天。

“爱”与“四分卫”:玩到玩不动那天!

每次听四分卫的音乐,总会感到自己听见了满满的“爱”,于是,我请他们用一句话来说说自己对“爱”和“四分卫”的想法。

四分卫心中的“爱”:

奥迪:“爱就是交流。你不会想跟自己没感觉的人事物交流。”
虎神:“爱,就是自己很难讨厌的人事物。”
纬纬:“年轻时觉得爱限于男女之间,现在觉得爱包括亲情友情爱情,超越当时想像的爱情。”
阿山:“爱是永无止境的。”

四分卫心中的“四分卫”:

奥迪:“non-stop!不会停下来的乐团!”
虎神:“不断冲刺的一列火车,中途有停靠站,但永远都会继续行驶。”
纬纬:“越挫越勇,百折不挠的热血乐团。”
阿山:“Always warm up,随时热身准备上场。”

我在四分卫身上,看见很多很多的爱流窜在彼此之间,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好像就能读懂彼此在说什么,然后一起陷入沈思,或是一起捧腹大笑。

我问他们,有没有想过要玩团多久?虎神先说,年轻的时候想说要玩到五十岁左右,没想到一晃眼就快要五十了,就这样一直玩下去吧。而鼓手纬纬说的话,更是我整场访问下来,觉得最最感人的,他打趣地说:“就玩到阿山跟虎神都玩不动了吧。”虽然差了十岁以上,阿山和虎神、纬纬和奥迪之间,却看不出任何隔阂,这四个像小孩的大人,被爱和友谊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访谈来到尾声,我请四分卫送一首歌给女人迷的读者,纬纬选了〈爱可以让我们在一起〉,他说,这首歌很直接,也希望透过这首歌,祝福女人们都能直接、白话,勇敢做自己。

在这个下着大雨,又频频地震的神秘夜晚,我和四分卫一起度过了充满爱和欢笑的时光,从他们身上接受到的是满满的正向力量,他们心中住着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彷佛无论遇到什么挫折和困难,都能用快乐化解。在他们的话语中,我重新体悟到关于爱和分离的意义,也看见了对梦想的难得坚持,在不得不变成大人的世界里,我想把四分卫带给我的一切,分享给也想好好宝贝着自己心里小孩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