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都是我的体会,成长的滋味。”离开一段关系,我们常逼着自己用最快的速度好起来,可是伤痛就变成了一种慢性病,在日积月累里如影随形,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刻无所遁形。亲爱的,请放心的流完眼泪,你终将在这样的仪式中寻获你自己。(推荐阅读:

爱的,我常被很多人问,他觉得自己很难过,很受不了自己濒临崩溃的样子,到底该怎么办?如果你也有这样的情形,那么请告诉我,妳希望不这样难过是为了什么?

“因为一直哭感觉自己很没用?”
“我不想要一想起他就哭个不停。”

如果我告诉你,我有一个特效药,让你服下之后立刻不哭,你愿意服用吗?就像你在泻肚子的时候,医生不会建议你直接服用止泻药,因为服用止泻药会让你可能因为细菌感染的肠道因此无法完整排毒。

我的意思是,你的眼泪也在帮你的身体记忆排毒。

每一段依恋与爱情,都在相处与付出之后,开始出现瘾头,而戒瘾是一种痛苦的历程,眼泪就是当中必然的产物,而且它不会因为你不哭,就真的没事了。而之所以如此上瘾,是因为我们身体的贺尔蒙在作怪,让我们明明知道这已经是无法持续的关系,却有着回到过去的冲动,因为我们跟对方的依赖,已经在脑海中形成回路,因此要像过去一样的互动模式,让脑海产生满足感的贺尔蒙,但却因此更离不开对方。因此你每一次难过的眼泪,有着想回到过去的依恋,有着对原本爱情图像的破灭,有着无法走到最后的不甘心,但其实说到底,是妳希望一切都维持最美好的样子。(推荐阅读:

“可是我不想为这个人哭泣了!”
“那你觉得难过、不甘心的时候怎么办?”我问。
“就转移注意力阿,或者觉得自己很烦,怎么又来了。”

这是我在接触个案中最常见的反应,太多人都不能接受自己有这些情形,而用打压自己情绪,否认或者转移的方式,让自己心思抽离。是的,短时间有效,长时间下来,你会发现你累积了很多情绪余毒,他可能让你背负着上一段关系的阴影,让你难以再相信下一段关系,也可能让你深信自己不值得谈感情,又或者让你觉得也许工作是你最好的依归,甚至严重的,可能会累积出疾病来,身体上或者心理上。有人会长时间感到身体上的疼痛,却查不出原因,有人会经常性失眠,有人则觉得自己健忘等等,身心会相互影响的。(嘿亲爱的:

所以妳说:“那怎么办,就让自己一直哭吗?”。

亲爱的,当妳腹泻的时候,妳会怎么处理?为了避免脱水现象,妳会喝运动饮料保持身上的电解质平衡,但妳不会在想跑厕所时,告诉自己不准拉,对不对?

因此,在妳难过时,请妳不要叫已经在眼眶的眼泪吞回去,妳要让它自然地流泻,但为了让妳能倾倒负面情绪时,正面能量也能慢慢地进来,妳要开始对自己说话。那是一种温柔与接纳的方式,一种不批判不指责也不挫败的方式,开放的去感受自己的难过。因为当妳厌恶与讨厌自己哭哭啼啼时,妳同时为自己原本的负面能量,再度加成了负面能量,而它会是一种转化为自我攻击的力量,将自己批斗地一无四处,而其实妳不需要增加负面能量了。

同时间,也别忘了注意周遭的人,对于批评的声音,或者妳身旁有哀怨的人,也尽量减少与他们的接触,多数人都无法忍受负面情绪,因为我们从小就不被允许难过,也没有人懂得怎么面对难过,因此好好难过,它是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模式。

所以亲爱的,每个人所经历的关系,都是独一无二的,也都值得我们去整理回忆与故事,去哀悼我们失去的美好,也去接纳它在我们的生命中已经发生,接着,你可以慢慢把它放在一个特别的位子上,一个妳清楚知道,它带给妳的转变与成长,而它或许也带走妳的一些部份,可能是曾经年少轻狂的自己、不经世事的自己,以及不懂爱的自己。(同场加映:

愿妳们一步步地走,一点一滴地排完妳对他的种种情绪。

 

来和 Chloe Wu 聊聊心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