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24小时这么漫长,我们能不能留18分钟给一首诗?”蒋勋曾这么说。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推荐阅读:【为你读诗】不会告诉你

有时诗只是一双陌生的眼睛
暂时借来
看见我自己

有时诗只是一个
已被遗忘的梦境
暂时借来
换掉现在这个我

有时诗只是一条逃脱的路径
有时诗只是一面逃不出去的镜子
有时世界一片模糊
诗是唯一的焦点
有时刚好相反

有时诗提醒我
比起耿耿于怀的恨
爱更重要
有时诗提醒我
就连爱也不那么重要
就连诗也可以放掉

有时诗告诉我
一切都好
一切都没什么不好
更多的时候
诗什么也不说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探进来
照亮一束翻卷沸腾的
金色的灰尘

猫咪从午睡中醒来
它看见了我
认出了我
并且呼唤了我

在每一只猫咪的口中
我有不同的名字

—— 隐匿,〈 诗不是一种文体〉

// 我们读诗,从来不是读文体,只是读着自己。

以诗之名〉〉阅读是为了更靠近自己

有一次我想抱他但我不敢
抱他有一次我很想但我不
敢抱他有一次我很想但我
不敢抱他有一次我很想但

有两次
有三次
这么想过


后来我抱了别人

——杨滢静,〈爱的三连击之一〉

// 读完这首诗,你想起谁呢?或许,那就是答案吧。

以诗之名〉〉不要永远的恋人未满

第一行不能出现“我爱你”否则接下来的十三行全都是废话
第二行是 你怎么能这么远 而世界很近 世界对我是无可 对你是奈何
第三行应该转折所以我不要爱你好了 这样你将获得平静与安全
第四行用来交代原因 其实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变成这样子的
第五行我总是正在想你 这个你 那个你 都在那些从前里
第六行想到从前 痛了 所以没有字
第七行刚好写到一半了 我们之间 你却什么都不打算写下
第八行你知道你有光吗 每次你在我面前我很难好好直视 你的眼睛
第九行确实很久了啊 这些年来我喝的酒常常与你无关 现在不喝了 喝酒缺乏意义
第十行让我抽两根菸再写 在你身边抽过菸的结果是 一抽起菸 你像是就在这里
第十一行写起来有两个一 我们 可不可以 是两个一 什么时候变成二 由你决定
第十二行我想放弃一切 或是放弃你 哪一个比较容易 你会允许什么 当我恳求
第十三行留白 因为我想再多想你一遍 仔仔细细地想
第十四行我不打算结束你 你已经结束我 这最后的一行 是对于结束的 无效抵抗
第十五行 十四行诗 绝对不可以有第十五行 正如我绝对不能 爱你

——叶青,〈伪十四行诗〉

以诗之名〉〉如果你也看懂了,能不能读懂我? 

图片来源:Sooah Youn

我喜欢出发 喜欢离开
喜欢一生中都能有新的梦想
千山万水 随意行去
不管星辰指引的是什么方向
 
我喜欢停留 喜欢长久
喜欢在园里种下千棵果树
静待冬雷夏雨 春华秋实
喜欢生命里只有单纯的盼望
只有一种安定和缓慢的成长
 
我喜欢岁月漂洗过后的颜色
喜欢那没有唱出来的歌
 
我喜欢在夜里写一首长诗
然后再来在这清凉的早上
逐行逐段地检视
慢慢删去
每一个与你有着关联的字

——席慕蓉,〈我〉

// 离开,直接切割最在乎的人事物。移动,相遇更多的人事物。拿着行李就走吧!反正也只是想离开,只是没想到我一个人出发,但旅程中却从来不是一个人,旅行让我看见了另外一个自己,那个坚强爱笑的女孩。

以诗之名〉〉为自己出走

图片摄影: Emily Co

想像此刻我已经抵达你的梦
像海浪越过每一个时区
看过每一颗星星
在淡水河边捞走了足印
 
为了让全新的事物发芽
水笔仔纷纷掉落,垂直
插入彼此心里柔软的谎言
在黑暗中缓慢成长
不让对方看见
 
大海包裹过往的笑声与哭声
我趁着退潮时分,捡拾贝壳
盗走证据。封紧可疑的声音
每晚在梦里
逐一过滤

詹佳鑫,〈想像此刻我已经抵达你的梦〉

// 抵达你的心里,是多麽一件不容易的事啊,因为爱着你, 所以我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地踏着。

以诗之名〉〉请让我轻轻地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