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只有4500的工作,却是五个小孩的未来,你愿意承担吗?电影《五个小孩的校长》将会找回你对善良的期待。

五个小孩的校长 ,寻回久违了的善良。

2009年,一则以月薪4500元招聘幼稚园校长的广告令全城哗然。当年正值杀校风潮,一家位于元朗锦田只剩下五个学童的元冈幼稚园首当其冲,在资源缺乏下,校方只能以月薪4500元招聘校长,这薪金比一般最低薪的工种还要低,而且还要兼顾文书及杂务等工作。这份差事毫无疑问地乏人问津,直到一位叫吕丽红的女士得悉此事,因担心校内那五个被遗弃小孩的处境,故决定接掌这家处于关闭边缘的幼稚园,并以一颗慈爱无私的心守护着这五个小孩。《五个小孩的校长》就是改篇自这件令人动容的真人真事。(同场加映:

电影的故事其实很简单,情节也是意料之内,但影片带出的讯息却绝不肤浅。影片一针见血地道出香港畸形的教育现象,那令家长和老师都疲于奔命的教育政策、怪兽家长、功利主义,这个社会似乎已忘记教育的真正意义。此片的可贵处就是重新唤起大家深思教育的初衷,最好的教育并不是设施有多好,最重要是办学者和教师的“心”。身教,用生命影响生命,用人性化的方法去教育下一代,这样的教育才是最正确的方向。现代社会过份相信效益主义,过份依赖冷冰冰的科技和数据,一些有根本性价值的传统却遭到摒弃,这样的社会是真的进步了?还是正在退步中?

除了教育,电影也藉着五个小孩的背景,深刻地回应社会种种的荒谬和不公义。那些为了赚到尽而毁人家园的地产霸权、那些自食其力但却搵朝不得晚的贫苦基层、那些不事生产但却袋袋平安的卑劣之徒,还有那些不知何时才能与内地家人团圆的家庭(但讽刺的是不少没资格来的人竟可有方法成了永久居民),这不是很荒谬吗?

这部电影很可贵,因为我感到片中有份真诚的使命感,不只是教育这范畴,还有对我城的一份期许。我很怕看一些催泪电影,但这部却例外,因为影片没有洒庸俗滥情的盐花,流泪是由心而发的感动。近年城中实在看得太多丑陋的咀脸,但从这部电影竟可感受到久违的善良人性,就如倒抽了一口暖气,难得。(推荐阅读:

附篇:小孩、校长、八仙饭店(场景介绍)

《五个小孩的校长》和《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有什么可以将这两部截然不同类型的电影拉在一起,那就是电影的拍摄场景——川龙村,其实我暗地里也有点接受不来!到川龙村,当然要光顾“八仙饭店”端记,还要胆粗粗试试此店的“叉烧包”!(延伸阅读:

端记茶楼位于大帽山山腰的川龙村,是一家甚具山野风味的传统茶楼。端记于五十年代由“猪伯”曾老先生创立,起初主要售卖奶茶给该处的地盘工人,后来因为游人渐多,便开始售卖包点与饭餐,渐渐发展成现在的模样。茶楼共分两层,除了一般用餐区外,二楼也有地方供人打麻将与玩雀。值得一提的是茶楼有自家种植的西洋菜供应,这是不少顾客的必点之选,还有正宗山水豆腐花,都是非常受欢迎的食品。



在电影《五个小孩的校长》中,在端记当洗碗工人的娴姨(吴浣仪)与失去双亲的珠女(王诗雅)相依为命,端记的墙壁还记下了珠女对父母和校长的思念。

但在《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饱》中,端记竟成了梳打埠的八仙饭店,该处曾发生了一宗骇人听闻的凶杀案,疑凶王志恒(黄秋生)将饭店老板郑临(刘兆铭)一家灭门,并将死者的尸体煮成叉烧饱对外发售。

地址:荃湾荃锦公路川龙村 57-58 号