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24小时这么漫长,我们能不能留18分钟给一首诗?”蒋勋曾这么说。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推荐阅读:

正正经经地活着
是一种必要
有时很想笑的时候
必须忍着
很想爱的时候
也必须忍着
....
我曾经任性跷课摸黑夜游
让教官讨厌
我曾经松手送给天空一串氢气球
天空回报我 以一场大雨
我曾种下金盏菊的种子
长出
只有我一人见到的昙花
种下虚无
长出 不受豢养的鸽子
 
这些
我都不会告诉你

——林婉瑜,〈不会告诉你〉 

以诗之名〉〉亲爱的,你值得 再为自己疯狂一次。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
“我不愿看见它
一点点凋落”
是的
为了避免结束
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顾城,〈避免〉

// 不论怎么受伤,也不要放弃让自己再一次幸福的机会。亲爱的,这世上,总有一个人在等你。

以诗之名〉〉但愿,有人在等我

妳说,我们太需要一场孤独
远远地离开到没有城市
也没有海边的地方,妳说那里
是连书都不能带去的地方
不一定美丽,不一定安静
但有一场绝对无与伦比的孤寂等在那里
不再有国家大事,没有新闻
可以大声骂人或唱歌
不嫌麻烦的话也能谈一场没有目的的恋情
 
但总之我还是静不下来
无论妳怎么诠释
可能也因为这样,实话实说
连孤单都忘了
可能真的需要一个深情的
遥远的地方,说一点
解嘲的话
才能真正再想起自己的存在
我是说,不再歇斯底里的烦闷的
那个样子

——谢予腾,〈我们都存在这一点烦闷的原因〉

以诗之名〉〉我们需要的那种孤独,不在远方

原来
用整整的一生来慢慢错过的
竟是我们这唯一仅有的
整整的一生啊!
 
别后




——席慕蓉,〈别后──之三〉

// 人生就是不断地相遇和再见,然而令人心痛的是,未曾能好好地与它们道别,有时一别,就是永远不见。

以诗之名〉〉你欠人生几次道别?

如果你有了爱人
让我知道
像候鸟要飞
雪会知道
根的枯朽
树叶知道
可是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没有爱人了

——任明信,〈倾诉〉

以诗之名〉〉当爱情离开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