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的故事,彷佛总是要经过完美刻划才动听。揭开更多人物故事的真实面,虽然写实,却也多了一点“人味”。

西汉大辞赋家

软饭达人:司马相如

跟艺人相比,还是文人坦率。王朔就直接跟媒体说,我就是一吃软饭的,当年跟徐静蕾拍拖,房子是她买的,人是她养着的,多么光明磊落!人家法兰西共和国有软饭达人巴尔扎克,二十二岁时,给他妹妹写信说:“留神一下,看看能否物色一位有巨额财产的富孀。”作为有深厚文化底蕴的中华民族,历史上没几个巴尔扎克这种重量级软饭王,肯定就说不过去了。好吧,让我们欢迎司马相如出场。

司马相如凭什么出名?一,人家是汉代大才子,文章一流;二,人家是汉代大情圣,他和卓文君为爱私奔,开酒馆,秀恩爱的故事一向是千古佳话,神圣不可侵犯。接下来,我们就详细地侵犯吧。

精心布局勾引富家女卓文君

司马相如做什么职业的?客气点说,就是宠物文人。早年父母花钱给他买了个小官做,专门伺候景帝打猎,而景帝对诗词歌赋不感冒,司马相如没法以文采出头,干脆跳槽到梁王刘武手下,写出了成名作《子虚赋》——《子虚赋》是什么样的作品呢,就是海量倾倒名词形容词,相当于文学界的人海战术。跟张艺谋的大片美学差不多,铺张、华丽、繁琐……好大喜功的梁王爱死这个风格。

不料,梁王没几年就死翘翘了,司马相如成了失业青年,只好携带他的口吃和糖尿病,回到老家成都疗养。他昔日的酒肉朋友、临邛县县令王吉邀请他到临邛叙旧。男人嘛,说是叙旧,其实都是聊女人。听说堂堂文坛新星司马相如都三十岁了还未婚配,成了剩男,王吉超惊讶,二人当下制定详细泡马子攻略,计画之周密,之严谨,之复杂,写一本《把妹祕诀》都还有得剩。(爱情里的动态关系:主动还是被动?现代女人的爱情难题

怎么泡?肯定要迂回点,先要造势——跟现在的品牌行销公司比,他们当时设计的这个炒作套餐丝毫不过时。

“我是县委招待所的清洁工。最近有个大有来头的帅哥,穿的是貂皮大衣,住在豪华套房,超神祕。”
“今天我看到县长的小车里竟然坐了名气质帅哥!车牌是八个八,绝对没错!”
“天啊,县长天天来拜访神祕帅哥,该帅哥超跩,开始还见见县长,后来干脆说自己病了,懒得见,完全不给面子!”
“经过艰苦卓绝的人肉搜索,初步确定,这帅哥是成都人,混文坛的。”

那阵子,临邛本地论坛,隔三差五就会出现这样的帖子。什么大人物呀,连县长都对他毕恭毕敬?太诡异了!这事让大家很困扰,最困扰的是大富豪卓王孙。卓王孙有多富?《史记·货殖列传》知道吧?专门记载国家级大富豪的,相当于“富比士排行榜”,卓王孙排第一,人家就是钢铁大王,家仆八百人,其规模超过了《红楼梦》中的荣、宁二府。虽然贵为西汉比尔·盖茨,人家也是懂得政商要结合的,于是,跟县长王吉说好了,设了饭局,请这位神祕大人物吃饭。

那天中午,客人几百名,传说中的主角——美貌与智慧并重的西元前一七○后青春实力派作家司马相如还没到。他没到,县长就不动筷子,县长不动筷子,大家就只好干等。县长打了电话、发了简讯,人还不来,只好亲自去接,终于,司马相如闪亮登场。一身漂亮的长风衣,身段挺拔,表情超酷。坐下来,随便讲几句话,“一座尽倾”,大家都为他倾倒。一方面司马相如经过刻苦练习,口吃有所缓解,更重要的是,一帮小地方的乡镇企业家,哪里听过景帝、梁王的王室八卦?

帅啊!儒雅啊!高贵啊!谈吐不凡啊!全场轰动了。


(图片来源:来源

司马相如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瞟了眼大厅一旁门帘后隐约露出的俏脸,嘴角上扬四十五度。满意,很满意。

为了老婆家的钱,放弃纳妾

这俏脸的主人才是司马相如的目标。他锁定的,就是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要不是想勾引这位长得正点、行为奔放、刚刚守寡、心灵空虚的富豪千金,他何苦这么费劲?

趁热打铁,司马相如来了个才艺表演。手挥古琴,唱一首最时髦的情歌〈凤求凰〉,“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兮求其凰,有一艳女在此堂,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由交结为鸳鸯”,歌词热烈吧?露骨吧?重点是,这完全根据当时场景量身订做的嘛!可见司马相如有多腹黑。

你以为这是对司马相如的人生攻击?公认为可信度最高的史书之一《汉书》,写到司马相如传,都有这么含蓄的一句,“卓王孙有女文君新寡,好音,故相如缪与令相重而以琴调之”。注意这个因果关系,是司马相如先上网查了新闻,卓文君丈夫刚死,而且热爱音乐,有了这些重要资讯,才和王令一起设了一个完美的骗局。(推荐给你:《别相信任何人》:精心设计爱的骗局

不愧是小白脸型文人,耍起贱招,真是慷慨激昂。

文艺女青年卓文君哪里禁得起这么赤裸裸的挑逗,双眼直接变桃心,当下决定:这男人,我要了!

当晚,卓文君就杀向县委招待所,跟司马相如展开轰轰烈烈的一夜情。十七岁的性感小寡妇和三十岁的文坛单身新贵,相见很晚,立即私奔,去了成都。进了司马相如的家门,卓文君大吃一惊:天啊,这不是公益广告中那种贫民窟吗?还以为司马相如是钻石王老五,没想到是鹅卵石!

这下怎么办?卓文君傻了眼。偏偏卓王孙气女儿作风大胆丢尽脸面,不肯给点经济援助,司马相如吃软饭的美梦,卡擦,破碎了。

一怒之下,司马相如心生一计,跟卓文君专程搬回临邛,找了个闹市区,开了家小酒馆。卓文君穿上女仆装,司马相如则套条沙滩裤,夫妇二人大搞制服诱惑,这简直是最有效的广告行销,经过媒体大肆宣传,二人开酒馆事件很快就成为全城最热门谈资。

这下子,卓王孙坐不住了。堂堂全国首富之女,抛头露面成了促销女郎,而与之私奔的对象司马相如,之前还风光体面,现在成了地痞无赖。司马相如无所谓,反正他没有什么损失。但年度首富这老脸往哪里放?商场混久了,他当然知道这是司马相如的激将法,长叹一声“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谁叫这场心理拉锯战中,卓王孙挺不住,率先崩溃呢?无奈之下,他只好拨了一百个佣人以及千万财产给女儿女婿。(你一定要知道:【法律小常识】再婚女性的个人财产保护

司马帅哥拿了钱,立马带着卓文君和众多仆人,浩浩荡荡衣锦还乡,在成都买房买车,俨然新贵。这人呢,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汉武帝想修上林苑,众人反对,正郁闷呢,读了司马相如的《子虚赋》,刚好是写诸侯田猎的,正对胃口,立即给司马相如发去了 offer。司马相如进了京城,成了当红御用文人,春风得意。

既然发达了,总得包个二奶,才能跟身分匹配呀。司马相如虽然有糖尿病,也带病坚持纳妾,他看中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妞,准备收归己有。这下卓文君可不依了,她采取了非常女文青的方式,写了首着名的〈白头吟〉,给司马相如下了最后通牒。其中两句“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意思很明显,司马相如你给我听着,老娘决不允许小三介入。你娶了我骗了我家财产还不够,现在又想故技重施,谋财骗色,没门!

还好还好,司马相如迫于舆论压力,没有纳妾,反正娶了卓文君,少奋斗几十年,现在有的是钱,官也懒得做,吃着软饭,天天参加名流 party,日子好 happy。(你会想知道:古代的犀利人妻持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